筆趣閣 > 文明的見證 >第878章的發現
    地球人,默默的站在原地,看著那扇門。不大一會兒,福萊斯大爺濕著腦袋出來了。太爽了,呵呵呵,這隧道有點兒悶熱,這么一洗,舒服多了。福萊斯大爺,走出了門,然后大搖大擺的繼續巡邏。
    嗯?我們到小屋看看?看樣子誰都能進,別人不能進可能就進不去了,我們這里有團長,這團長端的是粗人一個,有他在,一準能進去。對,就是這想法。
    三個地球人慢慢的向小屋靠近。到了門邊,一推門,進去了。上一個來洗頭的也沒敲門,我們也不敲,憑啥讓我們敲?地球人進去一看,想多了,里面啥也沒有,就一個水龍頭。房間不大,房頂,墻壁,地面,都是巖石,鐵皮門,房頂上還有一盞燈。
    里面沒人,也不知道這房間什么作用。房門不鎖,這還敲啥門?蹊蹺,就是這個水龍頭。這個屋子墻壁后面,估計就是探測器,哪來的水呢?墻壁倒是夠厚,里面能走水管,可是看著不像,這房間孤零零的,如果是外來管道的,不應該一直埋在墻里。
    在這個地方,四周很空曠,如果將管道假設在墻外,比假設在墻里容易的多。看來,有蹊蹺!難道這水,是探測器里的?那隨機質量損失?難道,難道……!地球人好像有點兒明白了。老胡和小李,互相看了看,不會是這樣吧?那玩笑就開大了!
    老胡:“我說小李,你看看是不是有點兒問題呀!”。
    小李:“我也感覺是!不過,為了保險,我覺得我們還是看看實驗數據。然后我們在這里記載這個人洗頭的時間!”
    老胡:“人家也不能將實驗數據給我們呀!”。
    小李:“他們不給我們,將我們的數據給他們!讓他們檢查一下!”
    老胡:“我們的啥數據?”
    小李:“我們記錄這個人什么時間洗頭,然后交個科學院院長就好!如果是這個原因,我估計,會引起科學院震動的!呵呵呵”。
    地球人,在這小房間里轉了一下,沒啥可看的,就這么個水龍頭。三個人又都出來了,向著軍車走過來。軍車里的司機,還是比較有眼神的,看著將軍想自己走來,趕緊開車迎過去了。直接將車停在了離三個人最近的地方,還有一段,車過不去。
    地球人上了車,“司機,呼叫團長,我有事兒交代!”,小李說。
    “是,將軍!”,司機,動作那是真麻利,不大一會兒,就接通了自己的團長,“將軍,請說話!”。司機遞過來設備。將軍用用自己士兵的通訊設備,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就是在不正常,我們也就這么干了。
    團長,在電話那邊兒,“將軍,你有何吩咐?”
    “團長,你派個人,專門記錄一下一個維修工進入發生質量損失的這個探測器的角落里的一個小門洗頭的時間!”。好長的句子。
    能當上團長,科學素養還是有點兒的。頭腦也還清醒,聽明白了。只是,發生質量損失的探測器,是那個?我們剛來,就讓我們這么熟悉,太瞧得起我們了。是那個?是那個?問問將軍?不行,其實,不是不行,是不敢,呵呵呵。
    我去問將軍,那不顯得很沒本事。這都搞不定。我去問別人,呵呵呵,問別人。只要將軍一走,我就是去問院長,他也沒轍。什么?不見?呵呵呵,忘了我們是干什么的了?由不得你院長,我們也能硬闖。
    “是,將軍,保證完成任務!”。團長掛斷了電話,艾瑪嚇死我了,可別讓我們將軍知道我喝酒了,我可不想去搞衛生!呵呵呵。
    團長,執行將軍的命令,那必須認真。派了三個人,輪班倒,就是記錄這個人什么時候進去洗頭。團長還有執行命令的人,都不知道將軍這是什么意思?難道將軍要改行開洗頭房?現在統計顧客流量?不理解,不理解。將軍,有啥好事兒可想著我們呀!
    布置好了,地球人已經沒心思巡邏了,沒準這就是隨機質量損失的謎底。那阿古人可就鬧了大笑話了,呵呵呵。
    地球人,坐上自己的無人機,走了。回到了自己在聯邦不行大酒店的包間。還有個問題,急需解決。就是原來的部隊和我們的部隊,誰聽誰的。這個問題的解決,不然還得發生沖突,對。
    李文超,趕緊登陸阿古人的軍用網絡,自己有秘鑰就好,找到防衛部長的聯系方式。將軍,級別夠了,能看到好多秘密了。各個將軍的聯系方式就是其中之一。這事兒是防衛部長安排的,應該找他協調,找別人也協調不了。
    李文超,找到了防衛部長的軍用電話。播了過去。防衛部長,正在辦公。部長的腦子是凌亂的,亂七八糟的事兒多的是,想讓他記住點兒什么東西那是很難的。根本記不住所有的將軍,少將上千人,全記住,那真是有點兒為難我了。
    不過,設備是可以認識的。電話響起的時候,是直接帶著人的身份信息的。而且,一般的將軍可能記不住,地球人能記住。因為人家是議長特別關照的。
    一看,地球人,就是議長親自推薦的人,跟議長關系太好了,得罪不起,“李文超將軍,怎么樣?上任這段時間還習慣嗎?您有事兒嗎?”
    “報告將軍,很是習慣。不過,今天我確實有事兒!”。阿古的軍銜兒,防衛部長是大將,叫將軍也沒錯。阿古內部,大將軍銜兒的,一共就十來個人,防衛部長是其中之一。阿古文明唯一的元刷,那就是議長。不過議長目前在自由聯邦沒有軍銜。
    聯邦內部,公民太多。為了進行垂直管理,聯邦內的軍銜兒或者行政官員的級別,那都是非常值錢的,每升一級,權利都有本質的飛躍。就算半級,那權利都會有本質的飛躍。
    “哦,是嗎?什么事兒?”。防衛部長也是很直接。拜托,大家時間都比較寶貴,不是你地球人,別的少將的電話我真有可能不接。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