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回到古代當海盜 >第25章酒館里的爭論
劉驍一看這可不得了,眼看就要到手的參謀絕不能讓他走了,馬上撲將過來,仗著年輕力壯把趙岳死死控制住。
“怎么?看來陛下是要依仗你的權勢,強行扣留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實話告訴你,鄙人雖然落魄不堪,但絕不會跟強盜同流合污!不要以為我在你的地盤上就會怕你!”
趙岳使出渾身力氣不停掙扎,但體力終究有限,被劉曉抱得死死的,怎么也動彈不得。
劉驍聽了他的話,雖說臉上紅得厲害,但也沒有發作出來。讀書人在他心里有非常高的地位,被這類人罵上幾句也不是啥大事。
兩人在互相拉扯之際,一不留神碰到了桌上的酒杯,掉到地上摔了個粉碎。劉驍看著地板上濕漉漉的一灘,突然心生一計,對趙岳說:“如果你硬要走的話,就先把你剛才酒菜錢給我!”
“什么?”趙岳一聽氣得連胡子都翹起來了,剛才明明是你請客,現在怎么說反悔就反悔?
“老板,結賬!”
劉驍看著趙岳尷尬的表情,向樓下喊了一聲,酒館老板馬上屁顛屁顛地跑了上來,擺出一張笑臉道:“陛下能來喝酒是我們的福氣,哪還能收您的錢?!?br> “這是什么話?”劉驍目光如炬,把老板嚇了一跳?!俺燥埥o錢天經地義,不管是誰都不能搞特殊!你算一算,今天這頓飯一共花了多少錢,待會兒一文不少全部給你!”
酒館老板只好聽從國王的旨意,粗略把桌上的餐食掃了眼,道:“總共花了一兩六錢?!?br> “喏,拿去吧?!眲Ⅱ攺囊路锾统鰞蓧K西班牙銀元放在桌上?!澳阆认氯グ?,我還有些事要與這位先生談,先借用你這地方一下?!?br> 等酒館老板匆匆下樓后,劉驍眉毛一挑,大大咧咧地伸出手:“這頓飯是咱倆一塊吃的,飯錢對半分比較好,剛才我幫你付了,現在你應該把你的那份錢給我了。怎么樣,我可沒占你便宜吧?”
“你......”趙岳急得一時說不出話來,腦門上掛滿了汗珠,一塊銀元對他來說無異于天文數字,就是把他身上的東西全賣了,也換不來一塊銀元??!
“算了算了,就知道你拿不出錢來?!币娳w岳一副便秘的表情,劉驍心里暗自得意,馬上用三分教育七分嘲諷的口氣道:“你看看你這個樣子,好歹也是讀過書的人,按理說應該很懂禮節才對。不管是孔子孟子還是老子莊子,都沒過要吃飯不給錢吧?你啊,真是給讀書人丟臉了!”
“你你你......你簡直是一派胡言!”趙岳氣得臉都綠了,他從來都沒想到,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讀書人身份會被人這么侮辱。
見對方已經上鉤,劉驍適時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所以說嘛,你就得留在我身邊,也算是打工還債了!”
“哼——”趙岳沒搭理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劉驍見狀哭笑不得,決定不再逗他了,趕緊上前賠禮道歉,同時向趙岳拋出一個問題:“我想請教先生,如果我當初不來占領這片地盤的話,他陳五還能在這里經營多少年?”
趙岳想都不想,就回答道:“那還用問,如果沒有外患,必然是代代相傳,千秋萬世!”
“哈哈,好一個千秋萬世,趙兄還真是張口就來!”劉驍拿手磕了磕桌面,收起笑容正色道:“你是飽讀詩書之人,知道以史為鏡,可知興替的道理,那我問個問題,歷史上哪個王朝是千秋萬代的?”
這個問題狠狠打了趙岳一巴掌,他想了想說:“沒有?!?br> “當然沒有!縱觀王朝興替之勢,往往是落后被先進所取代。遠了不說,趙兄且看這南洋之上,西方夷人依仗船堅炮利,四處攻城略地戰無不勝,南洋各國被其侵略卻無可奈何,陳國早晚也逃不過這個結局?!?br> “那是陳國自己的事,跟你也毫不相干!”趙岳看了劉曉一眼,態度頗為不屑。
劉驍不在意他的話,接著說:“你以為洋人的胃口只有這么大嗎?你信不信,他們終有一天還會揮師北上。洋人所到之處,無不伴隨著流血屠殺,屆時我華夏兒女定要遭殃。我之所以取代庸碌無能的陳五,就是為了在這里整軍備戰,壯大華人勢力,不讓洋人的野心得逞!”
趙岳聽后一聲冷笑,站起身來向北方拱手道:“我華夏大地物產豐饒,西洋蠻夷確實對此覬覦已久。但大清人口數以萬萬計,更是有百萬大軍拱衛疆土,豈會被那些蕞爾小國所???他們若是敢動手,馬上便會被消滅殆盡。你奪人家產,還要花言巧語為自己辯護,真是無恥之極!”
“就憑滿清?”劉驍同樣報以冷笑:“康熙皇帝倒是有些本事,可眼界還是過于狹隘,沉醉于泱泱大國的夢幻當中故步自封,殊不知已經被西洋人慢慢超越。再者說,大清是滿洲韃虜所建國家,當年滿洲人亡我漢人王朝!奴役我漢人百姓!我在此立大漢王國,除了抵御洋人外,將來也要驅逐韃虜,光復我漢人江山!”
趙岳面色一怔,目光隨之變得柔和起來。畢竟他也是漢人,對劉驍這番類屬于“反清復明”的言論還是很有認同感的。
“說得輕巧,像跟燈草!”趙岳長嘆一聲?!肮鈴蜐h人江山談何容易,滿洲八旗驍勇善戰,打起仗來以一當十?,F在還有數百萬漢人綠營兵為滿清賣命,這漢人的江山怕是奪不回來了?!?br> “就是再難,也要去奪!”劉驍大怒,指著趙岳鼻子訓斥道?!叭娍蓨Z帥,匹夫不可奪志,圣賢書里的東西難道你都忘了嗎?我看你這秀才雖然見多識廣,卻把漢人的精氣神都丟了!”
“......”
這話無異于給趙岳來了當頭一棒,堵得他再也說不出話來。盡管他時常以古代的“士”自居,但在氣節上可比所謂的“士”差遠了。
劉驍也不再多言,他知道趙岳肯定被自己的話刺激個不輕,該到出效果的時候了,所以就靜靜等待對方的反映。
兩人就在酒館二樓這么僵持著,過了不到一刻鐘,正如劉驍所猜的那樣,趙岳果然發話了:
“陛下此番話真是振聾發聵,臣必當謹記于心?!?br>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