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來自異聞帶的劍仙御主 >261地上神國計劃失敗后的世界3
  那帶著面具的肌肉男走了過來伸出手道:“非常感謝,你們真是幫了大忙了。我叫列奧尼達,是負責這就近一千米長戰場的將軍。”
  “您好,列奧尼達先生!”咕噠夫連忙和列奧尼達握手道,暫時難以平復心中的激動,“您應該不是當地人,而是英靈吧,您斯巴達三百勇士的事跡世界聞名。”
  “你剛剛說了斯巴達了對吧,小兄弟!”列奧尼達突然認真,“你也是斯巴達!?”
  “額不,斯巴達應該沒有我這樣瘦弱的。”咕噠夫摸摸鼻子道。
  其實,咕噠夫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他想要成為一個猛男,一個能夠在關鍵時刻抵擋在齊格面前的猛男!
  于是咕噠夫突然彎腰鞠躬道:“列奧尼達先生,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請您收我做徒弟吧,我想要成為像你一樣的猛男!”
  列奧尼達當場微微一愣后爽朗笑道:“如果這是你作為幫助了我們的要求,那我不會答應你,如果你是有什么想要守護而無能為力的人,那我就答應你了。”
  “非常感謝您,列奧……不,師匠!”咕噠夫很是認真。
  于是手腕的表帶里傳出了羅琳無奈的聲音。
  “真是的,咕噠夫究竟在想些什么啊,這可是修復特異點,拯救世界的關鍵時候啊!”
  達芬奇卻否定了羅琳的嘆息,“看來咕噠夫也有想要守護的人了,就是不知道究竟是誰俘獲了他的心。”
  “是嗎,想要守護的人嗎?看來,達芬奇你比我更懂這個啊。咕噠夫,你聽到了嗎?”
  “是!”咕噠夫突然緊張,他剛剛一時激動認了師匠,但是他不應該忘記,他還是人類最后的御主,現在他將要接受審判。
  “咕噠夫,既然認了老師,那就要好好學習,不要半途而廢!”
  “是!”咕噠夫此言說之時嘴角都咧開了。
  少絕冷眼旁觀,等兩人說得差不多之后才開口道:“你好,列奧尼達,我是來自迦勒底的御主,此次前來是為解決這片土地上出現的問題,使其恢復正軌的。說起來,就像你們英靈的出現一樣,請相信,我們是一伙的。”
  “還有,剛剛那個笨小子太興奮了所以沒有介紹,我是少絕,這位是我的從者美狄亞,還有你的弟子是咕噠夫。”
  姑且把話都說完,列奧尼達卻沉默了一會道:“歡迎你們的到來,按照你話里的意思,應該不只是幫助我們抵擋城下的魔獸那么簡單。也就是說,你想要去面見召喚我等英靈從者的烏魯克之王,吉爾伽美什王!”
  “合理的推測,就是如此。”少絕打了個響指。
  “可以,那咕噠夫是否也要同行?”
  “誒?我嗎,我難道不用留下來接受教導嗎?”咕噠夫詫異道。
  “教導就是拼命做鍛煉,只要練不死,就往死里練!至于動作的問題,這位少絕先生應該能幫你指正,好了,你就跟著一起去吧。”
  “為什么?”
  “我看得出來的,那邊的黑龍應該就是你的從者吧,你的身份和少絕先生一樣是御主,你肩負著重要的使命,現在,無論是這些魔獸還是我,都不能成為阻礙你繼續前進的絆腳石。”列奧尼達說道,“既然你擁有從者,那就多信任一下從者的力量吧,哪怕是最弱的從者,也是針對某一項技藝錘煉無數年并得以留名青史的人啊。”
  “我……我知道了師匠,非常感謝您的教導!”
  “對了,還有一句話,鍛煉的不僅僅是身體,還有你的內心,或者說,心才是鍛煉最主要的對象,身體不過外物罷了。”列奧尼達針對咕噠夫把話說完之后又道,“既然你們要趕去烏魯克市,那就宜早不宜遲,現在就出發吧。”
  說完他派了個士兵去將沉迷戰斗之中的女將軍樣子的英靈叫了過來。
  “這位是archer,她也是從者之一,這次就由她帶著你們一同前往烏魯克市。Archer,沒有意見吧?”
  “可是,為什么?”archer明顯不愿意,“如果我走了,那會出現傷亡的。”
  沒錯,在吉爾伽美什王的英明領導下,雖然整個巴比倫尼亞上存在著無以計數的士兵,但死上一百頭魔獸都可能死不了一個士兵,只不過士兵的體力隨著戰斗總會消耗,所以如果弓箭沒有射中魔獸,或者讓魔獸沖了上來,那后果自然不堪設想。
  所以,英靈的存在主要就是在關鍵時刻救火的。
  而作為archer被召喚的女人自然是一眾英靈從者中必然重要的,無他,因為專業對口。
  “archer,雖然你是從者很強,但論精力和準確率,應該還是比不上美狄亞小姐制造的那些骷髏兵的吧?”列奧尼達反問道。
  “那美狄亞小姐,不知你制造的龍牙兵是否和你有距離上的限制?”這話是archer問的,意思大抵是同意了。
  “沒有距離上的限制,只不過被攻擊多次之后會消失。”
  “不適合近戰嗎?”
  “只是單純用來當遠程位的話可以一直使用下去,弓箭和魔力的問題不用擔心,它可以通過空氣中游離的魔力進行補充。”
  “這樣的話那就沒問題了,我叫巴御前,是吉爾伽美什王召喚的archer,接下來就由我帶領你們前往烏魯克市。”巴御前伸出手笑道。
  少絕和她握過手,“那就感謝你的幫助了,咕噠夫,可以叫你的小伙伴回來了,如果是擔心士兵們的話,姑且相信他們一下吧,好歹也是堅守這座巴比倫尼亞長達……額,多久來著?”
  “一年,至今為止,這里已經堅守一年了!”列奧尼達驕傲道。
  “是!”咕噠夫同意了。
  隨后少絕也讓美狄亞把小次郎也召喚回來。
  等到眾人齊聚,便開始上路。
  因為正好需要回去再弄點物資的關系,所以幾人帶上幾個士兵,坐著好幾輛馬車踏上了前往烏魯克的道路。
  時間匆匆,轉眼烏魯克已經近在咫尺,蔓延的城墻讓咕噠夫有些嘆為觀止。
  突然,正與少絕進行友好交流的巴御前看著前方停在城門前的幾輛馬車和旁邊的人說道:“那個人是!”
  “怎么了,巴御前?”
  “那個服裝,我不會認錯的,那絕對是宮廷魔術師梅琳!”
  “等等,你如果說起梅林的話,我倒是看出來了,那邊好像還有咕噠子存在?”少絕摸著下巴道。
  而咕噠夫則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呆呆道:“羅琳醫生,達芬奇親,你們猜猜我看到了誰?我告訴你們,是所長,是所長啊!”
  遠在管制室的眾人都還沒開始猜就被說出了謎題感到很不爽,但是對于咕噠夫說得話卻一瞬間全都凝重起來了。
  “你確定沒有看錯嗎,咕噠夫!”新首發 https://.x81zw. https://m.x81zw.
  “沒有,我絕對不會看錯的,那個服裝只有所長才會穿!”咕噠夫說完之后又道,“巴御前小姐,速度能再快一點嗎,我想更近一點去看看。”新首發 .x81zw. m.x81zw.
  “可以,正好我們可以跟梅琳一起去見吉爾伽美什王。”巴御前沒有問原因直接同意。
  很快,馬車來到了咕噠子等人所在的地方,此時,帶著兜帽的小女孩接受了士兵的好意,已經拿了一塊餅干了。
  “梅琳,你怎么這個時間點回來了?”巴御前問道。
  而少絕則稍微看了眼這個被稱為梅琳的女人,在和莉莉的相處中,少絕也早就糾正了自己的認知錯誤,實際上輔助她成為王者的梅琳實際上就是個普通的女半夢魘而已。
  “雖然吉爾伽美什王的任務沒有完成,不過我帶回了兩位來自迦勒底的御主,你呢?”
  巴御前聞言抬起下巴對著少絕點頭,“如你所見,我也帶回了兩位來自迦勒底的御主。”
  等等,好像有什么問題?
  少絕看出了兩人的尷尬,于是主動解圍道:“最后的救世主有四個人不是很正常的嗎?”
  哪里正常了喂!
  巴御前和梅琳都想吐槽,不過隨后又齊齊沒有說出來,主要是一句話里槽點太多,已經完全沒有吐槽欲望了。
  而另一邊咕噠夫已經纏到奧爾加瑪麗的身邊開始興奮起來了。
  “所長!”
  “你是誰?”
  “我是咕噠夫啊,所長你忘記我了嗎?還有他,他是齊格啊,難道你把我們都忘了嗎?!”咕噠夫很是著急。
  這讓奧爾加瑪麗直接了然了,“原來如此,你應該是平行世界的第48號御主吧,還有你這高興的樣子,難道你那個世界的我已經死了嗎?”
  而奧爾加瑪麗話都沒說完,咕噠夫連帶遠在管制室的羅琳醫生等人都傻了。
  WTF?
  好不容易遇見個完好無損的所長居然是平行世界的?
  咕噠子也走了過來,她盯著咕噠夫看了好幾秒,終于疑惑道:“我叫藤丸立香,你叫什么?”
  “咕噠夫。”咕噠夫看到咕噠子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你怎么了?”
  “我剛剛還以為咕噠夫只是你的代號,沒想到這居然是你的名字。”咕噠子無奈道,她完全想不明白,為什么她會無緣無故得到咕噠子這個稱呼,然后平行世界居然還有咕噠夫存在。
  “是嗎,你也覺得我這個名字很奇怪對吧,明明我是個霓虹人,結果卻有這樣一個奇怪的名字。”咕噠夫撓頭道。
  隨后咕噠子不再解決名字的問題,她問道:“咕噠夫,你的從者呢?”
  “你說齊格啊,不就在這里嗎?”
  “我是說除了他以外的從者,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他是一個亞從者,不過看上去好像比瑪修一開始的時候好多了。”
  “齊格本來是盾兵,不過在第六特異點里因為我的失誤,他犧牲了。”咕噠夫突然失落,不過隨即又鼓起勇氣道,“幸好那個特異點里有一位屠龍勇者齊格飛獻出了心臟才讓齊格活了下來。”
  咕噠子扯開嘴角,無奈總結道:“這可真是太驚險了。”
  咕噠子想到了自己的情況,瑪修不是自己的,危險從來沒遇到,特異點就是過去玩玩就行了,再對比一下咕噠夫一個失誤就害得齊格落命的情況,她突然覺得自己的生活很幸福。
  果然啊,這人的生活,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沒有傷害就沒有自我滿足,沒有自我滿足就沒有感恩。
  所以現在咕噠子突然就覺得少絕這個人雖然很多時候都不太像能著調的樣子,但是辦事還是很可靠的,至少聽咕噠夫的描述,所長被他保了下來,瑪修也沒有遇到要死的局面,而且特異點也過得一直很輕松。
  不過咕噠夫卻一臉的回憶,“當時的驚險程度是前所未有的,來,我看你就覺得很親切,我來跟你好好說說。”
  本著聽咕噠夫賣慘的想法,咕噠子也沒有拒絕,反而跟著咕噠夫聽故事去了。
  不過他們的想法注定無法實現,因為咕噠夫不能只跟咕噠子說,他要跟所有人說。
  巴御前對著跑遠的咕噠夫喊道:“咕噠夫,你跑那么遠做什么?快過來,我們要去見吉爾伽美什王了。”
  同樣的話梅琳也跟咕噠子說了,只能說兩個領隊對自己的游客也是有點心累的,突然臭味相投也就算了,居然還反向走,里城門越來越遠了。
  咕噠子的從者伊麗莎白見兩人的偷偷摸摸,突然歌興大發道:“看著御主和那個咕噠夫在一起的樣子,令我忍不住想要高歌一首!”
  一旁的瑪修眼疾手快連忙把伊麗莎白的嘴捂住了,如果讓伊麗莎白真的唱出來,那今天在場的士兵就都別想工作了,這會給未見面的吉爾伽美什王帶去壞印象的。
  不過瑪修也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不知道這個吉爾伽美什王和她在冬木大酒店上遇見的一樣都是女性。
  因為他們在城墻以北的地方遇見過女性恩奇都了,按照見姬(基)行事定律,人總是更容易對同性產生好感,所以一般情況下既然恩奇都都是雌的了,那吉爾伽美什估計也就一個樣。
  多想無益,跟著梅琳和巴御前的引領,一眾四個御主走向吉爾伽美什辦公的神殿,除了其中咕噠子、奧爾加瑪麗和咕噠夫都一臉驚嘆地看著遠古時代就如此繁華的烏魯克。
  此時,遠在管制室里,羅琳醫生早就癱坐在椅子上雙眼無神了,一打三,拿什么贏?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