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六合奇聞錄 >第424章香氣

    現實世界里有幾個到了四十多歲依然非常英俊、多金、溫柔、品格高尚且很有魅力的鉆石王老五,可能有但非常少,而且就算有也未必符合綜上所述的所有優點,大部分這個年紀的鉆石王老五也就只有一個優點,有錢有勢。
    宮長均便是有錢有勢的狠角色,唐堯聽老軍說他是宮氏一族近兩百年來最出色的天才的時候還以為這是個二十出頭的小青年,卻沒想到他四十歲了。
    到明年,宮羽翎到了法定結婚年齡的時候,這廝就四十一歲了,雖不是老牛吃嫩草,但多少也有點讓人接受不了。
    “你有他的照片嗎,長的很帥嗎?”唐堯問。
    老軍拿出手機翻了一會兒之后說:“有,不過是十五年前的照片了,比現在年輕但那副樣子差不多?!?br>    唐堯走過去看了一眼手機上的照片,照片上有不少人,唐堯第一眼認出的居然是人群中的敖天沖,十五年前的敖天沖年輕不少,身體雖然沒有現在那么厚實,但肌肉已經非常發達,穿著一件黑色的貼身背心,頭發非常短,看上去就像是一頭強壯的老虎。
    “這上面怎么有敖總,宮長均呢?”唐堯問。
    “在我旁邊,我在正中間,他在我左手邊,長頭發很邋遢的那個胖子就是他?!崩宪娬f道。
    唐堯一下子就找到了宮長均,還真是夠邋遢的,目測身高大約也就一米六,當然身高不高可干干凈凈的帥氣男生也有很多,但這家伙留著一個類似朋克男孩兒的長頭發,從照片上就能看出頭發好像很久沒洗了,身上穿著牛仔服,一臉酷拽狂霸的表情。
    “呵呵,原來長這樣啊,說實話不好看要是好好弄一下應該還能看,但和宮羽翎站在一起就有那么一點不搭了?!碧茍蛘f道。
    “十五年前這小子可拽了,除了我和敖大猩猩之外誰都不服,經常找人比試斗法然后下手很重,有幾次差點鬧出人命都是宮氏一族事后擺平的,然后這小子還特別喜歡歧視別人,看見那些身份低微的幻師經常冷言冷語,我很不喜歡他,這張照片也是我和他唯一的合照?!崩宪娬f道。
    唐堯順勢開始尋找老軍的身影,結果找了一圈沒發現,又根據老軍剛剛的提示,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照片的中央,也就是C位上,此時出現在唐堯眼中的是一個幾乎堪稱美少年的男生,年紀可能比現在的唐堯可能稍稍大一些,但還是很年輕的模樣,穿著一件很有歷史感的白金雙色法袍,頭發盤了起來,但不知道是不是沒盤好的關系,一縷黑發垂了下來正好落在了少年的側顏處,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那眼神非常澄澈,澄澈的就像是雨后的天空,皮膚也很白,要是給這名少年的顏值打分的話,那至少九分。
    “軍哥,這是你?”唐堯指著照片上的美少年問。
    “是我,怎么不像嗎?”老軍扭過滿是胡渣的面龐看著唐堯問。
    唐堯尷尬地說:“像還是挺像的,就是那時候的你長的……太仙了,現在的你更接地氣一點,我斗膽問一句,您是怎么從翩翩美少年變成現在這幅油膩大叔模樣的?”
    老軍照著唐堯就是一腳,踹的不重,唐堯也趕緊躲開,老軍拿回了手機說道:“滾去睡覺,明天一早正常訓練,敢遲到我踹死你,快去?!?br>    第二天中午,唐堯滿身是汗地坐在地上休息,從一早上五點半開始訓練,一直練到了中午都沒怎么停過,他感覺自己的筋骨都要散架了,但每次快堅持不住的時候老軍都會對他說一句話:“忘了被人踩在腳下的滋味了嗎?”
    “今天一個上午的訓練還不錯,比我預想中要好一些,下午上完課回來繼續加油?!崩宪姷鹬鵁燀樋趯λf道。
    唐堯拖著疲憊的身子重返學校,然后一整個下午都趴在課桌上像是快死了一樣一動不動,直到日落時分,唐堯才在手機的震動之下響了起來,唐堯抬起頭朝四周看去,只有留下來值日的同學還在,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后問道:“下課了?”
    “都放學了,你人緣是有多差,才會睡到現在人家都不愿意叫醒你?!敝等盏耐瑢W吐槽了一句。
    唐堯尷尬地笑了笑,看向手機,是個陌生號碼的來電,唐堯抹了把臉將電話給按掉了,還說了一句:“又是騷擾電話……”
    下了課回到植物園,在公交車上又睡了一覺,身體已經很疲乏了,腦子里盤算著回去之后先用木曜石補充一下身體的精力才行。
    到了植物園他便看見一個人正坐在暮色之中,天已經黑了,植物園門前非?;臎龌旧蠜]啥車子來往,門上只有一盞昏黃的燈,燈光照下來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背影,唐堯可能是太累了,他有些恍惚以為看見的人是散便突然興奮地跑了過去喊道:“你回來了嗎?”
    對面的女子明顯被突然冒出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然后回過頭說:“兄弟,我來找你,你也不用這么開心吧?!?br>    唐堯看清了對方的臉,并不是散而是宮羽翎,唐堯立刻露出了失望之色然后說道:“怎么是你?”
    “我來找你玩的啊,你以為是誰啊,不過我給你打電話你也沒接,加你好友你也不接受,我就只能找到這里來了啊,昨天對不住,我好像喝多了一丟丟……”她說話間眨了眨眼。
    “賣萌沒用,我和你沒關系了,你們那位宮驊主管和我已經說好了,我一會兒就給她打電話,你也別跟著我了,我沒地方帶你玩?!碧茍蛘f話間拿出手機,并且開始在包里翻找宮驊的名片。
    宮羽翎急忙上前阻止道:“別啊,我把你當兄弟,你不能賣我吧,我也就最近這一段時間能自由自在了,你帶我玩玩會死嗎?”
    “別一口一個兄弟的,你是女生我是男生,而且我和你不熟?!碧茍驔]好氣地說。
    宮羽翎此時低頭想了想后說:“要不然這樣,我給你點錢,你就當陪我玩吧,一天一萬吧,要不然一天兩萬,我給你幾百萬養你一年都沒問題,嘿嘿?!?br>    “大小姐,我是缺錢可也不是要飯的,不需要你包養我,另外,我也實在是不明白你為什么會在茫茫人海中一眼盯上了我,我又不帥,也不出眾,更沒有那種非常突出的魅力,你為啥要纏上我呢,以你這個條件,包養個把模特明星都不成問題,找我干嘛呢?”唐堯苦惱地問道,他已經快被宮羽翎給煩死了。
    宮羽翎猶豫了一下后說道:“因為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在人群里聞到了你身上的香味?!?br>    “我身上有香味?扯淡吧,我又不噴香水?!碧茍蛘f道。
    “不是你的香水,應該是你和某個人接觸過后,這個人身上的香味留在了你的身上,那種香味很特別,沒有任何一種市面上的香水是這個味道,我小時候被一個人救過,那人是我的一個同齡人,我當時被毒蛇咬了,她給我吃了一種藥救活了我,我記得她身上就是這種香味?!睂m羽翎說道。
    唐堯正想諷刺她編了一個劣質的故事,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猶豫了一下之后說:“你跟我來?!?br>    他將宮羽翎帶進了宿舍,然后直接帶到了散的房間內問道:“是這個香味嗎?”
    宮羽翎深吸一口氣后立刻點頭道:“是的,就是這個香味,你身上當時也有這種香味,這是誰的房間,那個人在哪里?”
    唐堯這才明白為什么宮羽翎會在茫茫人海中纏上了自己,因為唐堯和散生活過一段時間,他的舊衣服上都染上了散自己調配的一種特殊香水的味道,這種味道很淡但很持久,即便是洗過也會有殘留,只是唐堯沒想到宮羽翎的鼻子居然這么靈。
    “她……走了?!碧茍虻恼Z氣忽然間變的有些悲傷。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