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牧野見聞錄 >第229章張默失蹤事件五十五

  “這個面具男想拿我做誘餌,引馮叔他們上鉤。手機端 https://m.vodtW.la”
  假裝昏迷的林塵看到了面具男的所有操作,他沒有發出動靜,任由面具男把他綁好安置在陷阱中央。
  在面具男離開身邊,跑到暗處躲藏起來后,林塵表面上還是裝著昏迷著的樣子,背地里則是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調動精神力來探查周邊的陷阱、機關有哪些,他想試著看看能不能偷偷的去破壞一些。
  首先他探查到的就是他自己身上的那些裝置,探查過后他忍不住心里大罵起來,“混蛋!這人根本就沒想放過我!”
  林塵的精神力告訴他,在他身上綁著一堆可以由外力引爆的炸彈。
  林塵暗暗咬著牙,調動精神力去仔細觀察身上的裝置,好找到控制這個裝置的方法。
  檢查了一番后,林塵發現這些裝置自己倒是可以操控,但是一旦他動手的話,那邊的面具男就會感應到變化,這樣一來自己已經清醒的消息對方就知道了。
  “現在還不能動這些東西,得等到最后關頭來個突然襲擊才行?!?br>  林塵結合自身現在的處境,做出了決定,他把自己身上這些裝置的操控方法熟記于心,等到時看情況動手,給那個面具男一個驚喜。
  林塵的精神力貼著地面繼續向四周悄悄地擴散出去,可能是面具男的精神力還沒恢復,面具面并沒有在四周布下精神力警示,這給了林塵機會。
  林塵操縱著他的精神力趁這個空擋機會,快速偵測完了四周的環境,找到了那些布置好的機關、陷阱都在什么位置,他在腦子里畫了個示意圖,把偵測到的東西都記在了上面。
  做完這些事后,林塵又悄無聲息的收回精神力,只留了一絲精神力在外面,依托在一棵大樹上,守在從鎮子那里過來時必經的方向上。
  夜晚的黑樹林并不安靜,林塵能夠聽到周邊的蟲鳴聲。因為面具男也收斂了自身的氣息,所以附近的蟲獸并未察覺到危機,還像日常時一樣在這里正常的棲息活動。如果馮小虎他們試圖從環境的變化上找出面具男的藏身之所的話,那只怕要大失所望了。
  林塵知道那個面具男現在應該在注視著自己這里,他只能閉著眼睛繼續扮演一個處于昏迷中失去意識的人,哪怕現在有幾只蟲子好奇的落到他身上在那到處亂爬,他也只能克制著身體上的不適一動不動。
  沉默中的等待最是讓人感到不安,你不知道你在黑暗中到底過了多久,可能現實中才過了一分鐘,而你的感官里卻像是過了十分鐘一樣漫長。尤其是你心中有事擔憂的情況下,不安的情緒就像沙蠶吃桑葉一樣,慢慢的慢慢的就開始吞噬你的心,緩慢而不停前進。而莫名的焦躁也一點一點的涌上心頭,擠占了原本安定情緒的空間,你不由自主的就開始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以前從未憂慮的東西忽然間就全冒出了頭,讓你開始患得患失起來,生怕會出現不想發生的事情。
  林塵露在外面的皮膚已經感知到好幾撥不同生物的光顧了,他的心里異常難受。感知著那些不知名蟲子在皮膚上亂爬,他甚至都產生了一絲恐懼感,好幾次他都要忍不住想擺動身體把那些蟲子趕走,好在都在最后一刻都強行控制住了身體沒有亂動。
  “不能動!不能動!不然前面那些苦不都白受了!到時不僅自己逃不走,連張叔夜沒辦法就出來了!林塵,忍??!加油!你可以的!”
  林塵內心一遍遍的鼓舞自己堅持住,現在只要等到馮小虎他們來就贏了。
  林塵為了不讓自己崩潰,他試著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那絲依附在一棵大樹上的精神力那里,他調動著那絲精神力離開大樹,往更遠處潛行而去。
  精神力潛行了一百來米后就無法再繼續往前走了,林塵感覺到了那絲精神力的極限距離。
  “會不會是因為量太小了,如果我加大精神力外放的量,會不會讓范圍更遠一點?”
  林塵想著就去試試,他從腦域里又調動了一些精神力疊加在那絲外放的精神力之上,然后驅使精神力往外擴張,然后精神力沒有反應,始終在一百多米的范圍里。
  “看來這就是我現在的極限范圍了?!?br>  林塵停下了測試,他擔心面具男要是心血來潮突然也放出了精神力,那就太糟糕了。
  林塵繼續忍耐著,不知具體過了多久后,他的精神力終于感知到了異動。
  林塵心頭一喜,趕緊集中精力小心的操控起精神力去探知異動,如果是馮小虎他們來了,那他就得在馮小虎他們踏入陷阱前攔下他們。
  今天的月色并不亮,此時的黑樹林名副其實的黑的一塌糊涂。
  好在林塵的精神力比不需要光亮,他的腦海里隨著精神力的探查,顯示出了一副畫面,他“看”到幾個身影潛藏在樹叢里,正向著黑樹林內部摸來。
  “不能讓他們再往前摸去,不然就要觸發面具男布下的機關了?!?br>  林塵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那個身影就快觸碰到機關,他連忙用精神力在那人頭部輕撫了一下。
  “不好!”
  正在潛行的陳霆忽然感覺到頭頂被人輕拍了一下,他心頭就是一驚,趕緊停下動作僵在原地,他緊張地等了一會兒,卻沒有等到后續的變化,他奇怪的想到,“難道是有什么動物從我頭上飛過去,蹭了我一下?”
  沒有什么變故之下,陳霆微微搖頭,暫時放下疑惑,打算繼續前進。
  然而等他往前又摸近了一段距離后,他的耳朵里突然響起了一句話:“停下!”
  陳霆這下是真被驚著了,要不是心理素質過硬,這下他差點就發出聲響。
  “是誰?”
  陳霆警惕的看向四周,但是入眼的只有黑漆漆的一片,即使他頭上戴了夜視儀,還是看不到什么異常的東西。
  “停下,有陷阱!”
  正當陳霆在往后打手勢,要其他人停下的時候,他的耳朵里再次傳來一句話。
  牧野見聞錄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