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那年下青山 >第106章泣血殺神

  第一場門派對決以青山派的勝出而告終。太行與御龍也是稍稍緩了一口氣。
  這歷年以來,般若寺的僧侶都無強者,然是今年卻偏偏出了一個羅漢轉世。要不是青塵厲害,恐怕青塵的至寶早就被般若寺收入囊中了。
  顏長老在青塵走后,立馬宣布了第二場對決的開始。這第二場乃是全真教對陣散修派。而這隊散修派中卻有著一個不好惹的主,名為岸付。
  這岸付原本只是一個無名小派的記名弟子,甚至因為觸犯了一些派規而被逐出了門派。
  但是自從他被逐出師門之后,不知是遇到了什么大機緣,竟是在一年之內一舉沖破了登仙境。
  有人說他是修煉了魔功,才會修為增長如此迅速。也有人說他得到了某個遠古大能的傳承。
  眾說紛紜,真正的原因相信也只有他自己知曉。
  除此之外,另外兩個散修派的參會選手也沒有看上去那么好惹。
  一個外號名為泣血殺神,在修真界乃是殺人不眨眼的存在。無論是人是妖,只要是阻擋到他的,就逃不過一個死字。
  另一位選手外號單公子,其外形相貌看似平平常常,就是一個文弱書生。但是能被選出來,代表散修參加仙派之爭的,有怎會有弱的呢。
  全真教這邊分別是憂荼子、飛塵子以及修為最高的焚天海。
  憂荼子不用說,自然是甲場弟子中最為受關注的那一個,上一屆五臺山大會的魁首。
  飛塵子身為代表全真教參加乙場大會的弟子,其實力自然也不會差。
  以之前初試的表現來看,全真教三人都可謂是勢如破竹,給人呈現出的感覺就是四個字:不可戰勝!
  很快,全真教和散仙派的對決便由此開始了。全真教這邊首先派出的是飛塵子,因為不確定對方將會派出的對手是誰,所以先出一張中等大小的牌,會穩妥一些。
  散仙派在商量一陣過后派出了同屬于乙場的單公子。單公子手中拿著一捆玉制竹簡,其上散發著淡淡的熒光,極為神秘。
  飛塵子沒有過多的寒暄,直接沖上去就是干。他手握兩柄長劍,身姿輕靈,雙腳踏空而起,兩道劍影如割喉魅影一般對著單公子襲去。
  單公子也是眼疾手快,手中玉簡立即攤開,無數閃著熒光的字符從中飛出,排列組合,編織成了一張無形的字符之網,將所有飛砍而來的劍氣斬擊盡數包裹了下來。
  而那些劍氣斬擊轟擊到字符之網上時,就像沖擊在一塊巨大的海綿上一般,其沖擊力直接被緩解了一大半。
  飛塵子看到自己的攻擊失去了威脅,并沒有慌亂,則是冷靜地微閉起了雙眼。一陣凝神靜氣之后,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從其丹田之中衍生出來。
  巨大的青光夾雜著青炎,有如鳳凰涅之勢。
  飛塵子身后出現了一只鳳凰的影子,頓時一股神獸威壓立即將單公子的符文之網給盡數沖散了。
  “這是...天級靈氣?”
  原本臉上還帶著淡淡笑意的單公子在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后,滿心得意立馬變得煙消云散。
  飛塵子此時則是一臉優越地對著單公子說道:“聽聞單公子的海妖靈氣乃是地級靈氣之首啊!不知對上我這青炎鳳凰,能夠撐得過幾個回合呢?”
  單公子面對飛塵子的嘲諷,內心勃然大怒。不得不開始驅動自身的海妖靈氣。
  “就算我這海妖靈氣比不上你那青鳳靈氣,但我畢竟也是地級靈氣之首,想必與那天級靈氣也相差不多,勝負還是未知數呢!”
  單公子丹田之處天藍色靈氣開始奔涌而出,隨即一道強大的幻影出現在其身后。
  在天藍色靈氣的包裹之下,單公子的氣息也在此時變得非同一般起來。
  但是任憑單公子的氣息怎么強大,飛塵子臉上卻永遠都掛著一副目中無人的表情。仿佛在他眼中,單公子早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單公子見飛塵子遲遲不動手,立馬運轉了全身元氣以及海妖靈氣,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球,對著飛塵子猛地推去。
  飛塵子淡淡一笑,看著單公子滿頭的汗珠,緩緩伸出一只手。下一刻,全身青炎開始迅速盤旋歸于手掌之上,隨即一道青炎噴射而出。
  這青炎光束有如神助,仿佛一切阻隔在它面前都變得不值一提。
  藍色光球在空中被青炎破開,化為虛無。而沖破光球的青炎依舊沒有停下腳步,繼續朝著單公子飛去。
  剛剛釋放完大招的單公子根本來不及閃躲,只見那一團青色火焰倒映在單公子的眼中,越來越大,直至隕滅。
  看著單公子化為灰燼的軀體,飛塵子嘴角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真是愚昧啊...枉你活了一百多歲,竟不知道,天地兩級僅一字之差,隔的可是一個銀河啊!”
  單公子死后,泣血殺神立馬踏入了戰場。
  他手持一柄長刀,纖長的舌尖在刀刃上舔過,露出猙獰的笑容。
  “我在上面看得手癢癢,你那兩柄雙劍不錯,我先預定了!”
  “休得猖狂!看劍!”飛塵子絲毫不與泣血殺神多話,持起兩柄雙劍便沖了上去。
  泣血殺神單手緊握刀柄,隨即一道閃影掠過。飛塵子只感覺眼前一黑,胸前鮮血噴射而出,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這...是...什么刀法?”飛塵子忍住疼痛,緩緩站了起來。
  泣血殺神淡然一笑,道:“此乃我自創的泣血訣!與這泣血刀相輔相成,只要出手,必然血流成河!”
  飛塵子難堪的臉忽而轉為陰冷,一抹難以解釋的笑意浮現在其臉上。
  “你這泣血訣果真有些名頭,但是可惜了,對我來說,無效!”飛塵子說罷,身上被砍破的傷口處青色的靈氣傾瀉出來,瞬間傷口便愈合了起來。
  按道理看到這一幕的泣血殺神應該會十分驚愕,但是事實上卻沒有如此。泣血殺神的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意。
  這讓飛塵子心中開始生起了疑惑,難道這泣血殺神還隱藏著什么強力殺招?
  想到這里,飛塵子決定趕緊解決戰斗,免除后顧之憂。隨后,他丹田深處青色靈氣生起,青炎化作巨型羽翼附于飛塵子身后,手中雙劍宛如兩只利爪,撲向泣血戰神。
  只見泣血戰神袖袍一揮,丹田之中血紅色的靈氣擴散開來,彌漫了整個決斗場。
  飛塵子突然皺起了眉頭,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忽然,飛塵子臉色蒼白,似乎全身上下的血流都開始枯竭起來。但是下一刻,他的臉有漲得通紅,似乎體內所有的血液都在一瞬之間沸騰了起來。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么!”飛塵子怒目直視著泣血殺神,但是卻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他體內的血液不受自己的控制,根本抽不出身去對付他。
  泣血殺神冷笑了一聲,道:“我生平最厭惡的就是你這種人,仗著自己有點能耐,就目中無人!”
  “我這靈氣名為血魔靈氣,雖然只是地級靈氣,但是卻與我天生呼應。”
  “我將血魔靈氣與泣血刀一同結合,最終創出泣血訣,只要你的血沾上我的刀刃,那你就已經被宣布死刑了!”
  飛塵子此時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他根本不相信區區一個地級靈氣,竟會有這種能耐。雖然泣血殺神已經宣判了他死刑,但是飛塵子心中肯定是仍有不甘的。
  他驅動自身所有的靈氣,準備全力一搏,就算自己死也得把泣血戰神剝下一層皮來。
  飛塵子整個人騰空而起,身后的青炎巨翼扇動著,整個身軀都被火焰包裹在了一起,如同一柄長槍一般,從天而降。
  泣血戰神緩緩抽出泣血刀,腳下飛身躍起,一個轉身繞到了飛塵子的下方,大刀斬擊,血光四射。
  前后不過一秒鐘的時間,泣血戰神落地,半空中的飛塵子整個身軀在一瞬之間爆裂開來,如同盛放的血色煙花。
  此時,決斗場外的焚天海露出一抹冷笑,輕蔑地說道:“還真是個廢物!這種廢柴都收拾不了!”
  太行對于慘死場中的飛塵子漠不關心,甚至都懶得去看一眼,對于他來說,失敗者就是毫無利用價值的垃圾。
  “天海!你上吧!這種垃圾就不用麻煩你師弟了!”太行沉聲說道。
  焚天海微微點頭,道:“放心,我可不是飛塵子那個廢物,三招之內,必取他性命!”
  說罷,焚天海縱身跳入決斗場中,只見他手掌一抓,一團火焰出現在手中。
  “聽說你的刀很快啊!”
  泣血戰神扭了扭脖子,道:“焚天海,終于來了點有能耐的家伙了!”
  “簽生死狀吧!我可不想給你認輸的機會!”焚天海笑著說道。
  泣血戰神嘴角緩慢揚起,道:“我也正有此意!剛剛那把,著實打的束手束腳的!”
  顏長老嘆了口氣,衣袖一揮,生死狀飛出。泣血戰神與焚天海分別填好了之后,便都開始變得認真起來了。
  泣血戰神依舊是原來的那個狀態,幾乎在一瞬之間便消失在了焚天海的眼前。
  焚天海只感覺身旁一陣微風吹過,一道光影便穿透了他的軀體。但是那個軀體上卻沒有一絲血氣滲出,反而是化為火焰爆裂了開來。
  泣血戰神也是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上當了,立馬進入了守備狀態。
  但是突如其來的一陣破風聲讓其防不勝防,再次晃過神來之時,帶著烈火的拳頭已經穿透了泣血戰神的心臟。
  下一刻,整個身軀就像點燃的炸藥一般,連鎖爆裂開來。
  一代殺神,就此隕落!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