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代戰神在都市 >第28章百年劍神


閣樓宴會自是撤了,寧長生沐浴更衣后,便躲在書房,陷入無盡惶恐。
他雖是皇子,手握無上權柄,可以調動數之不盡的資源。
但他數遍手里面的牌,也找不到一張能夠跟一位當世人仙抗衡的。
人仙?。。?!
傳說中的第六境強者。
當今天下,雖說武道昌盛,可“人仙”這樣的存在,也僅限于傳說。
他麾下高手如云。
但實力可躋身神榜中段的赤尊信,便是最強者。
也正是如此,他堂堂皇子,才會對赤尊信如此恭敬。
還得冒絕大風險,替他收集云英處子,供他練功。
結果呢?
他依為臂膀的赤尊信,連“人仙”一道真氣都扛不住。
“本王……是在做夢吧?”
寧長生有種幻夢般的不真實感。
一個賤民,不到三十歲,居然能夠在五步登天人后,再進一步,邁入傳說中的第六境?
此人恐怕是當世唯一的第六境強者。
誰能擋他?
“不,不行,本王得想辦法,不能坐以待斃!”
“此事……萬萬不可讓父皇知曉。否則本王怕是再跟皇位無緣。還有誰能救我……”
“母后怕也不行……”
“便只有……王妃?!?br> ……
“殿下,有事?”
一襲白衣,眉目如畫的女子,淡淡看著寧長生。
“妃容,本王錯了。你救我啊,我這就把我那些小妾、婢女,全都遣散……哪怕以后我登基為皇,除了你,我也再不碰任何女子……”
恭親王妃,姓林,名妃容。
林這個姓,在帝國極為普遍。
但一說到京城林家,都知道是府邸坐落在燕山之下的林家。
燕山林家子弟,不從軍,不從政,不經商。
卻在整個帝國,擁有超然地位。
因為燕山林家,乃是天下第一武學世家!
曾有一林家子弟,名北冥,百五十年前出生,三十歲便登臨神境第一,橫壓天下六十年,被尊為北冥劍神,后因不可知原因,銷聲匿跡。
有人說北冥公已死,也有人說北冥公是在閉關潛修,追求不可知的境界。
武道修行,五步登天后,若能踏入第六境,成就人仙,修成無漏金身,便可添壽百年!
以林北冥三十歲便登神榜第一的天賦,很有可能在壽元耗盡之間,修成人仙!
若是如此,這位一百五十年前出身的武道神話,極有可能還活著。
就憑這種可能性——人仙坐鎮!
燕山林家,便是絕對的當世第一武道世家。
便北冥公早就歸天,現在的林家,也穩居天下武學世家前三。
林家可是足足有七人,名列神榜!
一門七天人!
林妃容是林家的嫡女。
嫁給寧長生,成了恭親王妃。
成婚已經兩年,卻從未讓寧長生碰過她。
她跟寧長生提的條件是,要想碰她,便得將他府內所有美妾、婢女遣散。
寧長生好色,哪里答應?
此刻在死亡威脅下,他別無他法,只得求到林妃容。
林妃容看著這個跪在自己面前的三皇子殿下,眼中俱是不屑。
若不是林家所求甚大,她又怎會嫁給這么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草包?
當世男兒,除了北境那位,又有誰能入她法眼?
“殿下,事情的始末,我已經知道了,殿下好歹是天潢貴胄,怎么這么沉不住氣?”
林妃容道。
“妃容,那……那可是一位‘人仙’……第六境強者?!?br> 寧長生惶恐。
“人仙又如何?”
林妃容淡淡一笑:
“我林家老祖宗北冥公,早在百年前就邁入第六境,若不是他老人家已經閉關六十年,在沖擊那不可知的境界。當今天下,除了昆侖山上的那位,又有誰是他一合之敵?”
寧長生連忙道:
“妃容,北冥公果然還活著?那能不能請北冥公出手?”
“一個初入第六境的小輩,哪里用得著老祖宗出手?我林家,可不止老祖宗一位第六境?!?br> 林妃容看著寧長生:
“殿下,此事我可以幫你,明兒我便回娘家,等我消息吧。不過別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br> 寧長生連忙道:
“妃容,你放心,我這就去把我那些妾室、婢女,全都趕走。那……那以后……”
“殿下,奴家只想做皇后,可不想作什么王妃。在你登基之前,可休想碰奴家一根手指頭?!?br> 林妃容看著寧長生,完全是居高臨下的姿態。
她是林家嫡長女。
她有這樣的資本。
燕山林家,有早在百年前就踏入第六境的北冥公鎮壓氣運。
有七大天人,名列神榜,威懾天下。
除此之外,還有一尊作為北冥公影子存在的第六境至強者。
此人是北冥公的衣缽傳人。
本來姓名早就無人知曉。
早改姓了林,又得北冥公賜名“瑯天”。
林瑯天!
若是有武道界上了年歲的老者,鐵定知道這個名字。
三十年前橫空出世,劍壓天下神境,登臨神榜第一,后又很快銷聲匿跡。
但他在極短時間,盛放的風華,又是那樣的璀璨奪目。
林妃容明天要去請的,便是此人。
而不是她林家的老祖宗北冥公。
這世上,除了西昆侖那一位,絕沒有任何人,再有資格讓他家老祖宗出手。
劍神之劍,若不斬神,焉能出鞘?
……
寧長生這位皇子殿下,在紫禁城是如何惶恐茫然應對無措。
燕山林家那位老劍神,到底厲害到什么程度。
他的親傳弟子林瑯天作為三十年前的神榜第一、此刻已經踏入第六境的恐怖存在,又得了燕山老劍神幾分真傳。
都跟此刻的李昂,沒有什么關系。
離李昂跟四大家族定下的最終清算時間,便只剩不到一月。
李昂著手在做最后清算前的鋪墊。
沈蒼生死后,只是草草下葬,葬在了老家一處偏遠墓園,連祖墳都沒有入。
這也是李昂執意要給義父遷墳的原因。
國人講究落葉歸根。
死后不準葬入祖墳,是對一個人極為殘忍的懲罰。
迷信點講——
做鬼也不得安寧。
李昂其實頗為疑惑,以義父生前對臨邛沈家村的貢獻和扶持,又怎會連入祖墳的資格都沒有?
他去了趟舊樓,專門問了蘇蘭和君婥。
蘇蘭和沈君婥,便把此事原原本本告訴李昂。
沈蒼生出身臨邛沈氏,一個頗為古老、傳承了數百年的家族。
他在世時,貴為蜀郡首富,可以說是臨邛沈氏出來的、最有出息的子弟。
以沈蒼生的為人,又怎會忘本?
那些年,對臨邛沈氏百般扶持和照顧。
生生把算是貧困地方的沈家村,扶持成讓方圓數百里艷羨的富裕村落。
但他死后,當初那些受他恩惠的族人,卻因為忌憚四大家族,硬是不讓沈蒼生葬入祖墳。
沈君婥為了讓亡父能葬入祖墳,抱著沈蒼生的骨灰盒,在沈家村祖宗祠堂外,跪了兩天兩夜,一直跪到暈厥,除了至親的爺爺和小姑,卻硬是沒有人站出來,替她說一句話。
人性就是這么真實。
李昂聽到這些細節后,心中如何不怒?
這群白眼狼!
他要讓義父葬入祖墳,得到安寧,不可能不知會沈家村的那些族老。
反正都要去臨邛沈氏走一遭,李昂便決定到時,把這些賬,跟那些白眼狼好生算算。
至于什么時候去——
馬上便是臘月初八,民俗中的臘八節。
臨邛沈氏,一直有個傳統。
到臘八節時,所有在外奔波的子弟,都要趕回去,參加家族年會。
李昂年少時,由沈蒼生帶著,不止一次去參加過沈氏年會。
那時沈氏族人,可沒少對他這個“野孩子”指指點點,羞辱欺凌。
甚至君婥后來跟他有罅隙、鬧擰巴,有多半原因,都是這些老家人在嚼舌根。
中間的原因,李昂小時候想不明白。
他從未得罪過這些老家人。
為什么這些人卻看他那么的不順眼,已經到了巴不得他去死的程度?
后來長大,經歷世情冷暖,終于明白。
原來這些老家人,是在覬覦義父打下的江山。
義父沒有親生兒子,只有君婥一個親生女兒。
君婥又是柔弱性子。
若以后的沈氏,由君婥一個弱女子執掌,這些老家人,仗著親戚關系,可不知能為自己拽取多少利益。
控制君婥,怎么看都比拿捏李昂要容易得多。
所以——
沈蒼生對李昂越好,老家人便越把李昂看成喉中鯁、肉中刺。
特別是在沈長生不止一次表露要把沈氏傳來李昂、而不是君婥后,老家人們便開始無所不用其極、挑撥君婥和李昂的關系。
對李昂本人,更是想盡千方百計的欺辱和羞凌。
某種程度上來說——
他們成功了,成功挑撥了沈君婥和李昂的兄妹關系。
逼得李昂十六離家。
唯一可惜的是,最后摘桃子的不是他們。
而是四大家族這把刀,三皇子這只握刀的手。
打定主意后,李昂便跟沈君婥約好,臘八節兩兄妹一起回臨邛沈氏參加年會。
其一是跟族長和那些個族老、敲定一月后義父遷墓、葬入祖墳的事。
其二是跟那些白眼狼們,好生算算賬。
在此之前,李昂還打算先去做另一件事。
當初沈氏傾覆、沈蒼生被逼得跳樓自殺、凄涼死去。
寧長生和四大家族是主謀。
卻也有許多幫兇,在背后搖旗吶喊。
甚至親自下場,落井下石,以求沈氏傾覆后,他們也能分一杯羹。
寧長生和四大家族是首惡,自然得誅。
這些幫兇,也不能饒!
……
首惡暫留,幫兇先剁。
書房。
李昂拿著平板,在看一段剪輯好的視頻。
“先生,這是三年前,有人上傳到網上的,當時還引起不小轟動,后來估計是怕影響太差,又被刪掉了?!?br> 邊上商紅葉說道。
李昂看著,眉宇間逐漸蘊上一抹世間最森寒的森寒。
…………
…………
【三千字大章】
【大家有推薦票的,記得投下?!?br>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