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代戰神在都市 >第40章太年輕


“小姑,你和爺爺待我如何,我知道的?!?br> 李昂淺笑。
“后天才是沈族年會,明天你早點起來,小姑帶你們兄妹出去玩玩,就當散散心?!?br> 沈素言又道。
李昂點頭:
“聽小姑安排?!?br> 沈素言笑了笑,囑咐李昂好好休息,便要離開,卻又止步。
“對了哦,小姑都忘記問你了,這么大個人了,有對象了沒?沒有的話,小姑改明兒給你介紹幾個好姑娘?!?br> 李昂無奈道:
“小姑,你也就大我不到五歲,怎么跟我義母一樣,就瞎操心這些事?!?br> 沈素言:“臭小子,這哪兒是瞎操心。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李昂:“我有對象……”
沈素言:“真的?那回頭可得帶來讓小姑見見?!?br> 李昂:“小姑,聽君婥說的,你好像都還沒談對象吧。要不我給你介紹幾個青年才???”
沈素言“小屁孩瞎操心什么?長輩的事也敢管!”
李昂:“小姑,這哪兒是瞎操心。古話怎么說來著,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沈素言,“……”
……
李昂住在沈家老宅東廂房,曾是義父沈蒼生的房間。
他在房間內,還找到了許多義父留下過批注的書籍。
沈蒼生是好書之人。
李昂喜歡讀書的習慣,也是從沈蒼生身上學的。
第二天一大早,就聽到外面有個脆生生的聲音在叫:
“昂哥哥,起床了嗎?媽媽讓我來叫你!”
李昂其實早就起來,在打理房間內發現的、義父當年留下來的書籍,打算走的時候帶走。
便出了房間,打開院門,發現門口站著個五六歲的小姑娘,留著西瓜頭,粉雕玉琢,十分可愛。
邊上還站著沈君婥。
“哥,她叫沈煙花,小名‘西瓜’,是小姑收養的孤兒,長得可愛吧?”
沈君婥嘻嘻笑道。
“昂哥哥,你長得好高好帥?!?br> 沈煙花第一次見李昂,卻不怕生,上前要抱抱。
李昂就把她抱起來,舉了個高高,讓她騎在自己脖子上,小姑娘就嘻嘻哈哈笑個不停。
還真把李昂當馬兒了,發出“駕架”的聲音。
李昂無語。
心想堂堂天策大都督給你個小姑娘當馬兒騎,你個小西瓜,以后長大了絕對可以吹噓一輩子。
沈君婥道:“哥,小姑昨天跟你說過吧,她打算帶我們出去玩一天,散散心?!?br> 李昂回道:“跟我說過,我答應小姑了?!?br> 沈君婥看著沈煙花騎在李昂脖子上,倒是想起了些小時候的畫面。
在兩兄妹還沒有鬧擰巴時,李昂也給她這個妹妹當過馬兒騎。
可惜現在都長大了,也不可能再像小時候那樣,騎在哥哥脖子上。
青梅竹馬的時光,也再回不來。
她想著這些,人就愣在那里。
“君婥,你發什么愣?我們走吧?!?br> 李昂說。
沈君婥才回過神來了,臉頰卻無來由的泛紅。
她是腦補起一個詭異畫面。
若現在的她,也能像小時候那樣,騎在李昂脖子上——
……
幾分鐘后,李昂、沈君婥、小西瓜,到了大門口,發現除了沈素言,還有十幾個年輕男女。
“昂哥哥,媽媽都沒有叫他們,是他們自己要來的?!?br> 小西瓜悄悄跟李昂嘀咕。
他們是指門口的這些年輕男女。
其中有四個,李昂叫得出名字。
沈蒼云的長子沈青陽,次子沈青書。
沈蒼海的長女沈青嵐,次子沈青風。
是李昂和沈君婥、真正意義上的堂兄妹。
昨天家宴,也就是這幾個家伙,說了些很惡毒的言語,謾罵李昂。
今天倒是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其他青年男女,是沈族其他支脈的子弟。
沒有出五服,勉強也算一家子。
門口又停著好幾部車。
沈素言開著一輛奧迪A4,其他青年男女開的車,都要比沈素言的好上許多。
其中有兩輛寶馬七系,分別屬于沈青書和沈青嵐。
這兩人都是沈族嫡系子弟,在家族中能獲得不少資源,開得起豪車。
最好的車,卻是屬于年紀最大的沈青陽,是一輛蘭博基尼Gallardo,國內售價五百萬左右,算是頂配豪車。
“李昂,君婥,你們坐大堂哥我的車?”
沈青陽看著李昂、沈君婥兄妹,頗為熱情的樣子。
似乎昨天家宴,說出那些惡毒話語的人,并不是他。
“你大堂哥這輛車,可是蘭博基尼,平時我都不帶人的?!?br> 其他人都頗為艷羨。
沒有年輕人會不喜歡跑車。
尤其是蘭博基尼這種跑車皇后。
李昂:“我跟君婥,坐小姑的車?!?br> 沈青陽:“呵,十年沒見,李昂堂弟本事沒見漲,脾氣倒還是挺大的,你大堂哥我好心,讓你坐坐我的蘭博基尼,你還不領情?”
看著咄咄逼人的沈青陽,李昂覺得莫名其妙。
這家伙不外就是為了炫耀自己有輛豪車。
自己不給他炫耀的機會,就是傲慢,就是不領情?
沈素言道:
“青陽,你多大了,欺負你李昂堂弟干嘛?!?br> “姑姑,我哪有欺負李昂。你再疼他,也不能冤枉我。明明是他太傲慢,不把我大堂哥放在眼里?!?br> 沈青陽冷聲道。
“你……”
沈素言還想說什么,李昂便拉著她的手:
“小姑,我們走?!?br> 他、沈素言、沈君婥、小西瓜四人,便上了那輛開了七八年、有些破舊的奧迪A4。
“靠,一個臭當兵的,拽什么拽,爺爺真是瞎了眼,這么疼他!私產不給我們這些孫兒,居然要留給他這個該外姓人,野種,狗雜碎!”
待李昂走后,沈青陽口吐芬芳,表情兇狠。
“哥,李昂這小子也太狂了吧,連你都敢不放在眼里,待會兒得找個機會,狠狠教訓他一頓?!?br> 沈青書也是滿臉的冷意。
沈青陽點了點頭,心里在盤算著,待會兒是得找個由頭,讓李昂這個該死的大頭兵、死廢物丟人現眼。
……
路上。
李昂跟沈素言說道:
“小姑,你這車開了好些年了吧。怎么不換一輛?”
沈素言道:
“你小姑我窮教書的,哪里有錢換好車?!?br> 沈君婥不忿道:
“小姑,當年爸爸給了家里面那么多東西,你這個爸爸最疼的妹妹,就沒分到些什么?”
沈素言嘆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叔跟三叔,都是見錢眼開的人,你爸只要給家里面什么東西,他們想法設法都要弄過去。就說青陽開的那輛蘭博基尼,其實是三年前你爸爸打算送給我的,后來就被你二叔要了過去?!?br> 沈君婥道:
“小姑,你也太好說話了,二叔要,你就真給他?”
沈素言無奈一笑,沒有再繼續跟沈君婥說這個話題。
李昂也無奈搖頭。
君婥還是太年輕。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
什么時候,要臉的人,能斗得過不要臉的人?
…………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