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天條系統 >第16章出奇制勝
    出奇制勝

    那少女刁蠻任性的很。

    撅著小嘴,神氣十足來到林凡面前,上上下下將他打量。

    一股淡淡的幽香頓時襲來,這股幽香淡雅中帶著一抹誘人。

    清爽的雙馬尾,穿著一套米黃色衣裙。

    欺霜賽雪的手腕上戴著紫金色玉鐲,玉鐲品質不凡,這等顏色也極其罕見。

    少女如同優雅精致的千金大小姐,眼中波光瑩瑩,一雙黑白分明的美眸滿是氣憤和不屑。

    “你要怎樣?”

    林凡皺眉更深。

    那擺攤的修士收攤,目光已經注意到他。

    “賠錢!”

    “賠什么錢?”

    林凡驚愕。

    “切!本小姐被你那馬臉的朋友看了好久,你覺的需不要需要賠償本小姐的好心情?”

    這少女的言語天真任性,仿佛是第一次出門的小孩。

    林凡深吸口氣,一對四,哪怕是有鎮罪法門,也無勝算。

    他咬牙切齒,不發一言,一拍儲物袋,掌心多了三枚中品元靈石。

    “給?!?br/>
    “切!中品?”

    少女險些笑出聲來。

    身后,那大漢急走幾步,來到近前:

    “初云,算了,這位道友只是普通的弟子,并不富裕,得饒人處且饒人,要找..也是找那個馬臉算賬?!?br/>
    “這…哼!算你走運!”

    那少女,收下林凡的三塊中品靈石,鄙夷的對其豎起中指,還扮了個鬼臉。

    林凡。

    滿腔怒火,煙消云散,哭笑不得。

    自嘲道:

    “這是哪家的姑奶奶?這輩子還能嫁出去?”

    “要你管!”

    那少女耳朵靈的很,遠遠嗔怒。

    有了這段小插曲后。

    林凡更加警惕。

    哪怕是遇見了凡人,被撞了一下,也都客客氣氣。

    轉了一圈,林凡最后來到一位老者的攤位前。

    這老者,氣息雄厚,修為更是深不可測,遠超驚玄期。

    不過,老者面前攤位上擺放的都是些丹方玉簡,價值從一枚中品靈石、再到幾百極品靈石,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這培元丹丹方我要了。還有這補魂丹丹方?!?br/>
    林凡遞過兩塊中品靈石,老者和藹微笑,遞過兩枚玉簡。

    林凡神識掃過,滿意離去。

    不過,在臨走之際,他又像是想起什么,手指角落里,標價一枚極品靈石的無字丹方:

    “前輩,這無字丹方可以便宜點嗎?我這里有30塊中品靈石?!?br/>
    那老者看向無字丹方,微微挑眉,末了竟點了下頭。

    林凡大喜。

    “這丹方,應該大有來歷,但是,至今,老夫都無法獲得開啟丹方的法門。你若是有極品靈石一枚,就當是送給小友了?!?br/>
    林凡驚呆。

    那黑森森的無字玉簡,給他莫名的吸引力。

    “可以!給…前輩收好?!?br/>
    一塊光芒暗淡的極品靈石,被林凡隔空控物,送到老者面前。

    那老者微微訝異,待看清楚這靈石品質已經只剩下小半的靈氣之后,露出恍然之色,大有深意看向林凡,嘴唇微動:

    “小道友,這等靈石雖然被你的長輩使用過,但是,也不是你現階段修為可以擁有的寶物。以后切記不可以在這樣的交易場所拿出來,免的被人半路殘殺奪寶?!?br/>
    林凡目光動容,恭恭敬敬一禮:

    “多謝前輩?!?br/>
    他收下無字玉簡,放入儲物袋,便急急離去。

    蒼茫山林,林海深處傳來法器打斗聲。

    一聲男子的驚天慘叫,剎那又有一女慘叫。

    叫聲之后,杳無音信。

    身后破空聲臨近。

    林凡趕忙又換了個方向。

    這一次,他直奔瑯嬛宗!

    臉色陰沉!

    “該死!本想要取幾枚妖丹再回去,又惹來是非,怎么又有人偏往我這里飛?惱一惱,連你們一起都宰了!本尊豈是好欺?”

    “??!是他?師哥,快,你堅持住,咱們馬上就到瑯嬛宗了?!?br/>
    “初云,快走,不要管我!”

    “可是…師哥….”

    噗!

    一道血線,濺了少女一臉,嚇的少女花容失色,捂嘴尖叫。

    之前,那擺攤賣娥石的大漢,其驚玄期初期修為波動,不加掩飾。

    獰笑著,一劍將最后守護少女的男子,當空刺穿胸膛。

    擊殺了最后一男。

    這驚玄期高手,鷹隼血眸,涌現貪婪之色,一指真氣化勁,隔空點暈了少女,將其抱在懷中,哈哈大笑。

    “桀桀…小丫頭,純陰之體,這可是舉世罕見,正好我盧丹缺個藥引,將你作為爐鼎,兩三年內,金丹可期?!?br/>
    “住手!”

    林凡皺眉,踏空飛來,隔空激發一道紅色火焰。

    這火焰和火球術無甚兩樣,看起來也威力小的可憐。

    那火球速度奇快,瞬息到了盧丹面前。

    盧丹輕蔑,體表的金色護盾也僅是開啟了三分之一。

    “區區火球術,簡直要笑死盧某,你們瑯嬛宗的修士,什么時候都這么弱了….”

    噗。

    那火球的核心,有一道威不足到的紫色光焰。

    剎那!

    那盧丹的臉色巨變,從輕蔑、狐疑、震驚、恐懼….

    剛要祭出全身真元護盾,卻也遲了。

    那足以燒死金丹期修士的地火,瞬間就將他點燃!

    林凡低喝:

    “審判天地!”

    “天條威嚴,不容侵犯?!?br/>
    黑夜漫漫,被地火灼燒的驚玄期修士凄厲慘叫,身體僵住,動彈不得。

    一把銹跡斑斑的大刀帶著雷鳴之威,劃空斬落。

    噗!

    黑夜散去。

    人頭砍下。

    “叮!恭喜,一例天條,當前凝練度為2322?!?br/>
    半空中,一少女墜向地面….

    半日后。

    林凡踏劍御空,沉眉不語。

    身邊,有位少年。

    眉清目秀,皮膚白皙如玉,一開口也是男子嗓音。

    只是,胸部微微挺傲,即便刻意彎腰,卻也難掩飾其輪廓。

    眼睛略紅,雙目無神,御空過程中,還差點當空掉下去。

    “哎!”

    “你…你…你真是本尊的姑奶奶!”

    林凡氣罵。

    索性,將這位美少年背在身后,催動術法,全速御空。

    不久,瑯嬛宗到了。

    美少年微微臉紅,狠狠刮了林凡一眼,皺皺瓊鼻,環視左右:

    “你家山門倒也不差?!?br/>
    林凡輕噓:“葉小姐,請你牢記我們的約定,最多十日,你那師尊來接你,你就離開此地,絕對不可聲張是林某救了你!你可明白?”

    葉初云撇嘴。

    本是要說:‘你怕個什么?不說是你救了我,我爺爺怎么會感謝你?’

    話到嘴邊,卻又見這林凡十二分的不耐煩。

    頓時,心里煩悶:

    “知道了!”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