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超級黃金瞳 >018逆鱗



張鵬笑了笑,看向秦云說道:“那真是太有緣了,秦兄弟救了我岳父一命,張某感激不盡,若是秦兄弟有時間的話,我想設宴特意感謝一番。”
秦云看著張鵬一副十分感激的樣子,有些不置可否。
要不是昨天親耳聽李美娜說可能是她老公找人害的李老,秦云都要相信這人是真的感謝自己了。
難怪外面的人都說張鵬是個陰人,這演技也是夠好的了。
“張總太客氣了,特意宴請就不必了。我出手救李老,也是因為李老之前幫過我。”
秦云不卑不亢的回道。
而這時,一旁的方哲卻看向秦云開口說道:“沒想到秦同學還有這樣的本事,做了幾年同學,我都沒發現。”
“何止你沒發現,就連我也都不知道呢。”
葉依靈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
方哲哈哈的大笑起來,手卻不由的用力的在葉依靈身上抓了一把,讓葉依靈不由的痛呼出聲。
方哲十分放肆,他似乎根本沒有把張九鼎放在眼中一般,根本不在意這里是張九鼎家中。他一臉得意的看著秦云,嗤笑道:“秦同學,有機會一起吃個飯啊,敘敘舊。”
“我們很熟嗎?”
秦云也是嗤笑一聲,直接懟了過去。
方哲當著秦云的面玩弄葉依靈,無非是想惡心秦云一番罷了。
而且從方哲的言辭表現來看,秦云已經可以判斷出來就是他給李老中的邪術了。
不過讓秦云好奇的是,他是怎么學到這種邪術的。
想著,秦云又看了茶幾上的那支青花瓷瓶一眼,心道這上面該不會也被附了邪術吧?
心中念頭一起,秦云直接開啟了靈瞳,掃了那支青花瓷瓶一眼。
不過這次秦云失望了,上面并沒有種下邪術。
而就在秦云疑惑的時候,方哲卻意味深長的看了秦云一眼,說道:“秦同學似乎對這支青花瓷瓶很感興趣?要拿起來看看嗎?上面干凈的很。”
“不必了。”
秦云收起靈瞳,淡淡的回道。
方哲的話已經很明確了,他幾乎就差說出李老身上的邪術就是他下的了。
這時,張九鼎好奇的看向張鵬發問道:“小張,你帶來的這位是?”
“鄙人方哲,苗疆祁華巫師親傳弟子。”
不等張鵬介紹,方哲主動報出了自己的名號。
祁華巫師是誰秦云不清楚,不過聽方哲這話里的意思,貌似很厲害的樣子。
“祁華巫師?”
這時雷老虎疑惑的問了一句。
方哲眉頭緊皺,似乎很不滿的樣子,他瞪了雷老虎一眼,說道:“家師名號,你這等俗人不知道也罷。”
“你特么什么意思???”
雷老虎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來,瞪著方哲怒吼。他也不是一個溫和的人,他脾氣好只對自己身邊的兄弟,對于外人或是敵人的挑釁,雷老虎通常是用拳頭和刀的!
不過方哲卻根本沒有正眼看雷老虎一眼,他摟著葉依靈親了一口,隨即自己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飲盡后,說道:“你要是不想死的話,現在就給老子坐下!再敢在我面前囂張,我保證不用兩天,你就會死無全尸!”
“你特么找死!”
雷老虎一把抓過茶幾上剛剛用來執行家法的匕首,頓時就要朝方哲捅去。
方哲卻絲毫不怕,他只是瞥了雷老虎一眼,揮了一下手,冷聲道:“你試試,看是你先用刀解決了我,還是你自己先倒下。”
聽到這話,秦云不由的心中一顫,靈瞳再次開啟。目光在雷老虎的身上掃視了一番。
直覺告訴秦云,方哲能夠這般自信,剛剛揮手的時候一定是放出了什么東西。
果不其然的是,秦云用靈瞳在雷老虎身上掃視一番之后,發現了東西!
在雷老虎脖子后勁處正爬著一只螞蟻大小的蟲子。
蠱蟲嗎?!
苗疆善用巫蠱之術秦云早有耳聞,不過今日卻是一次見到。
雷老虎也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哪里受到了這種刺激,當即就要動手。
不過就在這時,張九鼎突然厲聲喝道:“老虎!住手。”
“九爺,這家伙……”
雷老虎還想說點什么,但張九鼎眼神一橫,語氣更加冷了:“我管不住你了嗎?”
聽到這話,雷老虎頓時泄了氣,長出了一口氣,一臉不甘的坐了下來。
但他不知道的是,張九鼎這次確確實實的是救了他一命。
秦云目光深邃的看了方哲一眼,能夠感覺的出來,這家伙確實手段不少。
“這才對了嘛。”雷老虎坐下之后,方哲這才咧嘴笑了起來,他絲毫不客氣的起身從張九鼎的面前拿過了雪茄盒,拿出一根,用火機點著之后一臉囂張的抽了起來。
張九鼎瞇著眼睛看著方哲,手里把玩的一對核桃也被他死死的捏緊了,不過臉上卻帶著些許笑容。
“方小兄弟本事不小啊,敢在張某人面前如此行事的人,臨河事已經找不出幾個了。”
張九鼎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是嗎?其實我來這里,也是想看看張總說的張九鼎到底是什么樣的一個人,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方哲吐著煙圈,一臉不屑的說道。
此刻的方哲囂張至極,張鵬坐在一旁也是微笑著,卻也不說話。
“九爺,讓我動手吧!我特么廢了他!大不了就是進去蹲幾年。”
雷老虎這下實在忍不住了,再次出聲說道。
“住嘴,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
張九鼎再次訓斥了雷老虎一聲。
其實張九鼎也猜到了一些東西,方哲敢這么囂張,而張鵬則是一臉放任的樣子,甚至是張鵬也不敢管方哲,這就已經足夠說明一些問題了。
張九鼎記住了方哲之前對雷老虎說的那句話,他知道面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很邪性!所以在沒有了解清楚對方的手段之前,張九鼎不愿跟此人撕破臉皮。
“真慫!”
方哲又加了一句,他似乎在刻意激怒張九鼎。
不過張九鼎今天卻意外的脾氣很好,他看向方哲笑臉相迎,說道:“年輕人,說大話不怕閃了舌頭嗎?”
“還真不怕,誰敢說我說大話,我就先讓他舌頭動不了!”
方哲撩了一下長劉海,瞇著眼睛看向張九鼎。
他似乎沒有給張九鼎任何面子,今天過來就是找茬來的!
“你信不信,今天你走不出這道大門?”
張九鼎即便脾氣再好,這次也再忍不住了,瞇著眼睛冷冷的說道。
“我特么信你大爺!”
方哲當場站了起來,臉色兇狠的瞪著張九鼎,并起中指和食指,朝張九鼎一指。
頓時在他的手中有一道黑影射出,直直的擊向張九鼎的額頭。
秦云眼神一凝,他靈瞳一只開著,就在方哲站起的那一瞬間,他就警惕了起來。
那道黑影極快,但在秦云的眼中卻還是可見的,那是一只形如瓢蟲的黑色蟲子!
秦云伸手一抓,猛地將那只飄蟲抓在了手心!
蠱蟲被秦云抓到手心頓時開始撕咬秦云的皮膚,但就在這時,秦云眼部一道清流流轉,至經脈流至右手手心。
很快的,秦云只感覺手中一陣溫熱,而那只蠱蟲便不再動彈。
“找死!”
就在這時,紅鷹突然從身后掏出了一柄手槍!指向了方哲!
但方哲卻是嘴角泛起一抹邪笑,說道:“你還是倒下吧!”
這話一出,他一揮手,紅鷹眉頭一皺,松開了手槍,伸手捂向脖頸之后。
不過他的動作還沒完成,眼皮便是一沉,緊接著他腳下一軟,攤到在地。
與紅鷹同時出手的還有雷老虎,不過雷老虎也在紅鷹倒下的后一秒,轟然倒地。
張九鼎臉色一沉,露出驚容。
不過好在他這些年經歷不少生死瞬間,倒也沒有露怯。
方哲看向秦云嗤笑道:“你果然有點手段,不過這還不夠。”
“哲哥哥,你說好的要給我報仇的。幫我殺了他吧!”
這時,葉依靈嗲聲嗲氣的從伸手抱住了方哲。
方哲看向秦云笑了笑,卻沒有出手。他瞥了一眼秦云的右手,說道:“以后有的是機會好好玩。”
“也是哦,一下就玩死了沒意思。對了,哲哥哥,你知道吧,他有個妹妹叫秦小彤,長的也很好看。”
葉依靈又接著說道。
“葉依靈,你想找死嗎?!”
聽到這話,秦云緊捏起了拳頭。
方哲嘿嘿的笑了起來,望著秦云說道:“她現在是我的女人,你要動她,是不是先得問問我同不同意???”
秦云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方哲卻打了個哈欠,一副困意襲來的樣子,說道:“你要是問我的話,說不定我就同意了呢。不過前提是,你要把你妹妹給我玩幾天,哈哈哈哈……”
秦云眼睛一時有些泛紅,心中怒意滔天。
下一刻,他運轉眼部的那道清流。
兩道金光從他的眼中射出,直刺方哲的心臟!
“你找死!”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秦云眼中這次射出的金光,比之前救李天縱的時候,更盛的幾分!
下一刻,方哲眉頭一皺,伸手猛地捂住了胸口,一口鮮血猛地噴射而出!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