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超級黃金瞳 >023詛咒



青山公園別墅區。
方哲將車停好之后,連忙開門進了別墅,葉依靈幾個女人已經都被她丟在了半路上,沒敢帶回來。
他師父祁華巫師派他下山,是來尋查一件事情的??墒乾F在他什么都沒有查到,要是被他師父看到他沉迷女人,一定會大發雷霆。
此時,客廳的沙發上正坐著兩人,其中一人正是張鵬,而另外一人則是一個滿頭白發,留著山羊胡子的干瘦老者。
老者穿著一身粗布麻衣,顯得有些破舊,若不是身上有一種獨特的氣質,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一名乞丐。
方哲進門之后,直接在老者的面前跪了下來:“徒兒拜見師父。”
這穿著破爛的老者正是方哲的師父,祁華巫師!
“哼,廢物!”
老者冷哼了一聲,臉色陰沉。
即便被罵了,方哲也只是低著頭,完全不敢回話。
“我聽說你被人傷了?”
老者瞥了方哲一眼,沉聲問道。
方哲連忙訴苦道:“師父,您一定要為徒兒做主??!那奸人暗箭傷人,徒兒養了多年的本命蠱蟲竟被他打成重傷,已經沉寂了下去。”
“另外今日徒兒本想去吃飯,不料又遇上了那奸人,他當眾侮辱徒兒,還說就算師父您來了,他也照打不誤!”
聽到方哲的話,老者的臉色頓時一沉,目光之中帶著些許兇光,怒視著方哲冷聲道:“在我面前,你還要耍手段嗎?!”
方哲連忙會過意來,額頭上頓時冒出豆大的汗滴,臉色也變的蒼白起來。他低著頭慌忙的解釋道:“徒兒確實有夸張的成分,但那奸人對師父不屑是事實,這點張總可以為我作證。當日我已經只報了家門,可那人還依舊出手毫不留情,根本沒有把師父您放在眼里。”
要是秦云聽到這話,也只能罵方哲這家伙不要臉了。
秦云本人根本就不知道祁華巫師是何人,又怎么會把他放在眼里呢。方哲這完全是在偷換概念,想激怒祁華巫師對秦云出手。
說著,方哲連忙看向了一旁的張鵬。
張鵬先是一愣,隨即也是連忙說道:“祁師,方兄說的是實話,當日我也在場,那小子確實很囂張。”
祁華巫師聽到這話臉色頓時變的更加陰沉起來,他看了跪在地上的方哲一眼,沉聲道:“起來吧。”
“師父,您一定要為徒兒做主啊。”
方哲眼睛一紅,連忙爬到了祁華巫師的面前哽咽起來。
祁華巫師伸手摸了摸方哲的頭,眼神之中帶上了幾分怒意,冷聲說道:“雖然是你學藝不精技不如人,但敢傷我祁華的徒弟,我倒要看看是誰膽子這般大!”
“師父,您可得小心,那奸人有一種神秘的術法,可以隔空傷人,徒兒當日就是被他暗算了。”
方哲連忙提醒道。
其實直到今天,方哲也不知道當日秦云是怎么傷到他的。當時秦云只是看了他幾眼,然而他就突然一股尖銳的力量勢如破竹一般涌進了他的體內,直刺養在心口的那只本命蠱。
好在他及時反映過來,運轉力量擋了一擊,不然此刻他體內的本命蠱蟲就不是簡單的沉寂休眠了。所謂本命蠱,顧名思義就是跟他的性命掛鉤的,一旦本命蠱死亡,他方哲也將跟著一同死去!
此刻的方哲雖然已經通過張鵬的資源,購買昂貴的藥物恢復了傷勢,但是本命蠱沉寂也讓他的一身實力也是大打折扣。
“神秘術法?”
祁華巫師不由的眉頭一皺,隨即又詢問道:“怎么個神秘法?”
“這……其實徒兒也不知道當日是怎么被他暗算的。那奸人沒有跟徒兒交手,只是看了徒兒幾眼,然后徒兒便感覺到一股尖銳的力量涌進了體內,傷了徒兒的本命蠱,若不是徒兒反應的快,恐怕就當場被那奸人所殺了。”
“他的身上好像有一股奇特的力量能夠克制徒兒施展的巫術,同時還有克制蠱蟲的效果。”
方哲連忙向祁華解釋了起來。
聽到方哲的述說,祁華巫師的眼睛不由的瞇了起來,淡淡嘀咕了一句:“一股能夠克制巫術的力量?有意思!”
“我倒要看看這股力量是不是真的有你說的那么厲害。”
方哲聽到這話,眼珠子連忙轉動起來,當即又說道:“師父,我給您帶路,我知道那小子現在在哪。”
而就在這時,客廳之中突然飛進來了一只色彩斑斕的蛾子。蛾子飛進客廳,直直的停在了祁華巫師的肩頭之上,雙翅煽動著,一層層的彩色粉末散落在祁華巫師的肩頭。
祁華巫師頓時眉頭一皺,然后伸手將飛蛾抓進手心,放入系在腰間的一只布袋當中。
“師父,發生什么事了?”
看到祁華巫師這般神色,方哲也知道有事情發生,連忙詢問道。
祁華巫師卻是沒有回答,而是交待道:“為師還有要事去辦,你自己惹的事情,自己把場子找回來!別再丟老夫的臉了。”
“可是……”
方哲臉色有些為難,正想說些什么。但祁華巫師卻冷哼一聲,打斷了他的話:“行了,為師這就幫你喚醒體內的本命蠱,另外再賜你‘詛咒陰牌’一塊,別再讓為師失望。”
說著,祁華巫師伸手一掌印在了方哲的胸膛之上,緊接著一股黑霧自祁華巫師的手心傳出,透入方哲的體內。
祁華巫師口中念念有詞,神色凝重。
隨著祁華巫師手掌那道黑霧透入方哲的體內,方哲原本泛白的臉色頓時變的紅潤起來。
不多時,祁華便收回了手掌,然后從系在腰間的布袋之中再次掏出一小塊白骨制成的小牌子。
“拿著,為師有急事,先走一步。”
將白骨牌遞到方哲的手中,祁華身影一閃,只見一道殘影閃過,他的身影頓時消失在客廳,下一刻便到了別墅的大門口。
“徒兒恭送師父。”
方哲回過神來,當即欣喜的大聲喝道。
祁華卻不搭理方哲,身影再次一閃消失在門口。
等祁華巫師走后,張鵬不由的吞咽了一口吐沫,他的眼中閃爍著熾熱的火光。
要不是親眼所見,他都不敢相信這世間真的有如此奇人。
張鵬之所以會認識方哲,那是因為他父親張歷山在年輕的時候曾經跟祁華巫師交過交集,祁華巫師還曾出手救過張歷山一命。
也正是這樣的緣故,方哲受祁華巫師之命出山后,直接找到了張歷山,在拿出了師父祁華巫師的信物后,直接被張歷山當成了座上賓。
當然,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方哲在張歷山身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熱情,自然也愿意幫他們做一些事情。
見張鵬目光之中盡是熾熱,方哲不由的笑了笑,說道:“張總,只要你們能夠好好替我師父辦事,找到那件東西的下落,我師父是不會虧待你的。”
“方兄此話當真?我也能跟祁師學習這等奇妙術法?”
張鵬眼前一亮,連忙激動的詢問道。
方哲打量了張鵬一眼,說道:“自然當真,不過這也要看你有沒有慧根了,畢竟想要修習巫術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
說著,方哲又面露微笑的看向了手中的那塊雪白如玉骨牌。
這詛咒陰牌也只有他師傅祁華巫師這樣巫術高深的人才能制作的。
而且即便是祁華巫師制作這種骨牌也是極為不已,其中最主要的材料需要用到一名純陰之時出生女子的頭頂骨!
更為殘忍的是,必須在女人尚還活著的時候取骨!取骨之術也是殘忍無比,取完骨之后,女子便會受盡折磨而死,于是一身滔天的怨氣便會附著在這塊頭骨之上。
再以此骨運用秘法煉制七七四十九天,期間還要加入三十六名慘死嬰兒的眉心血,以及各種邪物……
有了這塊骨牌,方哲底氣大增,他的嘴角泛起一抹邪笑,陰沉沉的自語道:“秦云,老子看你這次還怎么囂張!”
“方兄,這‘詛咒陰牌’有何作用???”
張鵬好奇的詢問道。
方哲笑道:“當然是用來下詛咒的!任他是大羅神仙,也逃不過這等詛咒!”
“不過,在使用之前,我還需要拿到他的一滴血液。”
這詛咒陰牌的使用方法倒也不難,只要拿到被咒之人一滴血滴到骨牌之上,然后進行祭煉,屆時骨牌之上蘊藏的無盡怨念便會發揮作用,化作怨靈糾纏被咒之人!
方哲曾經見過他師父祁華巫師使用此術,當時被下咒之人,不到幾個時辰,便七孔流血而死,死狀極為凄慘!
“可是想要拿到一滴血,是不是有點麻煩?”
張鵬有些擔心的說道。
他見過方哲的能力,也看到過方哲被秦云所傷,所以心中不由的對秦云有些忌憚起來。
“這事簡單,我們手里不是還有一個他的老朋友嗎?”
方哲眼睛一瞇,臉上掛著一副陰邪的笑容。
“你是說葉依靈?”
方哲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道兇戾之色:“這臭婊子現在還有點利用價值,不然老子今天就讓她知道騙老子下場!”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