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超級黃金瞳 >031詭異



秦云跟張旖文幾人一同走下樓時,高爽連忙訕笑的迎上前來,看著白面少年林卓恭敬的說道:“卓少,您過來怎么都不通知我一聲呀。這樣,晚上我設宴邀請大家,好好為您接風洗塵一番。”
林卓冷冷的看了高爽一眼,譏諷的說道:“高大少爺這般威風,怎么敢讓你給我接風洗塵呢!”
聽到林卓的話,高爽連忙看向秦云道歉,“秦老弟對不起,適才是我過分了。”
說著,也不等秦云回答,他又向林卓表示,“卓少,是我錯了,之前我是真沒想到秦老弟是你的朋友。”
高爽表情十分委屈,他是真的沒想到這位爺竟然就在會所當中,而且秦云還跟這位爺有關系,不然他怎么也不敢對秦云這般刻薄。
燕京林家來的人,可不是他們高家惹得起的。尤其是這位爺,還是林家家主最疼愛的兒子,要是惹他不開心了,林家想動他那簡直是分分鐘的事情。
秦云看著高爽笑著搖了搖頭,卻沒有說什么,而是看向張旖文說道:“文文,你去把籌碼收一下,我們立刻就走。”
對于高爽絲毫真誠也沒有的道歉,秦云根本不屑去搭理他。
林卓也是淡淡的一笑,并沒有去解釋跟秦云的關系。
張旖文見秦云似乎很著急,便提議說:“云哥,如果你很急的話,那我們先走吧,這邊叫給蘇媚就可以了。”
“文文說的不錯,你要是急的話,交給我就行。”
蘇媚向秦云拋了一個媚眼,笑嘻嘻的說道。
“那就麻煩了。”
秦云笑著回道。
之前從高爽手里贏了幾千萬的籌碼還沒收,這些籌碼現在還擺在賭桌上,也沒有人敢動,這些錢秦云可不想直接丟在這里了。
幾人交談著,一旁的高爽直接被無視了,他臉上的表情一時尷尬到了極點。
交待了一番之后,秦云便跟張旖文一同出了會所。
林卓跟著將兩人送到門口,突然從身上摸了一枚玉佩出來,遞向秦云,“秦兄,雖然不能出手幫你,但這枚玉佩你拿著,玉佩上有我師傅留下的一道符篆,關鍵時可激發一道元力護罩,或許在危機時可以保你性命一次。”
看著林卓遞過來的玉佩,秦云一時愣住了。
反應過來之后,秦云連忙拒絕道,“林兄幫我已經夠多了,這是這寶物是你師父留給你護身所用,我不能拿,林兄趕緊收回去吧。”
“你拿著吧,這東西放在我這里其實也用不著。畢竟在西河,應該也沒有人敢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來。”
“相反,給你的話,或許有大用。也算是結一份善緣吧,日后指不定我還有事要求到秦兄。”
林卓笑了笑,風淡風輕的說道。
這枚玉佩林卓佩戴了許多年,但他的身份地位在這里擺著,也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對他起歹心,玉佩的功用也一直用不上。
修煉古武之前,林卓以前也見過不少。但不知為何,他今天在秦云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親近感覺。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出手幫助秦云,并且還將師父交給他的護身玉佩交給秦云。
秦云并不知道林卓心中所想,但林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而他現在確實也有需要,再不接受的話,倒是他自己矯情了。
收下了林卓的護身玉佩,秦云十分感激,“再次謝過林兄了,以后林兄有事只管招呼一聲。”
“那就這么說定了。”
林卓淡然一笑,回道。
告別了林卓之后,秦云便跟張旖文開車離開了會所。
…………
九鼎集團大樓,總裁辦公室中。
“九爺,查到了。張鵬跟那個名叫方哲的神秘人此刻正在青山公園的別墅中。”
秦云正靠在沙發上閉目修神,這時紅鷹推門走進來向張九鼎匯報。
“好!”
張九鼎眼神一凝,隨即點了點頭,又看向秦云,“小秦,那我們現在過去嗎?”
“不錯,現在就過去。”
秦云連忙睜眼站起身來。
在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一抹金色的光芒自他的眼眸之中閃過,眼部靈力以一種奇妙的路徑運轉著。
靈瞳開啟!
是的,此刻秦云的靈瞳恢復了!
先前秦云從林卓的手中拿過那枚玉佩時,突然有一道氣息自玉佩當中竄入了他的體內,這道氣息中夾雜著一股浩然正氣,正好把原本壓制秦云靈瞳的那股邪惡的力量給牽制住了!
那股邪惡的力量被牽制住后,秦云的靈瞳恢復了過來。
目光掃過一旁的張旖文,秦云頓時瞪大了眼睛。
我擦!
這規模!可以呀!
而張旖文看到秦云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立刻臉上一紅,雙手連忙環抱在胸口之上。
張旖文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覺錯了,她總覺得這一刻自己有一種被人看光了的感覺。
“你這么看著我干嘛?”
張旖文環抱著胸口,連忙瞪了秦云一眼,沉聲說道。
被張旖文這么一說,秦云頓時一陣心虛,連忙將靈瞳收起,笑了笑,回道:“沒什么,就突然發現,你挺好看的。”
“扯淡,說的好像我什么時候不好看一樣。”
張旖文哼了一聲。
她可沒相信秦云的話,直覺告訴她,秦云剛剛絕對對她做壞事了!
要是秦云知道此刻張旖文的想法,一定會覺得女人的直覺實在是太恐怖了!
一旁的張九鼎見兩人拌嘴不由的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在他的眼中,張旖文跟秦云的這番作為完全是在打情罵俏。
“好了,外面的兄弟已經召集好了,那我們現在就過去吧,小秦的事情要緊。”
張九鼎哈哈的一笑,說道。
“我也要去!”
張旖文連忙站起身來,提出要求。
張九鼎連忙沉下了臉,說道:“女孩子家家,別什么事情都好奇。”
“爸,你讓我去嘛,說不定我還能幫的上忙呢。”
張旖文撇了撇嘴,連忙上前拉住了張九鼎的手撒起嬌來。
就在這時,紅鷹突然開口說道:“九爺,竟然大小姐好奇,那就讓她跟著吧,我會保護好小姐的。”
“胡鬧!文文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
張九鼎立刻嚴厲的看了紅鷹一眼,呵斥道。
聽到張九鼎的話,紅鷹立刻低下頭去,不敢再多說什么。
但張旖文卻是有些不開心起來,她失落的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悶悶不樂的說道:“那算了吧,我不去了。”
秦云看了張旖文一眼,不由的搖頭一笑,對張九鼎說道:“九爺,其實帶上文文也沒事。”
“真的可以嗎?”
聽到秦云的話,張旖文頓時欣喜的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張九鼎看了看秦云,表情有些遲疑。秦云又對他點了點頭,張九鼎這才說:“那行吧。”
先前秦云來找張九鼎主要是兩個目的,第一是讓他幫忙找到方哲的下落,第二是因為他之前靈瞳被壓制了,無法施展,所以擔心會斗不過方哲他們。
但現在嘛!
張九鼎帶過去的人也就是鎮個場子而已,或許根本用不上他們了!所以,既然張旖文好奇,想去看看,那帶上她也無妨。
………………
青山公園別墅區。
此刻房間內一片漆黑,房間的外面全部蒙上了一層又一層的黑布。
房間中的客廳,一切家具都被搬空了出去。房間的四周點燃著蠟燭,蠟燭的光芒呈幽藍色,將整個氣氛映照的十分詭異。
蠟燭燃燒冒著白色的煙霧,這些煙霧中夾帶著一股尸體的腐臭味。
在最中間,擺著一個法壇,法壇的四周圍著一圈火盆,火盆當中擺著一根又一根的骨頭,而這些骨頭竟然被什么東西點燃了一般,正在冒著詭異的火光。
火盆環繞的圈子中,此刻用鮮血刻畫上了一系列古怪的符文,符文隱隱泛著猩紅色的光芒。
方哲盤坐在火盆環繞的圈子中,在他的面前擺放著一尊奇怪的神像,這尊神像有著三頭六臂,青面獠牙,極為恐怖。
神像的每個頭顱之上又有三只眼睛,而且這三只眼睛此時都冒著猩紅的光芒。而神像中間的雙手中正托著一枚通體雪白的骨牌。
正是之前那枚‘詛咒陰牌’!
此刻‘詛咒陰牌’之上已經滴上了一滴鮮血,鮮血已然浸入了骨牌當中!
在神像的前方還放著一個杯子,方哲臉色慘白,他閉目雙手捏動著法決,手中鮮血滴落在小杯子當中。
而他滴落在杯中的鮮血此刻卻正詭異的干涸著!彷如被一個詭異的存在吸收了一般。
房間之中陰風陣陣,一道猙獰的身影突然從詭異的神像上方升起!
隨著方哲口中法決念動,神像之上飄著的那道身影漸漸清晰起來。
那是一個女人!
女人頭發飄散開來,她掙扎的、怒吼著!
若是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這個女人的臉上還有著一張又一張的嬰兒面孔!
“秦云,你去死吧!”
方哲口中發出一聲爆喝,下一刻,他突然張開嘴,一口血霧再次噴在神像之上。
霎時間,飄在神像之上的那個女人,臉上無數的眼睛開始冒出暗紅色的幽光!
“殺!殺!”
方哲睜開眼睛,臉色蒼白如紙,在他的身上此刻也一樣密布著一層又一層的黑色霧氣!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