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25章癩頭張
    高杰義也算是見多識廣了,金點行是江湖上的老行當,但高杰義就沒有見過靈的,全是用話在蒙人。說的無非是橫豎都解釋的通的話,或者是當時無法證明的,這不過是語言的藝術。
    剛剛方士劫用的就是這個,很簡單,說說好話嘛,大家給幾個銅子兒就當是聽個順心話了。高杰義也是這么認為的,可剛才發生的事卻讓他有點毛骨悚然。
    我的媽,這九星毒奶啊,夸誰誰完蛋啊。
    這太嚇人了。
    高杰義冷汗都下來了。
    “小義兒啊?!睅兹伺苓h了之后,方士劫確定安全了之后,這才放緩了腳步,叫了一聲高杰義。
    高杰義渾身一機靈:“方叔,求求你閉嘴吧,我可受不了?!?br>    方士劫一口氣差點沒給噎死:“什么話這叫,我是讓你別把今天的事兒說出去?!?br>    高杰義第一次這么痛快,立刻搖頭:“不說不說,打死也不說?!?br>    方士劫指著呂杰誠警告道:“還有你,小橙子?!?br>    呂杰誠抱著包子,還不知死活地笑嘻嘻道:“方叔,一碗爛肉面的封口費?!?br>    “嘿,臭小子?!狈绞拷僮鲃菀?。
    呂杰誠趕緊笑著往后跳,這一跳,出事了。
    只聽“啪嗒”一聲后,然后怒吼聲傳來:“誰啊,沒長眼睛啊,誰家孩子啊,就往別人身上撞”
    呂杰誠也嚇一跳趕緊往回縮,高杰義趕忙把他拉回身邊來,緊張問道:“沒事吧”
    呂杰誠搖頭:“沒事?!?br>    但孩子明顯被嚇到了。
    高杰義這才打量面前站著這人,這人皮膚黝黑,面目饑瘦,尤其是光頭上那塊很大的癩痢,特別引人注目。
    這人姓張,大家都叫他癩頭張,常在天橋謀生的都知道他,這人就是天橋一混混,見天兒坑蒙拐騙,不是什么正經人。
    方士劫瞧了一眼癩頭張,說道:“我觀他面相獐頭鼠目,面目可憎,不像是什么好人?!?br>    高杰義翻了個白眼,這特么還需要你看面相
    癩頭張低頭看自己掉在地上的那一碗醬肉,怒氣更重了,抬起頭細細看兩眼面前這幾人,指著呂杰誠罵道:“誰家孩子,沒長眼睛啊啊,把我好端端一碗肉都給撞地上了,碗都給啐了,說吧,怎么辦”
    得,高杰義心里清楚,這是遇上碰瓷兒的了。
    這癩頭張常年干的就是這碰瓷兒的活。
    后世老有人說碰瓷兒起源于古董行,還是起源于潘家園,那些擺攤賣古玩的,會拿著瓷器往人身上撞,或者故意把瓷器放在路上,讓行人不小心碰到,甚至在交易換手的時候故意掉在地上,以此訛錢。
    其實這是不準確的,因為碰瓷兒古已有之,民國時候的潘家園還是農村呢,現在是燒磚瓦的地方,一直要到后世改革開放后才慢慢變成古玩城。
    而且古玩向來價值巨大,能玩得起這個的都是有錢有身份的人,碰瓷兒一般不好使,還很容易碰上硬茬。再不濟,人家非拉著你打官司你折騰的起這時間精力嗎
    最初的碰瓷就是小混混手上拿著個碗,里面裝點包子、醬肉之類的,然后往人多的地方靠,碰到了就往地上一扔,然后要人家賠錢。
    這種東西不貴,也就幾十個銅子兒,鬧不到打官司這種程度,很多人耗不過這種無賴混混,就自認倒霉算了,不過就這么點錢兒。
    這些吃食都是道具,他們之所以選擇包子、醬肉這種東西,就是因為一會兒他們好撿起來,等下還得用呢。得多碰幾道瓷兒,才夠一天的花銷。
    癩頭張摸了摸頭上惡心的癩痢,惡聲惡氣道:“說吧,這事兒怎么平了”
    高杰義一攤手,死豬不怕開水燙:“還能怎么辦撿起來洗吧洗吧再吃唄?!?br>    癩頭張怒了:“嘿,我今兒可算碰上不要臉的了,你家孩子把我東西碰地上了,你們做大人的不打算管是吧”
    高杰義扭頭對方士劫道:“方叔,這人賴上我們了,要不你祝他個長命百歲”
    “咳咳咳”方士劫頓時尷尬咳嗽。
    高杰義笑了笑,又對著癩頭張道:“對,不管了,你打算怎么著吧”
    癩頭張點點頭,臉上露出猙獰:“好嘛,跟我這兒玩賴來了,我今兒讓你瞧瞧什么是玩賴的祖宗?!?br>    癩頭張對呂杰誠呵斥道:“小子誒,你家大人不管你了。但我可告訴你,這事兒沒完,你家大人想賴賬,我只能拿你頂事兒。小子誒,跟我回去吧,我好教你以后怎么長眼睛走路?!?br>    癩頭張用力扒拉呂杰誠的腦袋。
    呂杰誠被嚇得臉色慘白,直往后退,搞的癩頭張力氣使偏了,這一扒拉沒把人拉過去,反倒是把呂杰誠弄了一個趔趄。
    呂杰誠嚇壞了,趕緊躲到高杰義身后,連油紙袋里的包子都在慌忙中掉在了地上。
    癩頭張見沒把人抓過來,三角眼里露出狠色:“小子,還想跑”
    說著,他還要去抓呂杰誠。
    高杰義卻是怒了,雖然他經常欺負小屁孩,還讓他洗馬桶,但是現在見有人敢動他師弟,他無法遏制地怒了。
    見癩頭張還不知死活地過來,高杰義直接掄圓了一個大嘴巴抽上去。
    “啪”的一聲大響,直接癩頭張抽的一個后仰。
    癩頭張都被打懵了。
    就連高杰義自己都覺得手心疼的發麻,可見剛才他這一下有多用力。
    呂杰誠和方士劫也呆住了,高杰義什么時候這么有種了,居然敢打這種流氓混混,他瘋了嗎他惹得起他們嗎
    無論哪個年頭都一樣,老實人怕橫的,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他們這些人都是食物鏈底端的老實人,誰都不敢惹這種橫的流氓混混。
    結果高杰義倒好,直接一把大嘴巴抽上去,今天得出大事啊。
    呂杰誠和方士劫頓時提心吊膽起來。
    癩頭張被抽了一個打耳光,連甩了好幾下頭,這才緩過神來,他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發麻的臉,心中更是憤怒加震驚,霍然轉頭怒視著高杰義。
    高杰義搶在他前面開口,他指著對方的鼻子破口大罵道:“活的不耐煩了敢動我們家少爺?!?br>    吐沫星子噴了癩頭張一臉。
    這句話一出來,癩頭張的將要爆發的萬丈怒火愣是給吼停住了。
    少爺,誰家少爺
    流氓混混敢欺負的都是老實人,真是那種有大來頭的人物,他們惹得起嗎他只是流氓,屬于橫的,還遠不到不要命的程度呢。
    癩頭張看看幾人,他選碰瓷兒對象也是有講究的,他也不傻,真是有人物字號的,他可不敢找死,可眼前這幾個人也不像是有大來頭的人物啊
    可是剛剛高杰義那掄圓了的一個大嘴巴卻也不像是普通人干的出來的啊,他現在臉還麻著呢。這誰家少爺啊
    不說癩頭張了,就連呂杰誠自己也傻住了,誰家少爺大早上刷馬桶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