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39章秦致遠說書
    住【MM .mm.】,!
    秦致遠琢磨了一陣之后,把手伸了出來,說道“拿來。百度MM,更多好看小說?!?br>    高杰義納悶道“什么?”
    秦致遠沒好氣道“你當我瞎???”
    高杰義嘿嘿笑的尷尬“沒想到師父您這么厲害,這都被您發現了。沒錯,我是從隆盛飯鋪給您帶回了點餑餑,就他們的紅糖餑餑,甜得很,我給你拿去哈?!?br>    秦致遠冷冷地看著高杰義。
    高杰義嘿嘿笑著,就是手上沒動作,他還想熬一會兒呢,他也搞不清楚他師父是不是在詐他。
    秦致遠道“你再不把錢拿出來,我可就動手了?!?br>    高杰義一拍腦袋“您說的是這個啊,您不說我都差點忘了這回事兒了。嗨,我就視金錢如糞土的一人兒?!?br>    說著,高杰義又在身上掏摸,突然他臉色一變“哎呀,哎呀呀……”
    秦致遠斜眼瞅他,直接來了一句“你別又給我來丟錢這么一出?!?br>    高杰義繼續掏摸“哎呀……又找著了?!?br>    高杰義從懷中掏出了一個裝的滿滿當當的荷包。
    秦致遠伸出了手“給我?!?br>    高杰義嘿嘿笑著,說道“他非得塞給我,我……我都來不及拒絕?!?br>    呂杰誠看的口水都下來了,這里面得多少錢呀?
    秦致遠從高杰義手上把荷包拿走,說道“幫你保管了,小孩子別拿那么多錢?!?br>    高杰義立馬道“師父,您好歹給我留一個呀,您別全拿走啊,我……我好歹帶小橙子吃碗爛肉面啊,孩子剛受了驚呢。百度MM,更多好看小說?!?br>    呂杰誠一聽有爛肉面吃,戲精又附體了,他抱著腦袋叫喚道“哎呀,師父我頭疼?!?br>    秦致遠掂了掂荷包的重量,然后老神在在道“昨晚上是誰來我這兒騙錢來著,騙來的錢都花完了不成?”
    高杰義頓時啞口無言,他就知道他師父準得逮著這個事兒不肯放。
    “行了,收拾收拾去茶館吧,忙活好一陣了,得開書了?!鼻刂逻h撂下話之后,就進了北屋。
    方士劫趕緊追上前去“哎,老秦,中午飯錢還是我給的呢?”
    秦致遠聲音從里屋傳出來“那就謝謝你請客了?!?br>    方士劫都懵了。
    高杰義在外面低聲道“鐵公雞……”
    呂杰誠都快哭了“師哥,咱是不是又沒錢了?”
    高杰義神秘一笑,拍了拍胸脯,得意道“怎么可能,我就知道老頭兒鐵定不能饒了我這錢,我早留了一手呢?!?br>    呂杰誠兩眼頓時放光“師哥,咱吃頓好的去呀?!?br>    高杰義卻說“這錢你可別瞎打主意,尤其不能讓咱師父知道,這錢呀,是給你六哥娶媳婦用的?!?br>    呂杰誠面露苦色道“可這也不夠呀,娶媳婦得好多錢呢?!?br>    高杰義笑著道“放心,咱有法子?!?br>    ……
    下午,王八茶館。
    秦致遠又回到了茶館,到茶館的時候老書座兒都來了,一百零八條板凳也差不多都坐滿了。
    劉八還在第二排的桌子邊上坐著,見著秦致遠等人安然無恙,他也就放心了。
    那個嘴快惹禍的書座兒,也沒臉待了,自己偷偷溜走了,都沒瞧見人。
    方士劫也來茶館了,給飯錢是不可能給的,只能免費請他聽段評書,反正前面也說好的。
    方士劫也沒辦法啊,只能來了唄,就他今兒這張嘴,就跟開過光似的,他也不敢去給人家看相,在家也是躺著,還不如來聽評書呢。
    方士劫坐在邊上,招呼伙計“給我拿點瓜子花生,再拿點果脯,哎,再來壺好茶,你們這兒有什么好的都上上來吧?!?br>    伙計趕緊把東西都擺了上來,好模好樣一大桌呢,排場比劉八還大?;镉嫲褨|西都上好了之后,在一旁垂著手笑道“方先生,您一會兒是給現錢呢,還是記賬呢?”
    方士劫指了指臺上還在抽水煙的秦致遠,道“記在那個老家伙賬上?!?br>    伙計道“前面秦先生吩咐過了,您點的東西不許記在他的賬上?!?br>    方士劫愕然地看著臺上的秦致遠。
    秦致遠對著他抬抬下巴,露出和善的笑容。
    方士劫再看滿桌的吃食,腦子頓時一懵。
    呂杰誠和高杰義搓著手特別不好意思地主動過來幫忙吃了,方士劫很想打這幾個不要臉的師徒一頓。
    秦致遠抽著水煙還跟臺下觀眾聊著閑天,真正高級的演員沒那么多程式化的東西,說書嘛,重在跟觀眾交流,這年間許多藝人跟觀眾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上臺來單問候閑聊都得好一陣呢,可沒后世明星演員那么大架子,出門都帶保鏢,被問候了都不理人的。
    秦致遠跟觀眾瞎扯著淡。
    有書座兒問了“秦先生,剛聽說天橋菜市的汪老魚帶人來茶館了,您沒事吧?”
    秦致遠吐出煙霧,他的水煙里面加入了薄荷甘草水,抽起來可以清涼降火,還有清新之感。他笑了笑說“沒什么,不過是隨便敘敘舊?!?br>    書座兒道“真沒事兒嗎?那可不是個好惹的主兒,兇著呢,您要是跟他有什么過節,您跟我言語一聲,我認識人,可以幫你們說合說合,擺個和頭酒?!?br>    秦致遠笑道“謝謝您了,真沒事,他聽人說我練過武,所以來找我比劃比劃,相互切磋,增進武藝呢?!?br>    眾人新鮮了。
    “秦先生,您還真會功夫???我還一直以為您是嘴上把式呢?”
    “哈哈哈……”眾人大笑,茶館里面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秦致遠得意道“那是呀,我這一身的把式也不是虛的?!?br>    劉八也跟著起哄“秦先生,那您說您跟他是怎么交手的???”
    “那可有的是說了?!鼻刂逻h深吸一口水煙,把眾人胃口都吊起來了,他才緩緩吐出來,道“那小子不講究啊,他還不等我站好,上來就是一招黑虎掏心直奔我胸口,我是眼疾手快,反手就是一招白鶴亮翅擋了過去。他一看一招沒打中我,干脆發了狠,雙膀一晃是力有千鈞吶,一個青龍出海就奔著我面門來了。我一看我英俊的臉龐可受不了這個,說時遲那是快呀,我是一個燕子三點水,我是唰唰唰……”
    高杰義手上抓著的果脯直接掉在了桌上,失神喃喃道“我是被剽了嗎?”
    呂杰誠嘴巴也張的好大,他師父是真有種,還惹人家呢?
    此時,茶館外拉洋車的金大毛剛送了個老書座來這兒,拿了錢,往里面瞧了一眼熱鬧,這一眼卻把他給看的愣住了。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