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54章現大洋


  王一強仔細打量這個紫檀木盒子,看起來就很高級啊,上面還雕刻了圖案,果然不是人間凡俗物品。
  高杰義從汪老魚那兒騙來的錢,大頭都給秦致遠了,自己只留了一點點,這次大部分都砸在這個盒子上了。
  高杰義裝模作樣地打開紫檀木盒子,看了一眼,疑惑道:“咦……”
  這一聲,又讓王一強提心吊膽起來了。
  高杰義自言自語道:“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只有一個寶物,可這有兩個緣主啊?!?br>  這話一出,王一強心中頓時大跳起來,他又想起了前面那個算命先生說的話。難道這個寶物是屬于旁邊這個人的,而自己要奪走他的氣運?
  高杰義對金單道:“奴心,再開寶圖?!?br>  金單冷冰冰道:“打不開了?!?br>  “嘶……”高杰義吸了一口涼氣,犯難道:“可這要給誰呀?”
  李壽海見狀立馬道:“當然是給我的呀,老神仙,我可是常做善事,誠心禮神的?!?br>  “這……”高杰義面露難色。
  王一強心中頓時就緊張起來了,他趕忙問道:“老神仙,這里面的寶物到底是何物???”
  高杰義笑道:“瞧我,把正事兒給忘了,都沒看是什么寶物呢,說不定你們有人根本用不上呢?!?br>  高杰義取出盒子里面的紙張,攤開來,看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合上了,他重新把紙張折疊起來,然后道:“是一個爐子的制作圖,但是模樣有些怪異,跟我們目前用的不一樣,上面寫了一句話,此乃天賜新煤爐,可放室內取暖用火?!?br>  聽了這話,王一強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他就是開鐵工廠的,太懂行了?,F在市面上全是煤球爐子,往外冒黑煙的,這種玩意兒沒人敢放在家里,煤煙太重了,而且容易煤氣中毒。白天還行,還可以大開著門,但是晚上不行啊,開著門就不保暖了。
  所以一到晚上,大家伙兒都得把煤球爐子給封上,端到屋外去,房間里面還是凍得跟冰窖似的。北方的冬天多冷啊,尤其是晚上起夜,這誰吃得消?
  可是這個天賜的新爐子居然能把爐子放在家里取暖用火,馬上就到冬天了,這款東西要是做出來得賣的多好啊,這得賣多少錢啊。
  王一強心臟撲通撲通在跳,自己果然是一生要強啊,居然有這種氣運。
  高杰義笑了兩聲,看看兩人,道:“是個爐子的制作圖,哈哈……如果你們二位家里沒有相關的買賣,那還是用不上的?!?br>  李壽海立刻道:“我有啊,我家就是開鐵工廠的,我……我……我正好家里買賣遇到難處,要是有這天賜神圖,我家買賣就能保住了,我還能發大財呢?!?br>  這話算是說到王一強心坎兒里了。
  高杰義道:“原來貴客家中正是開鐵工廠的啊,想來這便是我那道友天賜寶物的用意了,來?!?br>  高杰義舉起了盒子。
  王一強卻跟貓被踩了尾巴一樣,立刻跳了起來:“等會兒?!?br>  高杰義疑惑看他。
  王一強急忙道:“我家里也有鐵工廠,就開在永定門旁?!?br>  “???”高杰義愣住了。
  李壽海跳著腳道:“怎么你家也開鐵工廠???你家怎么不造大炮呢?怎么你家啥買賣都有?你家住大海旁啊,啥買賣都做?”
  王一強也來脾氣了,他本來也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泥腿子出身,鐵匠能有幾個是脾氣好的?
  王一強罵道:“關你屁事,我家開鐵匠鋪子都開好幾輩兒了,到我這一代才開成工廠的,我們這是世代相傳的手藝,你懂個屁?”
  李壽海也罵道:“我們也是世代相傳的手藝,你了不起個啥?”
  王一強非常嫌棄地看著李壽海:“就你這個敗家玩意兒?耍錢把家產都耍光了,還好意思在這里要什么神圖,你要點臉行嗎?”
  李壽海頓時心虛:“你……你認識我?”
  王一強沒好氣道:“要點臉就趕緊滾蛋?!?br>  李壽海梗著脖子道:“我不滾,我就靠這個翻身了,我……我……老神仙,只要您能把這神圖給我……我拿出300大洋,我捐給南洋百姓?!?br>  王一強微微一滯,然后問道:“你有那么些錢嗎?”
  李壽海道:“我賣房子去呀,我家房子還值個六七百大洋呢,我捐一半給南洋百姓,剩下的錢我當本錢,造爐子翻本。你我都是買賣人,馬上就入冬了,只要工廠開工快,一個冬天我就能把錢都賺回來,接下來全是純利了?!?br>  王一強頓時猶豫起來了,這可不是一筆小錢啊,但是誠如李壽海說的那樣,真要是開起工來,就憑著這爐子能放在家里取暖這一點,就能給自己賺到大錢啊,這……
  王一強咬了咬牙問高杰義:“老神仙,您這圖能給我看一眼嗎?就一眼?!?br>  高杰義還沒說話呢,李壽海就罵罵咧咧道:“去你大爺的吧,還瞧一眼,你咋不說讓你照著圖紙直接做一套出來呢?”
  王一強被噎了個夠嗆。
  高杰義只是微笑著不答,但是他心里對李壽海卻是滿意的很,這小兔崽子太棒了,真不愧是個優秀的相聲藝人。
  李壽海拍著胸脯:“老神仙,您就把圖紙給我吧,您放心,我家里房子兩進的大四合院,放平時至少能賣一千大洋以上,我著急賣,八九百大洋肯定沒問題。我撂句實底在這兒,我捐四百大洋給南洋百姓,只要您能讓我家里買賣起死回生,我怎么著都成?!?br>  李壽海算是一下子把王一強給逼到墻角去了。
  王一強本來就有賭徒性子,他要是沒這性子,當初賣房子借錢盤下工廠的事兒也就不會有了,那是他的第一次發家,現在是第二次。
  王一強沒有太聰明的商業頭腦,但是他也知道這爐子的珍貴,一旦面世,那火熱程度就不是其他爐子能比的,這買賣太大了。
  誰能搶占先機,誰就能大發特發。
  王一強咬了咬牙,又想到了平日里供奉的各路神佛,那虔誠的勁兒就別提了,他相信他自己有神靈庇佑。又想到了今日那算命先生說的話語,又想到了剛剛這位南洋憋寶師所展現出來的一幕幕神奇之處。
  他的賭徒性子再一次爆發出來了,他用力咬了一下牙,他盯著高杰義的眼睛道:“老神仙,四百現大洋,我現在就可以捐給南洋百姓。不用等,我今兒就可以在柜上支出來?!?br>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