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67章上門提親
    搞完了一切,高杰義扛著錢,帶著人就朝著京西藍靛廠宋家殺過去了。
    而藍靛廠火器營的宋家也正在發生一場大災難。
    腦震蕩的佟小六也沒法再躺著了,他直接被宋老大從床上給揪起來了,要不是怕吃人命官司,宋老大直接就把佟小六給滅了。
    也幸好佟小六已經被人打成了這個鬼樣子,不然宋老大也饒不了他,不過就算如此,佟小六也狠狠挨了兩下,佟小六是真的慘,這一天天倒霉催的。
    現在佟小六和大蓮都跪在大堂里面。
    宋老大氣的眼前一陣陣發黑,癱在椅子上不停地撫著胸口,氣都快上不來了。他媳婦,也就是宋大娘趕緊給他倒水,給他順氣。
    宋老大是怎么都沒想到這個平日里聽話乖順的小侄女,竟然敢做這么大膽和無恥的事情,他都給氣瘋了。
    宋老大拍著桌子,咆哮道:“老三回來沒?回來沒?”
    喊完之后,宋老大又突然咳嗽起來,咳嗽的面紅脖子粗的。
    宋大娘趕緊過來給他順氣。
    大蓮跪在地上,滿心的不是滋味。
    佟小六現在頭暈的厲害,要不是害怕大蓮一個人承擔這些,他早一頭暈過去了,可是他也沒法解釋。人家根本不相信他啊,他都睡大蓮床上了,這還解釋個屁啊,宋老大都想把他浸豬籠了。
    宋大娘一邊給宋老大順氣,一邊道:“別動怒了,小心氣壞了身子?!?br>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宋老大更生氣了:“我能不生氣嗎?我能不生氣嗎?這丫頭還沒出閣,就敢把男人往房里帶,還過夜了,這個沒有廉恥的丫頭,簡直敗壞了我們宋家的門楣,我……我恨不得把她活活打死?!?br>    大蓮流著眼淚,她臉上也有巴掌印,剛才也挨打了,她哭著解釋道:“大爺……大娘……我沒有,小六哥哥……他昨晚受傷……我……我就是帶他來過個夜?!?br>    “狗屁?!彼卫洗笈淖雷?,站了起來喝罵道:“你當我是小孩子不成?孤男寡女待一個房間一晚上,養個屁傷,他要養傷,不能回自己家嗎?”
    大蓮頓時啞口無言。
    宋老大氣急了,抓起桌子上的杯子朝著大蓮就砸了過來。
    “??!”大蓮頓時驚叫。
    佟小六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力氣,竟然跪在地面往前一躍,擋在了大蓮身前,杯子砸在了佟小六身上,佟小六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悶哼聲。
    “小六哥哥?!贝笊忬@叫道。
    “我沒事……”佟小六勉強擠出笑容,然后對宋老大虛弱地說道:“有什么沖我來,跟她沒關系?!?br>    宋老大更怒了:“好一對不要臉的狗男女,到我跟前表演郎情妾意來了,我打死你們兩個,我今天就算要吃人命官司,我也要弄死你,我?!?br>    說著,宋老大就起身找棍子,他要殺人了,他今天。
    宋大娘趕緊去攔他。
    就在此時,高杰義一行人緊趕慢趕終于是趕到了宋家大門口了。
    高杰義對報信的劉小四說道:“你趕緊去照我的吩咐做,回來之后,我再賞你一塊現大洋?!?br>    “得嘞,您瞧好吧?!苯疱X的力量是偉大的,劉小四就跟打了雞血似的,一溜煙兒就跑沒影了。
    方士劫問道:“你讓他干嘛去了?”
    高杰義擺擺手:“別問那么多了,趕緊敲門吧,時間長了,我怕六哥吃虧?!?br>    “對對對對?!蹦嵌斱s緊點頭稱是。
    呂杰誠上前敲門。
    “篤篤篤……”
    呂杰誠出聲喊道:“勞駕,家里有人嗎?”
    大堂里面,宋老大正找東西準備打人呢,忽然聽得門口有敲門聲音。
    “誰?”宋老大扭頭看向門外。
    宋大娘疑惑道:“不會是老三兩口子回來了吧?”
    宋老大大聲道:“那你還抱著我干嘛?還不快去開門?”
    “哦?!彼未竽镞@才松開宋老大,然后趕緊跑去開門。
    宋老大怒氣未消,指著大蓮罵道:“不要臉的丫頭,我看你爹回來怎么收拾你?!?br>    大蓮低著頭抹眼淚,一句話都沒有。
    佟小六神情甚是尷尬。
    宋大娘去院子開門,剛一開門,她就愣住了。
    高杰義見門開了,臉上頓時就堆滿了笑容,他抱拳爽朗地笑著,大聲道:“恭喜呀,恭喜呀……”
    宋大娘懵了,剛還要死要活的,這哪兒就上門恭喜了?
    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嘛,高杰義臉上的笑更多了。
    旁邊的幾人臉上也擠著笑,這特么叫個什么事兒,秦致遠都想上去給自己徒弟一腳了。
    高杰義燦爛地笑著,大聲道:“這位想必就是親家大娘了吧,幸會幸會?!?br>    宋大娘腦子一懵,怎么親家大娘都出來了,這人誰???
    房間里面的宋老大也聽見了,他頓時臉都綠了,他盡想著要收拾這對狗男女了,都忘了今天房少爺要上門來相親啊。
    這不會是人家上門來了吧,這要是被撞見了,那還得了?
    宋老大顫抖著手,悲憤怒指著大蓮,他都氣瘋了,可最后也沒打下去,時間緊迫,哪里有功夫打人啊,他趕緊跑出去看了。
    高杰義卻是臉皮厚的很,而且很自來熟,自己就帶著人擠進門了,還沒等宋大娘反應過來,一群人都進來了。
    宋老大也跑了出來,本來心中惴惴的他,見到這些人頓時就是一懵,這都是些什么人???
    高杰義一見宋老大,臉上笑容更燦爛了,拍著馬屁道:“哎呀,哎呀呀呀,哎呀呀呀呀,這位氣度不凡的老先生,一看就知道是飽讀詩書的大文化人啊,您一定就是親家大爺吧?”
    旁邊人都翻著白眼,這馬屁拍的太不要臉了,這老家伙哪里有半點氣度不凡的樣子了?
    宋老大當時就是一愣,問道:“你是誰???”
    高杰義笑道:“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正所謂有情人終成眷屬,是前生造定事,莫錯過姻緣啊?!?br>    宋老大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問道:“你到底想干嘛?”
    高杰義道:“聽聞貴府上宋家姑娘,賢良淑德,遠近聞名,我特地為我那哥哥來相親來了?!?br>    宋老大頓時一怔:“您哥哥是……”
    高杰義瞥了瞥房屋里面。
    那二爺都急的不行了,眼睛一直在亂飄呢。
    高杰義試探性問道:“我家哥哥跟貴府小姐兩情相悅,怎么,他今天沒在這兒嗎?他沒在房內嗎?”
    宋老大頓時大怒:“你們是那個不要臉的小流氓的家里人?”
    高杰義頓時心中一沉,媽呀,六哥真干了這種偉大的壯舉啊,牛逼呀。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