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97章嚇尿了


  汪老魚尿都給嚇出來了,這還沒怎么著,就要殺人???
  他們這些流氓混混都是好勇斗狠之徒,也喜歡耍光棍,但是殺人的買賣可沒幾個人敢做,北京城可是個首善之都,誰敢隨意殺人放火?
  就他們這么橫的混混,也只敢把人打一頓,頂多是把一個沒有跟腳的小人物打成殘疾,殺人他們可沒這么大的膽子。
  但是汪老魚可不敢懷疑眼前這人不敢殺他,這他娘的可是個劍仙啊,這是神仙啊,有什么事兒是神仙不敢干的???
  汪老魚癱在地上,渾身顫抖,冷汗如瀑,他很想求饒,可是張開了嘴巴卻是什么話都說不出來,巨大的恐懼已經讓他無法出聲了。
  汪老魚后面的馬三兒也好不到哪兒去,也給嚇懵了,汪老魚今兒要是死了,他肯定也難逃死劫。
  高杰義也點點頭,對著金單的背影道:“是,老爺,殺就殺了吧,反正留著他對我們也沒什么用,再說這個人也不老實,不會誠心為我們效命的?!?br>  在這生死一瞬的緊要關頭,汪老魚腦子里靈光乍現,懸而又懸之間馬上脫口出來一句話:“但有差遣,我是萬死不辭啊?!?br>  說罷,汪老魚一個頭狠狠砸在了地上。
  金單卻淡淡說道:“這個人……不老實……”
  汪老魚渾身一顫,連毛孔都縮起來了,渾身不寒而栗。
  “殺……”金單淡淡出了一聲,手上折扇輕輕一晃,飛劍頓時盤旋起來。
  汪老魚直接嚇懵了,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巨大的恐懼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喉嚨,讓他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后面的馬三兒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量,他往前一撲,蹦到了汪老魚前面,伸出雙手,擋在了他前面。
  就這一下,高杰義差點沒給嚇尿了,他們可是銀槍蠟頭,中看不中用啊。
  高杰義趕緊道:“老爺,這人雖然有些小心思,但是也并非毫無用處?!?br>  “怎么說?”金單也順勢收起了盤旋的飛劍,主要是他今天才剛開始學絲法門的戲法,還沒有練的很熟練,堅持不了多久。他倒是沒高杰義那么害怕。
  高杰義趕緊躬身道:“老爺,您別忘了少爺和我還都是茶館里的評書學徒啊……”
  高杰義說完這句話,金單就沉默了。
  汪老魚這才從死亡的恐懼中緩過來,便立馬磕頭如搗蒜,在這生死關頭,他可顧不得什么顏面:“神仙老爺,神仙老爺,以后少爺就是我祖宗,他讓我往東,我就絕不往西,我任憑差遣?!?br>  馬三兒也怔怔看著高杰義。
  高杰義對著汪老魚道:“如果你這次再有二心怎么辦?”
  “我……”
  汪老魚剛準備表忠心,卻聽見金單說了這么一句。
  “有二心又如何?不過一劍而,萬里之遙,也不過一道神念?!?br>  聽了這話,汪老魚更是把頭深深埋在地上,完全不敢抬起來。
  見到這場景高杰義松了一口氣
  金單也松了一口氣。
  馬三兒也吐出一口氣,冷汗都出來了,真是嚇人啊。
  可高杰義卻沒打算這樣就結束了,他又道:“老爺,這老小子這次可是犯了忌諱,咱們要是這么簡單就放了他,恐怕他不會長記性啊?!?br>  金單也鬧不懂高杰義想干嘛,不怕露餡???他道:“你自己看著辦,我先走?!?br>  馬三兒抬起頭,看著金單的背景。
  只見金單走向了陰影籠罩的墻壁,往黑處一鉆之后,人就不見了。
  馬三兒嚇得渾身一顫,又想起了幼年時候村里老人常說的神仙飛天遁地的法術。
  金單已經走了,就不容易穿幫了。
  高杰義在汪老魚身邊蹲下來,笑著問道:“喲,汪老爺,還跪著呢?”
  汪老魚抬起頭,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他道:“爺,您說該怎么著吧?!?br>  高杰義站起來在路邊撿了兩根不知道誰掉在地上的劈柴,扔在汪老魚的面前,他道:“來,一人一根撿起來?!?br>  “???”汪老魚扭頭看高杰義。
  “撿起來?!备呓芰x喝了一聲。
  汪老魚不敢怠慢,立刻撿起地上的劈柴,給了馬三兒一根。
  這兩人手里拿著劈柴,對視了一眼,然后又同時扭頭看高杰義。
  高杰義淡淡說道:“用劈柴互相抽對方的臉,什么時候打斷了,什么時候就好了,這也是給你們長長記性?!?br>  這回兩人倒是沒說什么求饒的話,雖說這兩人是很慫的混混吧,但畢竟也是京津一帶的混混,還是有那么一點光棍精神的,現在能逃得一命就很好了,挨打也是應有之意。
  “來吧?!蓖衾萧~對著馬三兒來了這么一句。
  馬三兒也拿起了棍子,他道:“魚爺,您先來吧?!?br>  汪老魚哭笑不得道:“這會兒就別客氣了?!?br>  他掄起劈柴就朝著馬三兒臉上來了一棍,倒是也沒留手。
  “啪”的一聲,馬三兒疼的臉都扭曲了,打身上還能忍,臉上可是嫩肉,可疼著呢。
  馬三兒也給汪老魚臉上來了一下,汪老魚疼的翻了個白眼,他大叫一聲:“嗷……打……打得好?!?br>  汪老魚又給馬三兒來一下。
  馬三兒也大叫:“打得好?!?br>  這就是京津一帶的混混,挨打得硬氣,要大聲叫好。只不過別的混混都不喊疼,這倆不夠光棍,忍不住疼。
  兩人互打了好幾下,實在忍不住了,這劈柴完全沒有裂開的跡象啊,劈柴是燒火用的,都很硬實。
  汪老魚低聲抖著嘴巴道:“三兒,來個狠的吧,不然扛不住啊?!?br>  馬三兒也不廢話,直接狠狠一棍子過去。
  只聽咔的一聲,棍子斷了,汪老魚直接一個白眼暈了過去。
  馬三兒一看,傻眼了,汪老魚暈過去了,他是痛快了,可自己咋辦,自己這根劈柴還沒打斷呢。
  馬三兒抬頭看高杰義。
  高杰義抬了抬手,道:“自個兒來吧,就別勞我動手了?!?br>  馬三兒等得就是這句話呢,馬三兒也光棍,直接照著自己腦袋上來了個狠的,他也兩眼一翻,倒在了胡同里面。
  高杰義輕輕哼一聲,也不再看地上兩人。他走到前面被飛劍轟塌的墻壁后面,找到了灰頭土臉的呂杰誠,前面那個墻壁倒塌的機關就是他啟動的,呂杰誠對著高杰義嘿嘿一笑,高杰義摸了摸他腦袋。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