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102章談判

  這年代很重規矩,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各行各業也都有自己的規矩和守則。這年頭的行業可跟后世的不一樣,后世的行業協會,那都是鬧著玩的。這年頭的行業是很保守的,就跟一個大家庭一樣。
  尤其是這些傳統藝人行當,都是有師承的,師徒如父子,行業的門長就跟大家族的大族長是一樣的,族長能行使的權利他也差不多也都能行使。
  門長擁有最厲害的權利就是清門,就是驅逐出這個行當,從今往后,你再也不能入我們這個行當,也不能靠著這個吃飯,你以前認的師父也不再是你的師父,這比逐出師門可嚴重太多了。
  相聲門是如此,評書門也是如此,這年頭大多數行當都是如此。
  而今兒,就是相聲門跟評書談判的日子,相聲門嗆行太多次了,早就把評書門惹得惱火死了,也早就想跟相聲門正式談談這事兒了。
  正巧,昨兒劉月鵬把李壽海給抓了,劉月鵬是個脾氣火爆的人,直接把這事兒給鬧大了,評書門也正想跟他們談判,借著這事兒就開始了。
  這就是導火索。
  可憐悲催的李壽海估計要被火燒死了。
  高杰義和呂杰誠也跟著秦致遠去了。
  一路上,高杰義一臉悻悻然,呂杰誠則是一邊啃著豬肘子,一邊斜著眼睛看高杰義。
  今兒談判的地方就在三義軒,整一個上午都被他們包下來了。評書門的那些大輩也都來了。
  評書門現在的門長是潘誠立,他是北京評書研究會的會長。潘會長已經四十多了,身材瘦削,鼻子上架著一副眼鏡,很有知識分子的派頭。
  他是評書一門的門長,現在要跟對方談判,也得要他來壓陣。評書門這邊來了潘會長,相聲門那邊自然也不能弱了,他們的門長瞪眼玉子裕德隆也來了,裕德隆真不愧瞪眼玉子這個外號,眼睛比牛還大,高杰義都擔心他閉不上眼睛,這么大眼睛多費眼皮啊。
  沒錯,高杰義他們也到了,秦致遠作為能在王八茶館說書的頂級評書名家,在這里自然是有一席之地的,至于高杰義和呂杰誠這兩個學徒在秦致遠身后站著就行了。
  秦致遠依舊是在抽著他的水煙,叭叭兩口,吞云吐霧問身邊的潘會長:“老潘,怎么回事???”
  潘會長輕輕嘆了一聲,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苦笑道:“總歸是得有這么一出,大家心里都憋著火,總是要解決的唄,被月鵬那么一搞,得了,直接上明刀明槍了?!?br>  劉月鵬也在旁邊站著,雖說他現在也是個很有名氣的評書藝人,但是今兒坐著的都是大輩兒,他輩分不夠,可沒坐下的資格。
  他現在聽得老大不樂意了,便道:“師父,什么叫被我這么一搞啊,是他們相聲門的人做的太過分,一而再再而三,蹬鼻子上臉,那小子還編排您的私生活,這不砸我們的臉來的嘛,他還說您在外面有個小兒子私生子呢。這也太過分了,對吧,小橙子?”
  “???”呂杰誠心虛的厲害,干笑道:“哈哈……哈……哈哈……”
  秦致遠看了看自己小徒弟的模樣,眉頭皺了皺。
  高杰義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秦致遠扭頭看自己的大徒弟,正巧見高杰義摸鼻子,秦致遠當時就是一聲冷哼:“哼?!?br>  高杰義面色一僵。
  劉月鵬立馬道:“師父您別什么都不在意啊,您看我秦叔都瞧不過眼了,是吧,秦叔?!?br>  “哼?!鼻刂逻h又是一聲哼,他再瞧不出來這事兒跟他這倆徒弟有關系,他就白養這倆王八蛋這么多年了。
  “唉?!迸藭L搖頭嘆息:“罷了罷了,趁著這次也把嗆行這事兒給論論清楚?!?br>  劉月鵬提醒道:“師父,您待會兒可不能做老好人,這回可是他們理虧?!?br>  潘會長道:“行了,就不用你來提醒我了?!?br>  劉月鵬點頭笑道:“哎,得?!?br>  人慢慢的多了起來,相聲門和評書門涇渭分明,這三義軒布置的也很有意思,人家掌柜的還特意讓伙計把桌椅分開擺,中間留一條長長的過道,正好有種對峙的感覺。
  評書門的大輩兒和名家也來了不少,小輩兒們全都在后面站著,前面那二十來條椅子全都被大輩兒們坐著了。
  相聲門那邊也差不多,相聲門現在當家做主的是德字輩的藝人,相聲八德也來了四位,為首的裕德隆坐在左上首,跟潘會長并列而坐,兩人中間隔著一張桌子。
  茶館大廳里面有些吵雜,大家都在說話聊天,但是評書門和相聲門兩家之間是沒有人交流的,都在敵視著對方。
  茶館的伙計倒是忙活的很,給這位倒點水,給那位添點水果,一直在兩邊團團轉。
  瞪眼玉子抽完了一只卷煙,把煙頭扔在地上,才對潘會長道:“我們這邊人差不多都齊了,您這邊呢?”
  潘會長瞧了一眼之后,微微頷首道:“我們也差不多了?!?br>  瞪眼玉子道:“既然如此,那要不我們就開始吧?!?br>  潘會長道:“好?!?br>  瞪眼玉子客氣道:“您請?!?br>  潘會長道:“還是您來吧,這亂糟糟的?!?br>  瞪眼玉子瞪著眼睛盯著相聲門那邊的人。
  高杰義嚇一跳,哇,眼睛更大了耶。
  瞪眼玉子喝道:“都安靜一下?!?br>  相聲門人很給面子,瞬間都閉嘴了。
  只有評書門的人還在吵雜,他們可不會給相聲門的人面子,本來今兒他們就是找茬來的。
  瞪眼玉子神色微微一凝,臉色有些不好看了。
  相聲門人臉色也難看了起來,有人冷嘲熱諷道:“這些說書的可夠有規矩的,會長還沒說話呢,他們自個兒倒是熱鬧了?!?br>  有說話的,就有捧哏的,別讓話掉在地上也是相聲藝人的職業修養:“不自個兒熱鬧起來,怎么能說書呢,他們但凡有個朋友不就說相聲去了嘛?!?br>  得,諷刺中還抖了個包袱。
  高杰義嘴角憋了點笑。
  可這話卻是把評書門人給惹毛了。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