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114章相聲行齊說英雄雷二爺
雷畢一覺睡醒就差不多到中午了,他平常時候睡的不多,都是早睡早起,天剛亮就會起床去吃早點。
但是只要一受傷,他就很嗜睡,傷的越重他就睡的越沉。曾經有一次在天津,鐵拐雙斧鄭生秀遭人暗算,人家開了汽車來撞他。
雷畢及時推開了鄭生秀,鄭生秀是沒事了,可雷畢卻是替他狠狠挨了這一下撞,這一下差點沒給他撞死。連鄭生秀都以為這小子要這么過去了,可他睡了三天三夜之后,竟然又醒了過來,后來還都恢復了。
原本在鍋伙里跟著鄭生秀混飯吃的小混混是有不少的,雷畢也是其中之一,也是因為這出,鄭生秀才收雷畢為義子,兩人以父子相稱。
鄭生秀也是在這之后,才發現了雷畢身上的特異之處,這小子不僅痛覺反應遲鈍,而且身體的恢復力還比一般人強很多。
這簡直就是天生的混混材料,鄭生秀真感覺自己撿到寶了。
雷畢這次跳寶案子,被人打斷了一條腿,傷的是挺重的,換做一般人早躺著動不了了,可是雷畢在經過冷血一諾孫無藥的治療之后,再加上他狠狠地睡了一覺,現在已經恢復不少了。
他都能自己拄著拐走了,要知道他腿骨可是被人給打碎了,這才沒兩天就不用靠別人扶了。
自己能下地走了,雷畢就待不住了,不想再窩在房間里了,就想要出去走走。鄭生秀不放心他,畢竟這里是京城,他們在這里半點跟腳都沒有,萬一遭人暗算,那可受不了。
鄭生秀就陪著雷畢一起出去,雷畢的腿是斷了的,走路只能靠拐杖。而鄭生秀的外號叫做獨腿雙斧,他的腿也是瘸的。
這一老一少的腿都有毛病,走路上跟倆殘疾人似的。
他們住的是天橋這邊的一個小客棧,走出來兩步就到天橋了。
鄭生秀問道:“兒啊,你想去哪兒逛逛???”
雷畢回道:“去熱鬧點的地方,我在屋子里都快悶死了?!?br> “行啊,那咱爺倆走吧?!?br> 天橋還能缺熱鬧嘛,到處都是雜耍賣藝,練攤賣貨,到處都是人。
這爺倆也沒想著買東西,就是湊湊熱鬧,看看人氣。
江湖買賣都是分文武的,文武買賣要分開,變戲法、練雜耍、打把勢賣藝都屬于武買賣,特別吵,因為人家在開始做買賣前都要敲鑼打鼓招攬客人。
像看相算命這種是文買賣,人家正輕聲細語跟客人聊命運呢,結果你一通敲鑼打鼓,算命先生扯著嗓子別人也聽不清你說什么,你還讓別人怎么做買賣?
所以文武買賣必須要分開,不然都沒法開張了,而且買賣分開的距離都有規定,各家買賣相隔要超過一丈遠,這叫相挨相,隔一丈。
這爺倆來這兒閑逛,看看這個玩雜耍的,噴噴火焰,頭上頂個大缸,拿個大鼎;再看看那個耍猴戲的,領著猴子逗著玩。
爺倆看的有滋有味的。
逛著逛著,爺倆發現有人在撂地說相聲。
北京是相聲的發源地,但是天津卻是相聲的興盛地。天津是九河下梢,曲藝窩子。曲藝行都是學藝在北京,成名在天津,天津的觀眾是很懂行的,只有征服了天津觀眾,你才敢說自己是個蔓兒。
所以天津的老少爺們都很喜歡聽曲藝,自然也喜歡聽相聲,雷畢便拉著鄭生秀往里面湊。
這對相聲藝人是撂地在明面上說的。那種擺著桌子、醒木、折扇這些裝備的相聲,都是后來才加的,都是相聲進茶館之后才有的,撂地的時候是不會擺這些裝備的。
因為麻煩。
現在撂地的兩個相聲演員就站一起,是面對面說的,因為撂地的時候觀眾是四面八方圍著的。
茶館園子里面的演出是有舞臺的,觀眾是坐在一面的,演員當然都要沖著觀眾了。
所以真正最傳統的撂地時代的相聲,相聲藝人兩個人都是面對面說的。
雷畢和鄭生秀過去湊熱鬧,才聽了一耳朵當時就愣住了,倒不是人家說的有多好,而是人家說的內容讓他驚愕。
逗哏的:“嘿,那當然是雷畢雷二爺了,不然你以為是你家老子我呀?”
雷畢聽得當時就是一愣,怎么還有自己的事兒,同名嗎?
鄭生秀也聽得一呆。
捧哏擺手道:“您呀,別老占我便宜。再說了,這雷畢雷二爺又怎么了,人家又干嘛了?”
逗哏道:“人雷二爺是天津人,前段時間剛來咱們北京,來的路上遇見劫匪了,呵,搶了一千多塊大洋了呢?!?br> 捧哏嚇一跳:“嚯,雷二爺出門帶那么些錢???”
逗哏道:“什么呀,是劫匪就帶了這么些錢?!?br> 捧哏的傻了:“???劫匪被搶了?”
包袱響了,旁邊人都笑了。
雷畢和鄭生秀面面相覷,這是哪一出???
倆相聲藝人還在說,時不時就會冒出關于雷畢雷二爺的段子,說的都是雷二爺的英雄事跡,雷畢都聽懵了。
鄭生秀拉著雷畢出來。
雷畢問道:“爹,這是嘛回事啊,我……我干嘛了?”
鄭生秀也很納悶:“我上哪兒知道去???”
兩人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剛走出來,又見著前面有人說相聲。
兩人不信邪,又過去聽了一耳朵,竟然還是在說雷畢的英雄事跡的。
兩人都瘋了,最后去了茶館吃了點東西,茶館也有一對相聲藝人,還是挺出名的那種,居然也是在說雷畢的事兒。
逗哏的道:“那雷二爺可不一樣,那明察秋毫的本事跟包公似的,誰能瞞得過他?人上茶館喝茶去,就要一壺好茶,次的可糊弄不了人家。小二上茶了,雷二爺才嘗了一口,立刻就拍桌子了?!?br> 捧哏的問道:“怎么了,這是?”
逗哏大模大樣,喝道:“不對,小二你敢糊弄我,你這茶里兌水了?!?br> 捧哏罵道:“廢話,不兌水干嚼???”
不說別人了,就連雷畢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可笑完之后,雷畢和鄭生秀都納悶不已,今兒是怎么了,全北京城的相聲藝人齊說雷畢嗎?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