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115章茶館日常

  雷畢雷二爺活到現在還是第一次享受這待遇,被北京城整個相聲行砸掛,這待遇可沒幾個人能有。
  雷二爺這會兒都有點飄了,他耍光棍的事兒干了不少,逞威風耍能耐的事兒也干了不少,要說挨打,多大的打他都能承受,但是被這么多人夸獎,讓他有點受不了了。
  被這么多人夸獎,自己還算是個壞人嗎?自己可是個流氓啊,我可是個很壞很壞的人啊。
  雷二爺這會兒走路的姿勢都不一樣了,雖說還是拄著拐吧,但是腰板子卻是挺直了,整個人的精神頭都不一樣了。
  高杰義囑咐了裕德隆,讓相聲門的藝人在說相聲的時候加一點雷畢的事兒,主要要突出雷畢是條好光棍,是個英雄好漢,幫他揚名。
  可這幫說相聲的太能發揮了,沒幾個老老實實遵守高杰義的話,什么都出來了。有說雷畢武藝高強的,出去劫道發現搶了自家老爺子的。有說雷畢英俊瀟灑,流連花叢,跟捧哏的媳婦搞上了。
  這年頭說相聲的全是倫理哏和三俗臟口,真是什么都往外說,反正在現有的段子里面,把主角換成雷畢就行了。
  所以雷畢就好犀利了。
  幸好,相聲行那些高手都自己重新創作了幾個小段兒,著重突出了雷畢的英雄氣概和耍光棍的本事。
  幸好沒跑題。
  要是全行業都亂來的話,高杰義真是哭都沒地方哭了。
  路上,雷畢蠻不好意思地跟鄭生秀說道:“嘿,這把我給夸的,我臉都紅了。干爹,您說他們怎么都在說我呢?”
  鄭生秀皺眉沉聲道:“你還記得那小子的話嗎,他說要讓你名滿京城?!?br>  雷畢聞言一愣:“他……他……您說這都是他……”
  鄭生秀微微頷首,語氣沉了好幾分:“能號令一個行業做這事兒,這小子的來頭怕是很不簡單啊?!?br>  雷畢道:“他不是大學生嗎?”
  鄭生秀沒好氣罵道:“狗屁大學生,哪個大學生像他這樣了,這小子嘴里沒一句老實話?!?br>  雷畢皺著眉頭,問道:“那咱們怎么辦?”
  鄭生秀道:“他不是說給咱們搭一個戲臺子,讓咱們登臺唱戲嗎?呵,我現在倒是真想看看他到底能弄出來多大的場面了?!?br>  ……
  殊不知,高杰義在茶館里面也罵了街。
  這幫相聲藝人太沒溜兒了,差點沒完成他的囑托。
  其實干這事兒還是他們評書門的人在行,造英雄嘛,可不得說書嘛,怎么來的怎么去的,怎么比的,怎么賽的,每一出都能說的很精彩,不就是講故事嘛。
  相聲這門藝術是以逗樂為主的,都是有趣的小笑話,講究理不歪,笑不來。都胡說八道講笑話了,效果自然沒的好了。
  可惜高杰義人微言輕,評書門壓根沒人聽他的。
  “遲早得讓你們聽我的?!备呓芰x輕輕嘀咕一句,要是所有藝人行當都聽他的招呼,那可就瀟灑了。
  高杰義頓時想入非非起來。
  “師哥,您嘀咕什么呢?”呂杰誠湊過來。
  高杰義正想美事兒呢,就被這個小屁孩給破壞了,高杰義沒好氣罵道:“上一邊玩去?!?br>  呂杰誠央求道:“師哥,您說說嘛,說說嘛,您是不是想誰家姑娘了?我看您的樣子不對,跟狗發情似的?!?br>  高杰義一個爆栗子過去:“什么話這叫,誰發情了?”
  呂杰誠抱著頭痛叫:“您輕點行不行?”
  高杰義罵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小子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找打,吃我一掌?!?br>  高杰義追著呂杰誠打,呂杰誠趕緊躲閃。
  王八茶館里頓時充滿了歡樂的氣氛。
  現在還沒開書呢,茶館里書座兒都在喝茶看熱鬧,還有不少缺德的家伙在給倆孩子鼓掌加油。
  其中就以劉八為最,劉八都快蹦起來了,大聲叫著:“小橙子快跑,別讓他追上了。鉆桌子啊,哎喲嚯,你個兒小,別怕,拿東西砸他,我跟你講這叫狹路相逢勇者勝?!?br>  呂杰誠有樣學樣,拿起一個橘子就朝著高杰義砸過去。
  高杰義趕緊閃躲。
  茶館里面的書座兒哈哈大笑,更興奮了。
  劉八也興奮地跳著腳,這家伙太壞了,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兒,他大笑道:“好,對,就這樣,砸他,來,小橙子過來,我這兒有的是吃的,正好給你用?!?br>  呂杰誠趕緊沖劉八跑過去,撿起劉八桌子上的東西就朝高杰義砸過去。
  劉八更是哈哈大笑,開心極了。
  高杰義也一肚子火呢,眼看呂杰誠又扔了一個橘子過來,高杰義一把抓在手里,立馬反扔回去。
  “哎喲嚯?!眲舜蠼幸宦?,他被砸了。
  沒錯,高杰義就是沖著他去的,叫這個家伙幸災樂禍。
  不等劉八說話,高杰義就惡人先告狀:“哎呀,劉八爺您看看您,您再愛惜小橙子也別為他擋這一下啊?!?br>  “我……”劉八頓時啞口無言。
  呂杰誠也道:“八爺,這事兒您別插手,您瞧我了?!?br>  說罷,呂杰誠又是一個橘子朝著高杰義扔過去。
  高杰義又是一把抄在手里,反扔了回來。
  “哎呦?!眲擞直辉伊?。
  劉八跳著腳罵道:“你就是故意的?!?br>  高杰義叫屈道:“哪能啊,您可是我最敬重的長輩啊,您瞧我了,我是要砸這小兔崽子?!?br>  高杰義又從地上撿了橘子扔過來。
  “你大爺?!眲伺R一聲,這回看明白了,這橘子就是沖他來的。
  劉八這回可學聰明了,用手一擋,橘子被他擋飛了,沒砸到他,劉八得意一笑:“嘿嘿,小子誒,這回你可不靈了吧?”
  還不等劉八得意多大一會兒,旁邊就有怒聲起來了:“可你弄到我了,誰砸的?”
  劉八往旁邊看一眼,見旁邊坐著一個露著半拉胸脯的,兇神惡煞的家伙,這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兒,而且看人家這模樣,一看就知道是個混混。
  “跟我沒關系?!眲肆⒖填^一縮,又坐下了喝茶了,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高杰義翻翻白眼,這慫貨,上次汪老魚來茶館找茬的時候劉八就很慫,現在還是這樣。
  “是你小子吧?”那惡人瞪著高杰義,伸手擦著頭上的橘子汁水。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