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121章笑容消失

  宋老三夫婦心情頓時沉重了起來,兩夫妻相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深沉。
  至于宋老大和宋大娘則是徹底被驚喜沖暈了。
  鄭勇爺看上了大蓮,竟然還有這種美事兒?這美事兒他們之前連想都不敢想,連礦山上的房三爺,他都是上桿子去高攀了很久,人家才答應過來看看。
  至于就在北京城里的八指鄭勇爺,這勢力可比房三爺大多了,這樣的人物居然看上了大蓮,天吶,宋家祖墳冒青煙了呀。
  花爺翻了個白眼,得,果然被自己猜中了,宋家生了個好女兒啊。
  鄭勇看了看宋老三夫婦的表情,皺眉問道:“怎么,是有為難的地方嘛?”
  “沒有,絕對沒有?!彼卫洗蠖伎焯饋砹?,能跟鄭勇爺攀上親事,這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能有個屁的為難???什么腰刀房三,什么唱曲戲子,都見鬼去吧。
  鄭勇道:“那就好,那就好,能去您家拜訪一番嗎?您看,我好讓人把東西拿過去嘛?!?br>  鄭勇的手下還提著不少東西呢。
  宋老大可開心了,都快飛起來了:“來,來來,來,您請,您請,您快請,家里坐,家走,家走?!?br>  宋老大那點頭哈腰的模樣,可完全沒長輩的樣子,這卑躬屈膝的姿態可比房三爺來的那天厲害多了。
  鄭勇笑了兩聲,便跟著宋老大走了。
  宋大娘也眉開眼笑的,緊緊跟在后面。
  就是宋老三夫婦臉上有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霾,最后兩人嘆息一聲,沒轍了,只能是跟上了。
  等宋家人都走了,花爺這才聳聳肩膀。
  有手下人問道:“花爺,咱怎么辦呀?”
  花爺無奈道:“怎么辦?還能怎么辦?給人家修好唄,誰讓人家有個好閨女呢。他娘的,這叫什么破事兒啊?!?br>  花爺罵罵咧咧的,找人修繕煙館了。
  ……
  一路上,宋老大臉上的笑就沒停下來過,都說八指鄭勇愛笑,可鄭勇見了宋老大,才知道有人還可以愛笑到這個程度。
  鄭勇當然打聽過宋家和宋大蓮,他也從街坊鄰居嘴里聽到大蓮定了人家了,人家都上門下小定了。
  別人是不清楚大蓮的夫家是誰,但是鄭勇還是知道一點的,那晚上他可瞧見了大蓮護著那個唱曲的小子呢,八成就是這個戲子吧。
  下小定了又如何,又沒有成婚,再說就算成婚了又如何,他鄭勇想要的女人豈有得不到手的?一個小小的戲子,又怎么跟他爭?
  他當然也知道有人在為難宋家煙館的事兒,他今天來就是幫宋家煙館平事兒的,他雖然不知道房三跟宋家有什么矛盾,但想來也不是什么大事兒。
  如果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兒,也就不會是砸砸煙館這么簡單了。鄭勇相信憑借自己的面子,不過就是跟房三打聲招呼的事情而已。
  跟宋家的破事兒,房三爺自己肯定不會往外說的,畢竟說出去不好聽。宋老大自然也沒傻到主動把這件事兒往外抖落,除非他真的活膩歪了,所以就連花爺都不知道宋家究竟怎么得罪房三爺了。
  幾人很快就來到了宋家。
  宋老大忙開門,點頭哈腰道:“快請,快請?!?br>  宋大娘趕緊拉了拉宋老大的衣袖,宋老大這會兒腦子正極度亢奮呢,哪里顧得上宋大娘啊,他一甩胳膊掙脫了宋大娘的拉扯。
  鄭勇這就直接進門了。
  宋老大也想跟進去,宋大娘趕緊拉住了他。
  宋老大不得不停下,扭頭怒道:“你干嘛,沒見我這兒有貴客嗎?”
  宋大娘低聲喝道:“大蓮?!?br>  宋老大不解道:“大蓮怎么了,人家就是來相大蓮的?!?br>  宋大娘都想捶自己男人了,她咬牙道:“你忘了,剛大蓮不是剛被你打過?!?br>  宋老大這才想起來,剛才真的被興奮沖昏腦袋了,大蓮剛剛才挨完打,現在那模樣哪里能見人啊,這要是被鄭勇爺看見,那樂子可就大了。
  宋老大剛想喊住鄭勇,卻見人家已經進去了。宋老大急的直抖手,他只能期望大蓮已經回她自己房間了,這要是還在廳堂里,那可就太難看了。
  宋老大趕緊追了進去。
  卻看見了他最不想看見的一幕。
  大蓮俯倒在廳堂地面上,臉上滿是臟污,另外一側臉上還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巴掌印,眼睛也腫的不成樣子。
  宋老大看的頭皮都炸了。
  鄭勇就站在廳堂門口,他背對著眾人,誰也看不見他的表情。
  宋老大趕緊催促宋老三的媳婦:“老三家的,趕緊把大蓮攙進她房里?!?br>  “哎?!彼卫先南眿D答應一聲,但是看了看鄭勇的背影,神色有些遲疑。
  宋老大也緊張地看了看鄭勇,見鄭勇沒說什么話,這才趕緊又催促宋老三的媳婦。
  宋老三的媳婦這才往里面走,小心翼翼地繞過鄭勇,去廳堂里面扶起了自己女兒。等把女兒扶起來之后,宋老三的媳婦才敢偷偷看一眼鄭勇。
  鄭勇還是滿臉笑容,他的臉上仿佛只有笑一個表情,但是他的笑卻讓宋老三的媳婦瞧了害怕,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宋老三的媳婦趕緊扭頭看向自己閨女,輕聲叫道:“閨女,閨女?!?br>  大蓮這才慢慢睜開眼睛,看了自己母親一眼,又慢慢偏過頭,看了鄭勇一眼,她的神色沒有半點變化,最后慢慢地把腦袋低下了。
  鄭勇看的眉頭大皺,臉上的笑容雖然還在,但是眼神中卻添了許多不滿了。他印象中的大蓮,還是當日在窯子門口,那個梨花帶雨卻還敢瞪著他的女人,清純婉約卻又性格剛烈。
  這才過去幾日,那個風風火火,連自己都敢瞪著的女人,怎么變成了這幅樣子,是誰把她變成這個樣子的?
  鄭勇心中燃起了怒火。
  宋老三的媳婦見鄭勇沒有表示,便攙扶著大蓮出了廳堂,去了她的房間。
  等人走了,宋老大這才腆著笑臉,上前討好道:“勇爺……您……”
  鄭勇連轉都沒有轉過來,就直接打斷道:“大蓮是你們家的人,我不好說什么。但從今兒起,她就是我的人,誰再敢動她一根頭發,就別怪我要了他的命?!?br>  宋老大頓時神色一僵。
  其實誰都沒看到,一直背對著眾人的鄭勇,臉上第一次消失了笑容。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