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北平說書人 >第136拍馬屁


  這礦山三兄弟是興奮了,說會友鏢局是雪中送炭也不為過啊,這些日子他們可算是嘗盡人間冷暖世態炎涼了,這回是真的感受一把溫暖了,這溫暖戳心窩子啊。
  而高杰義卻也自得不已,覺得自己搞這么一出,算是把張嘯輪給架起來了,張嘯輪肯定不好意思說他已經被開革了,畢竟這事兒也不露臉啊。
  而張嘯輪則是快崩潰了,這叫個什么事兒,這事兒要是傳出去那樂子可就大了,鏢局非得找他們兩個麻煩不可,這可比冒充自己是會友鏢局的人來嚇唬小混混的事兒嚴重多了。
  張嘯輪看著旁邊在傻樂的高杰義,他是真想仰天長嘯啊,這是個什么混蛋啊??墒?,張嘯輪卻最終什么都沒多說,事已至此,還能怎么著?他也很心累啊。
  高杰義跟村口站崗的叔侄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著,這叔侄倆對高杰義也非常恭敬,他們雖然是村民,可也不是普通耕田的,還是懂一點江湖事的,不全是空子,算是半開眼。
  年輕人有些激動地問道:“這位……這位爺,您是來幫我們三位老板的嗎?”
  三叔也緊張地看了過去。
  高杰義笑著微微頷首。
  叔侄倆頓時激動了起來。
  年輕人激動道:“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我們終于不用怕礦區聯合會了,太好了,我們村子保住了?!?br>  連老成持重的三叔都很激動和興奮,眼睛都亮了不少。
  高杰義看著兩人,他還有些納悶呢,自己就來倆人他們就這么興奮了?嘿,別看張嘯輪是個小小的趟子手,但是還挺厲害呀。
  高杰義用贊許的目光看張嘯輪,張嘯輪扭過頭,理都不想理這個大傻子。
  礦山三兄弟來的很快,三個人幾乎是小跑著來村口的,遠遠就瞧見人了,段老二小跑著問小二子:“小二子,是他們嗎?”
  小二子也忙答道:“對對對,就是他們?!?br>  “哈哈哈……”段老二大笑兩聲。
  腰刀房三也甚是興奮,這年頭也沒路燈,他也看不清前面人長什么模樣,但是人一開心好聽的話就出來了:“瞧這兩人的模樣姿態,真不愧是會友鏢局的,就體現出一股子大家風范啊?!?br>  圖老大道:“嘿,你這馬屁還沒見著馬呢,怎么就先拍了?拍早了,我的兄弟?!?br>  房三被噎了個夠嗆,他生氣道:“大哥,您不是不說話了嗎?”
  “嘿,還真是?!眻D老大才想起來這茬。
  段老二搖頭笑道:“行了,別爭了,別讓客人等著了。老三,你要是會說話,一會兒多說點?!?br>  房三答應的很爽快:“他們會有鏢局要是真來幫咱,別說拍馬屁了,晚上我陪他們睡覺都成?!?br>  幾人都哈哈大笑。
  不遠處的高杰義都聽見笑聲了,他扭過頭用眼神示意一下張嘯輪。
  張嘯輪翻翻白眼。
  “哈哈哈……這是哪位大英雄光臨我們三兄弟的寒舍啊?!彪x著老遠,段老二爽朗的笑聲就傳出來了。
  二哥都說話了,老三也不能閑著啊,剛才牛皮都吹出去了,房三爺連陪睡都肯,就更別說拍兩句馬屁了。
  房三爺的馬屁也隨后就跟著出來了:“哈哈哈哈……兩位大英雄,器宇軒昂,一看就知道并非凡人啊,莫非是天上的武曲星下凡不成?”
  這話可說的夠不要臉的。
  連圖老大都聽不下去了,嘴角直抽抽。
  段老二也有些吃驚,老三這馬屁拍的有水平啊。
  房三爺沖著兩位哥哥得意一笑,低聲道:“這就是實力呀?!?br>  段老二給他豎了個大拇指:“厲害?!?br>  房三爺得意不已。
  村口的高杰義也虎軀一震,這馬屁,來勢洶洶呀,他不敢怠慢:“哈哈哈……客氣客氣……武曲星可不敢當呀,我看閣下怕才是天神下凡呀?!?br>  房三爺被反拍一記,頓時有點飄飄然了,艾瑪,真上頭,房三爺趕緊加快腳步,嘴里也不閑著:“哪里哪里,我要是天神下凡,那您就是玉帝轉世啊?!?br>  圖老大都瘋了,你還要不要節操了?
  段老二也嚇一跳,嚯,越來越厲害了。
  高杰義張嘴就來:“我要是玉帝,那您就是王母娘娘呀?!?br>  “這什么玩意兒?”一旁張嘯輪都聽懵了。
  房三爺卻是興奮了,趕緊跑上前去,大笑著問道:“我要是王母娘娘,那您豈不是……是你大爺呀!”
  落在后面的圖老大還好奇地問段老二:“哎?你大爺這仨字也是拍馬屁?”
  段老二也有些吃不準啊,皺眉琢磨了起來。
  房三卻是懵了,因為他終于跑到前面來,終于看見了村口站著的人長什么模樣了,我的大爺誒,這不就是那天在宋家遇見的那個年輕人嘛?
  冤家路窄啊,自己正準備收拾他呢,他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扇思业纳矸?,卻是他根本惹不起的。
  高杰義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笑嘻嘻道:“房三爺您還沒說呢,您要是王母娘娘,您怎么著???”
  “我……我……”房三氣的有些發抖,當然了,也可能是因為羞恥的。
  圖老大和段老二終于也趕上來了。
  兩人有些好奇地看了看房三。
  圖老大輕聲嘀咕道:“嘿,剛才還顛兒顛兒的,敢情是沒見著人,現在瞧見正主兒了,居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老三這害臊的勁兒,敢情是窩里橫啊?!?br>  要不是打不過自己大哥,房三爺都打算跟圖老大拼命了,你大爺呀。
  段老二卻是先顧著客人,笑道:“二位客人,遠道而來,辛苦了呀,快快里面請,我已經讓人備下薄酒,還望千萬不要嫌棄呀?!?br>  高杰義沖著張嘯輪挑了挑眉,就說有大餐吧,高杰義笑著拿出手上提著的兩包吃的,道:“小小薄禮,不成敬意呀?!?br>  張嘯輪真的很想說,你這個薄禮,是真的很薄啊,這哥仨正好一人倆肉餅。
  但是鐵胳膊段二爺卻跟如獲至寶似的,馬上伸出好手接過去:“哎呀呀,哎呀呀,貴客遠來,我們怎么還好意思收您的禮物呀,哎呀呀,哎呀呀,愧領了,愧領了呀?!?br>  圖老大嗅了嗅,眉頭微微一皺,好香呀。
  “請?!备呓芰x大笑兩聲。
  段老二也大聲笑道:“請?!?br>  高杰義扭頭對房三道:“三爺,您請?!?br>  房三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