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引子
();    2005年8月5日。程可3歲,程妙心1歲。
    每年從七月到九月,總有一個接一個的臺風,排起隊問候上海。
    這幾年剛開始實行了新的臺風命名方法,一個誰也看不懂的名字,“麥莎”,裹著暴雨向這里呼嘯而來。
    不同于繁華市區堅挺的高樓,在金山區靠海的工業衛星城,風勢夾著雨勢肆虐得更加猖狂。搖頭晃腦的天線,忽然折斷的小樹,卻也擋不住有些人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在風雨里套著雨衣艱難趕路。
    那是物理老師程實語,寬大的肩膀,并不能幫助他擋住多少風雨,他只能勉強推動著自行車,在搖晃中向前走。
    “趙江華你這個坑貨!”才把車往墻邊一靠,還來不及甩干雨衣,程實語就對房間里的人破口大罵起來,“這鬼天氣把我催死催活叫過來,怕我死不了是吧?”
    這是一間部隊的辦公室,還穿著軍裝的中隊長趙江華迎了出來幫程實語脫掉雨衣,用力地向外甩了幾下。
    “程老師都說臟話了真不容易。我得跟我家小春說,程老師說的話也不能全都學了。”
    “好了好了,來杯熱茶,然后快說正事。”
    剛坐下的程實語被桌上一堆東西給吸引住了。
    濕透的布團,扯爛的小被子,一件像是玉做的首飾,還有一張紙。
    那紙像是印刷的,或是什么別的工藝,明明沾著水,上面的字跡卻一點沒有被浸壞。紙上的字并不多,程實語只掃了一眼,就給驚到了:“這寫的什么,是哪個開的玩笑?”
    “一對漁民夫婦發現的,就在我們營地邊上,直接就給送來了。”
    趙隊長似乎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出口,他輕輕拍了拍程實語的肩膀,扶起他,帶著他去了里面的房間。
    如果說,剛才程實語還能掛一點笑容的話,在走到里屋門口看進去的一剎那,就徹底凝固了。
    角色
    程實語,物理老師
    趙江華,駐滬某部中隊長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