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50初嘗困境


  2021年12月4日。程可19歲,程妙心17歲。
  換作其它普通的高中生,被這樣豪華的專車接上高速公路飛馳一定很激動或者惶恐。但對于程可和程妙心來說,卻感覺像極了假期特訓時坐車轉場的感覺。
  看著面前準備的各式酒品,程可朝著程妙心無奈地笑笑。
  “我懂了!”坐在一旁西裝筆挺的接侍人員看懂了程可的表情,一陣折騰后為兄妹倆弄出了兩杯冒著氣泡的飲品來,“蘇打水,中學生可以放心喝的。”
  “我看了電視的,你們太歷害了!就靠兩個人,把技能競賽玩成選秀比賽!漂亮,真的漂亮!!”打開了話匣后,他便停不下來。
  “還可以。”
  “……”
  眼看程可即將把天聊死,本來一直在想心事的程妙心趕緊湊過來接過了話:“小哥哥,今天真的能見到J先生?”
  “當然能。J先生說了一定要見一見你們,但是你哥哥非要先把頭腦風暴給完成了。”
  “他是怕在頭腦風暴出丑,沒臉見人呢。”
  在小哥哥的笑聲里,程可把視線擱向了窗外,這時候,車下高速了。
  在高架道路上一陣穿行后,車停在了曾經兄妹兩人只是遠遠望過的星岸之光大廈前。
  隨著電梯上到了30樓,“頭腦風暴”及其多種語言的翻譯排滿了一面墻。
  “霍老師……”
  原來霍弘文早已等候在電梯口,他親自帶著程可和程妙心來到了一間會議室坐下。
  “你們對頭腦風暴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是選拔各領域最有特點的大學生和中學生來和科學家們對話。”
  霍弘文點點頭:“基本上是這樣,我再補充一下。
  “首先,在各城市的科技節冠軍隊伍的核心選手會被頭腦風暴的海選評審打分,能被選中的年輕人都是創想、狂想兩種等級的。
  “其次,會有至少一百名各學科頂尖的專家在線與選手交流。并不是必須要一直回答問題,在沒有被喊停的情況下可盡情地講。
  “至于講什么,頭腦風暴項目最希望是獲得可能推動科學與技術發展的各種腦洞。
  “最后就是,每人最多有兩次機會。如果兩次都沒有獲得十個以上的推薦票,那就被淘汰了。”
  “如果得到推薦了會怎么樣?”那是程妙心在問。
  霍弘文笑了:“很多家長早就盯著這個目標來培養孩子了。因為……那會是一個把白手科學聯盟當作燈神來許愿的機會,作為白手核心企業的星岸集團,更是給了一千萬元的折現保底。”
  “那……我的海選評審打分是什么?”程可問道。
  “一票空想,八票創想,我給了唯一一個代表最高評價的狂想。”
  “謝謝……”程可突然感受到了這個得分中隱藏的許多內容。
  兩場比賽,雖說吸足了眼球,但程可都是劍走偏風。猜透出題心思,借助比賽場地的形勢,甚至是依靠程妙心的青春魅力,才有了把比賽變成兩人表演秀的成果。
  頭腦風暴的評審們眼光犀利又殘酷。今天失去了其他表現手法,純粹只能靠腦與嘴的程可,才是真正遇到了考驗。
  “準備好了?”
  “開始吧。”程可強壓住心里的不安點了點頭。
  “程妙心跟我去評審室旁聽吧。”
  “別!我可不要成為我哥的壓力。”程妙心抓緊時間拉了一會程可的手,給了哥哥鼓勵,“安排一個漂亮的小姐姐帶我參觀星岸之光吧。”
  幾分鐘后霍弘文帶著程可進入了頭腦風暴的專用房間。
  這竟是一間與馮沛進行秘密會議所使用的相同結構的房間,只是沙發換成了椅子,并有幾束燈光始終對著椅子。
  “審訊室”,這個詞爬進了程可的思緒。
  “別擔心,我就在隔壁。”霍弘文拍了拍程可,“有的選手喜歡比劃著表達,才裝了這些燈光。就當作你在開新品發布會。”
  很難說這些話能起多少作用。在霍弘文關門離開后程可站到了椅子前,看著前方的墻顯露出一個個看不清臉的專家。
  “程妙心……”
  程可閉上眼睛不再看那些專家的輪闊,這個黑暗又封閉的空間,似乎提醒了程可,他和程妙心早已經是不可分割的搭檔,也是一起抵抗爸爸媽媽失聯后孤獨感的彼此依賴。
  耳邊飄過一個個計算機專業術語,從數據庫到云計算,從黑客到網絡安全,但是沒有一個能讓程可重新睜開眼。
  在頭腦風暴室的十來分鐘,仿佛是一場與程妙心的生死離別。直到屏幕都暗了下去,門被霍弘文打開;直到程妙心沖進來緊緊地抱住哥哥。
  “沒關系的,休息一下。J先生在他辦公室等你們……想見見你們。”霍弘文小心地安慰道。
  “沒關系,別讓J先生久等了。”
  稍稍回過神的程可,被程妙心勾著手臂,跟隨著霍弘文又登上了電梯,直達星岸之光的頂樓。
  這里西湖的美景一覽無遺,除了極簡的幾件沙發和辦公家具,就只有墻上一幅“初心”的書法有些不合風格顯得特別了。
  霍弘文向兄妹倆介紹了已經坐在沙發的兩人:“這位就是星岸集團主席J先生,這位是商業情報部的Peter馮部長。”
  在問候了J先生和馮沛后,霍弘文帶著兄妹倆坐到了沙發,并送來咖啡。
  “牛奶與巧克力,呵呵呵呵,你們的科技節表現我看了不止一遍。要說全國這么多場比賽,就沒有那么精彩的。”
  J先生滔滔不絕,馮沛冷笑旁觀,兄妹倆沉默,構成了一幅奇怪的畫面。
  “弘文,剛才的第一輪程可怎么樣?”終于J先生還是問到了這個問題。
  “……零……零分。”霍弘文遲疑了幾秒才回答出口,“程可第一次在這種環境,應該還不習慣。”
  J先生認可地點點頭:“沒關系,再好好準備一段時間,還有一次機會,我依然對你很有信心。”
  “J先生……”程可忽然打破了他許久的沉默,“不用一段時間,就明天吧。我希望在明天進行第二輪。”
  “不用這么急……”
  “沒關系。”在程妙心驚冴的注視下,程可坐直了身體,轉向霍弘文道,“明天,請不要再安排計算機和游戲領域的專家了。我希望和數學,物理,包括量子力學,流體力學,還有生物,醫學這些學科中不喜歡滿口外語詞匯的專家交流。”
  J先生和霍弘文的表情在震驚和欣喜中翻滾著。
  J先生答應了程可,并安排了專人負責當晚的食宿安排。
  就在程可與程妙心離開的門剛剛關上,馮沛好像忍了很久似地指著霍弘文大笑了出來:“我就知道,肯定是你故意想給程可弄什么挫折教育、成年人世界規則。”
  在中斷了話語繼續笑了一陣后馮沛接著說:“程可之前的勝利根本不是他有什么極高的計算機天賦,你早就知道,偏要安排一堆計算機專家折騰他,被識破了吧。哈哈哈哈!”
  霍弘文有些尷尬,J先生則仍是為程可的話而欣喜地微笑著。
  “我說大哥,現在應該讓程可更獨立地走到我們的路線上來了。”馮沛仍是不停笑著,也走了出去。
  在一處豪華的套房里,程可很安然地樣子處理著水果,擺著各種造型。
  這卻讓程妙心仍然十分擔心,又不知道說些什么,只能遠遠看著。
  “滴,滴滴。”
  那是熟悉的聲音,程妙心趕緊躲進房間拿出媽媽留下的手機查看。
  “妙妙八歲時曾因為媽媽剪壞了你的頭發,非要哥哥也剪掉一塊成為難看的不對稱頭。妙妙,雖說爸爸的傷情很重,仍急需你哥哥成功破解他的筆記本,但有個秘密我覺得需要告訴你,那可能和追蹤我們的人有關。”
  “妙妙,其實你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孩子。”
  ——————————
  時間線:
  2021年12月4日
  頭腦風暴第一輪程可遇挫折
  程妙心通過媽媽訊息得知自己不是程可親妹妹
  ——————————
  預告:
  “有一樣東西它最像能夠突破這種瘋狂的勢能,它就是能夠放空,能夠閃回,能夠倒帶的我們的大腦!”
  “找到那個類似于形成層的結構,把一樣鑰匙結構的大腦組織連起來。”
  “砰!”一聲巨大的聲音傳來,那是有人猛錘桌子的聲音。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