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150直面黑影
();    2022年8月31日。
    “你們真的是越來越讓我失望了。”
    馮沛在黑影聯盟會議室里,幾乎是斜眼看著前方屏幕上的一個個人影。
    “十幾年的監控錄像,竟然還搞錯!真打假打看不出來嗎?”
    “這些表象下隱藏的東西……就不應該接這個話題,隨便換個事情說都不會出事。”
    “現在怎么辦,又要我親自去給你們善后?”
    “您的威嚴是策略達成的重要條件。”
    馮沛哼了一聲:“只剩拍馬屁的能力了嗎?”
    “老板,”另一個聲音說話了,“直接告訴他,殘酷的真相會讓她在痛苦中離開,給我們時間堅持到龍卷日。”
    馮沛想了一會:“還是要把我推出去…………你把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分析一下,十分鐘!”
    十多分鐘后,正整理著床鋪的程妙心聽到了“媽媽的手機”傳來了訊息的聲響。
    “哥,我出去一下。”程妙心獨自出了門,在門口站了一小會,一輛車開了過來接走了她。
    程妙心系好安全帶,開始盯著開車的人打量。顯然開車的只是個小人物,這人一聲不啃,將車開到了一處星岸商業廣場的樓頂停車場。
    這里顯然不是一般顧客能停上來的,若大的樓頂只稀稀拉拉地停著幾輛豪華車。
    剛跨出車,程妙心就看到有個人已經等在了遠處,便向他走去。隨著走到此人附近,那個身影熟悉了起來。
    “馮部長?”
    馮沛轉過身來看著程妙心:“一身運動裝,是準備來格斗的嗎?”
    程妙心并沒有開玩笑的心情,仍直勾勾地盯著他。
    “來吧,陪我一起看看這美麗的杭州。”馮沛轉身邁了一步,站到了樓頂最邊緣的地方,“你心里的疑問,我用你們父母這十幾年的經歷來告訴你。”
    程妙心依然沒說話,只走到了馮沛斜后方兩三步的地方。
    “故事的開頭,是你們的父母像一對神棍一樣找到還是個小代理商的j先生,說他以后會很有錢,非常有錢,擁有一個叫星岸的大集團。”
    “……”
    “很詫異是不是?j先生也一樣詫異。但是你們父母帶來了一塊,和j先生母親祖傳完全一樣的玉,那是羊脂白玉,純天然的花紋。”
    “……”
    “你們的父母提的要求更像神棍,他們要j先生在發達后資助他們的科研,還有你們兄妹的……精英教育。”
    說到這里馮沛也不住笑了兩聲:“放在其它任何時候,你們的父母都會被當成騙子是吧?但是那塊玉,在當年就價值十多萬,j先生決定搏一把,他把身邊的四萬多現金都給了他們,然后照著他們說的星岸這個名字,回到老家杭州創業來了。”
    “……”
    “誰知道j先生真的發達了,盡管也有過起伏,但真的越來越發達了。而你們的父母,我替j先生一直關注著,也竟然真的是在搞科研。”
    “他們本來就是科學家!”
    “一個物理老師,一個學過計算機的家庭主婦,只能算民間科學家吧。”
    “……”
    “好吧,他們就是被蘋果砸到的牛頓,被漫出的浴池水淹到腳的阿基米德。先有結果,再做研究,仍然稱得上科學家。但你知道他們研究的是什么嗎?”
    馮沛說了很多,程妙心都仔細地聽著。眼神從一開始不信任和嗔怒,慢慢多了許多種不同的情緒,最終眼眶也紅了起來。
    “程妙心,這個終級的秘密,是無人可以述說的。根據黑影聯盟的猜測,那一天會發生這個巨大的事件,我們稱那個日子為龍卷日。”
    “是哪天?”程妙心已經攥緊了拳頭。
    “我不能告訴你。”
    “那我和程可,還有這么多人,就這樣被犧牲掉嗎?”
    “是犧牲還是參與的榮耀,見仁見智了。龍卷計劃一定會穩步推進下去,這是科學,無關情感。”
    回過身來,看到紅著眼慢慢放開了拳頭的程妙心,馮沛顯得更自信了:“你已經知道了龍卷計劃的目標了,也知道了程可會達到的成就,他和j先生,未來會是整個世界的焦點。”
    走到程妙心身邊,馮沛用居高臨下的角度繼續道:“我可以安排你離開,等龍卷日之后……”
    “用不著!”
    程妙心慢慢轉向馮沛,抬起頭盯著他,紅紅的眼眶中充滿了堅定:“我也有個故事要告訴你。”
    “……?”
    “就是你故事里的女孩子,你們為了讓她離開程可已經嘗試過一次了,在廈門發生了什么你也一定知道。
    “我要告訴你的是,那一次她深深感受到了,程可有一顆溫暖善良的心。即使那個道德的邊界是程可能否達到科學頂峰的關鍵選擇,她也堅信程可是能守住自己底線的。”
    “天真!”
    “對!這是信任,無關科學!我會守著程可,和你們一起看著他在成功的同時,也能守住善良和天真。”
    “實在天真!”
    “你可以等著看,你們猜測的那個龍卷日,一定不會是程可啟動的。而且我會盡力阻止你們在龍卷日做的壞事!!”
    兩人堅毅的眼神對視了很久。
    “程妙心,換作早兩年的我,會毫不猶豫地除掉你。好自為之吧。”
    馮沛走向停在不遠處的一輛超跑,徑自開走了。
    程妙心重新坐上了接她來的車。在星岸大學的門口,在她要求下,提前下了車。
    走在大學的校園里,消失半年的不安感覺又蔓延開來。
    放眼四周,盡是星岸大學超市,星岸大學餐廳,星岸大學體育館,程妙心感覺自己早已被深深地鎖在了這個牢籠里。
    走向宿舍小樓的路,窄窄的,長長的,仿佛是一條被限定了方向的路,沒有任何其它的選擇。
    “程妙心!”
    那是程可站在宿舍附近的路口,手插在褲兜中,酷酷地在等她。
    “這大半天你跑哪去了,是不是犯傻迷路了?”
    程妙心鼻子一酸,撲在了程可身上。
    “怎么了,程妙心?”
    程可的肩膀,此刻才是最暖的港灣,程妙心一點也不想松開:“沒什么,因為有哥在,我有方向,不會迷路的。”
    時間線:
    2022年8月31日
    程妙心從馮沛處得知龍卷計劃以及關于自己全家的終級秘密
    預告:
    “程可,你要學會拋開這些無謂的道德敏感。”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