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160破霧之光
();    2022年9月11日。
    大周末的中午,把身體深陷到單人沙發里,還能一邊吹著空調,一邊曬著透過落地玻璃進來的陽光。這份服裝店特有的舒適讓程妙心一動都不想動。
    “程妙心你看,你哥哥穿這一身參加啟動慶典怎么樣?”
    白若華帶著程可走了出來,只見程可穿著一件款式漂亮但尺寸略大的西裝顯得有點滑稽。
    程妙心強忍住了笑:“白老師,你這是給霍老師挑的結婚西裝吧?”
    “要不是你們霍老師去成都出差,我一定拖他一起來做一件。”
    白若華繼續為程可弄著衣領:“程可,物理系老師說你去旁聽了他們的課?”
    “對,只是旁聽,了解一下。”
    “有學到什么嗎?”
    “以前公式里的東西都不再是恒定了,都可以隨著
    時間變化。”
    “你霍老師就說你肯定是為林部長的項目找靈感去了。”
    霍老師的慧眼,讓程可有些不好意思。
    “哥,你以后穿西裝去上課,帥死他們。你好像很多年沒穿過西裝了吧?”
    程可抬起雙手看著鏡子里自己的樣子:“應該有10年了,上次是十歲生日媽媽買過一件。”
    “那時候的就不提了,現在要做一件讓你登臺迷倒所有小姑娘的。”白若華喚來了服務員:“就這一款,幫他量一下尺寸吧。”
    服務員熟練地拿皮尺給程可量起尺寸來。
    程妙心這時候站起身走到哥哥面前,遞給他一個精美的小盒子。
    “程妙心,這是什么?”程可接過來小心地打開,那是一對漂亮的袖釘,幾顆閃閃的不知道是水晶還是鉆,組成了字母m。
    “哥,你第一次穿西裝演講,我要給你再加點分。”
    程可微笑著拿出一枚仔細欣賞著:“m哦,mio的m,這個標記不錯。”
    兄妹倆的親密把白若華給逗笑了:“你們兩個整天在一起,以后談戀愛可怎么辦?”
    程妙心俏皮地看了程可一眼:“我不介意談戀愛時候帶著我哥的,哥你呢?。”
    “好吧,一定找個能和程妙心玩到一起的。”
    白若華此時只能無奈搖頭了。
    訂完衣服,白老師先行離開。程可和程妙心慢慢走到了星岸大學音樂廳門前。當然,還是一個小跳步,一個穩穩地走。
    曾經接兄妹倆從上海到杭州來見林宇的那輛車,就停在音樂廳門口。公式笑容的小哥靠在車門上,笑著向程可招手。
    “哥,你快去吧,林伯伯又在找你了。”
    程可點點頭,揮別程妙心上了車。
    就在程可系好安全帶的那一刻,車外有人喊起了程妙心的名字:“mio!”
    隨著車緩緩起步,程可透過半透明的車窗看到林巧言飄著長發跑到了程妙心身邊,然后她望了一眼程可的方向。
    捎著這份目光,車開走了。
    “剛才車上是誰呀?”
    “那是我哥。”
    “哇塞,是牛奶與巧克力的程可?”
    帶著歡笑和說不盡的話,兩人一起走進了音樂廳。而此時程可還一直回味著那雙眼睛,聽不見車上播放的音樂,聽不見公式笑容小哥的話,直到眼前的人換成了穿白大褂的林宇。林宇這雙眼睛和剛才的眼睛,竟然有七八分相像。
    “程可,沒睡好嗎?最近都在學什么?”
    “沒有沒有,最近都是魏爾斯特拉斯。林老師,今天是什么事情?”
    林宇領著程可坐到了有著一整排大顯示屏的工作臺前,播放起了大腦連接的動畫模擬。
    “根據我的實驗,即使是用鼠腦,也不能直接連接成一個超大型的腦。你猜是為什么?”
    “我想想。”程可看著屏幕上的大腦圖形,控制著把它放大顯示,再放大顯示。
    “是不是這幾點問題,供血以及對應的氧氣和營養問題,還有散發出的有害氣體,最重要的應該是散熱問題。”
    林宇滿意地點著頭:“毅行做了幾個方案都不行,如果讓你來試試呢?”
    “大概多少只鼠腦連接?”
    林宇想了一下,應該在腦海中切換了幾次數字:“一百以上,越多越好,最好有擴展性。”
    “好吧。”程可拿過紙筆準備試著畫一下,“發育完成的鼠腦體積是………”
    “不要只考慮鼠腦。人腦,我們的目標是人腦。”
    程可又開始想像起切割人腦的畫面來。
    “毅行說你上次吐了。”林宇語重心長地說:“程可,你要學會拋開這些無謂的道德敏感。
    “所有的科學都可以用來傷害人,但也可以用來幫助人。你會被道德束縛,別人可不會,所以我們即便只是為了這份科學以后不被用于傷害人,也要搶著去研究。
    “你可以只做設計,當成圖紙來畫,不會讓你真的去切。說到底,具體的試驗有的是人去做,但是能用智慧去設計的,只有極小數天才。”
    林宇拍了拍程可的肩:“程可,拋開那些束縛吧。”
    說完林宇就先回避了,留下程可獨自在這里構思。
    嘗試著放下“人腦”這個念頭,程可開始畫起了他的設計。他換了幾張紙,又換了鉛筆,畫了很久,畫得很仔細,一直畫到天色暗了,房間里的燈都被打開。
    “程可,這是你畫的?”林宇拿起程可畫的圖不禁嘖嘖稱奇。
    那是一張與程實語的多維宇宙圖類似的畫,用素描畫的形式描繪出了一個螺旋的塔形結構。大腦的卡位,人造血液的流動、浸泡和循環系統,換氣孔與空調系統,甚至整個系統的向上擴展性,緊急修理的出入口都有設計。
    “林老師,我只能想到這個程度了,您拿著參考吧。”
    林宇深深呼吸了幾下,平復自己的心情:“程可,你知道么?毅行的方案都深受現有設備的影響,所以我必須叫你來設計。”
    “為什么要我來?”
    “因為你有著跨學科的思想寬度,你是一道可以破霧的光!”
    時間線:
    2022年9月11日
    程可初見林巧言
    程可完成腦螺旋塔設計
    預告:
    林巧言只是做了舞蹈中的一個動作,就深深迷住了程可。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