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185風急II
();    2019年2月6日。程可17歲,程妙心15歲。
    大年初二的早上,蔡儀君拖著程實語早早地起了床,在別墅的小院子里做著打掃。
    放棄了漩渦研究的兩人,這兩年過得十分閑適,臉色都比那追風逐雨的日子好了不少。
    “老公,你看那個是不是……”
    程實語向著蔡儀君看的方向望去,看到五十多歲的j先生穿著運動裝小跑著朝這里而來。身后并未見到保鏢或是車輛的跟隨。
    夫妻倆趕緊走到門口迎接。
    j先生跑到兩人面前停下,不斷喘著氣。程實語拉過一把平日放在院子里的登子讓j先生坐下。
    “老了,跑不動了。”
    夫妻倆沒敢輕易接話。
    “小程,小蔡,我們多少年沒見了?”
    “十三年吧。”程實語快速地計算了一下,“我們都老了。”
    “您找我們有什么事嗎?”蔡儀君警惕地拋出了這個問題。
    j先生對這個黃蓉一樣的女人只能苦笑幾下:“什么都瞞不過你。其實,這半年我想過很多種找你們的方式。但每一種都讓我感覺對你們很冒犯。”
    j先生看了看程實語的訝異和蔡儀君依舊的警惕,把貿易戰、技術壁壘結合著世界格局和愛國情懷表述了一番。
    “我知道你們有一項很特別的研究。以我的判斷,那應該是一項科學發現。”
    程可語不自覺地點了點頭。
    “既然是發現,為什么不早點公布呢?讓我們可以做更大規模的研究。”
    蔡儀君緊緊抓住了程實語的手臂,替他回答了j先生:“j先生,這項研究我們已經停止很久了。”
    j先生的表情有些驚訝。
    “我們已經兩年多沒有繼續這項研究了,這個研究的成果和作用遠小于您的期待值,可以說,類似于海市蜃樓的預測。
    “但是因為誤會這個研究價值而開始打我們一家主意的各方勢力卻不少。為了我們的孩子,我們堅決停止了這項研究,連所有的資料都直接放在家門前燒掉了。”
    j先生緩緩低下他高傲的頭,輕嘆了一口氣。
    獨自走著離開的j先生顯得有些落寞,他把蔡儀君的每一個字都回味了很多遍。
    走出小區,在路邊上了等候他的車后,j先生拿出手機給蔡儀君發了一條訊息:“我想明白了,其實,你覺得會威脅到你兩個孩子的人就是我。”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