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190謎之鎖匙
();    2022年11月4日。
    “大膽放心去吧,哥。逸靈哥今天會來帶我去吃大閘蟹,不用管我。”
    曾幾何時,校園戀情是程可最不愿涉及的“俗套”,如今看來卻離他越來越臨近了。
    下課鈴響起,同學們逐漸涌了出來。每一個經過程可身邊的,都會看他一眼。然后就或者掛起謎之微笑,或者竊竊私語起來。
    “程可,你怎么在這里?”
    反而本就是等候目標的林巧言,今天扎起了頭發,像精靈一樣忽閃到了程可面前,讓他受了點驚嚇。
    “林老師的項目,我負責的部分完成了。程妙心和我想周末出去走走,你有沒有興趣一起?”
    “好,我一定一起!”
    林巧言的回答干脆又直接,讓程可欣喜到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送我回去吧。”
    “嗯?”
    今天一定是個好日子,云、風和空氣都證明著這一點。程可陪著林巧言走在校園里,故意慢上一步,就為了把優雅行走著的林巧言完整地裝進眼睛里。
    “程可。”
    “嗯??”
    “你再說嗯,再不主動說話,我就要用頭腦風暴的方法逼你了。”
    這句話把程可拉到了林巧言身側:“yan,你知不知道,第一場頭腦風暴我是零票。”
    “我聽說了,可是為什么呢。我覺得不應該有什么是你會完全不能回答的。”
    “那個小黑屋,讓我一下子封閉了。”
    “爸爸曾說過,那個房間要么逼出人的脆弱,要么逼出人的才華,你的兩場表現竟然是兩個極端。”
    “當時我腦子里只有程妙心這個親人,像是要在黑暗里弄丟她一樣。”
    “你們感情真好。”
    “你哥哥也對你很好。”
    “他一定對你說什么奇怪的話了吧?我和mio最大的相同點就是都有個好哥哥。”
    “有些方面,他比我強很多。”
    “mio說的那個道德邊界么?”林巧言停下腳步看著程可,“程可,我見過很多爸爸的同事和學生。我爸爸和我哥只是嚴肅對待科學,我見過很多真正冷血的,太可怕了。我喜歡的是像你這樣有著柔軟內心的。”
    “喜歡?”
    林巧言說錯話似的趕緊又走了起來:“現在離天黑還有很久,你不來找我的話,今天會去哪里?”
    “我帶你去?”
    有一種約會地點,叫作書店。這是個不怕沒有話題的地方,隨手一抽,就可以把兩人帶到各個不同的世界去。
    “只剩下小孩子的世界?你好像很喜歡這個作家。”
    “很多人都喜歡,他的書可以作為物理教材看。”
    “我們到小說區互相給對方挑一本書吧,做禮物。”
    閱讀區的沙發,又是長長的,沒有靠背。
    “我哥會讓我靠著他。”
    “程妙心也是……”
    會心地笑過后,林巧言扶著程可面向一邊坐下,然后自己反向坐在他背后,緩緩靠了上去。
    程可的深呼吸帶動了后背的起伏。林巧言主動開口為他解除尷尬:“我給你挑了一本繼續培訓柔軟內心的書。”
    “窗邊的小豆豆?”
    “生活中細小的美好,可以讓你研究物理的心,沒那么冷。”
    “應該說是,用人性的美好抵御人類本身對于宇宙的渺小。”
    林巧言抬了一下頭思考著,與程可貼得更緊了:“還真是這個道理。你這本書名字真長,《根西島文學與土豆皮俱樂部》。它是講什么的?”
    “是講勇敢面對真愛的。”
    “程可,哪部小說沒有講這個道理呢?”
    程可的背又輕輕起伏了。
    兩人這樣靜靜地看了一會書。
    “程可,這本書為什么是兩個作者?哪個更接近于女主人公本身?”
    “第一個是原作者,她因為天氣被困在根西島機場幾天后愛上了這個島,開始寫這部作品,結果在臨近結束時候去逝了。然后她外甥女替她完成了結尾和修訂整理。”
    “逝去的姨母在另一個維度通過鑰匙的連接給外甥女留了靈感。寫下了一對男女隔著海峽卻在另一個維度早就牽手的故事。”
    林巧言慢慢坐直離開了程可的后背,取出筆,和書一起遞給程可:“寫上是你送給我的。”
    程可翻開一頁寫上了“送給yan。程可”,又把筆和兩本書遞回給林巧言。
    林巧言想了想,寫下了“送給每個維度的程可。林巧言”。
    程可看著這些漂亮的字,細細地品味著。
    如果爸爸媽媽在什么地方還活著,通過我們在另一個維度的連接,會想告訴我些什么呢?還有這豎寫的好看簽名,林巧言,林巧言,林,巧,言……
    程可并非不知道林巧言的名字,但這時林巧言豎寫的簽名讓程可仿佛想起了什么。
    “yan,我先送你回去吧。”
    “好……”
    不多久后,程可沖進自己的臥室,翻出壓在床單下的爸爸的筆記本,坐到寫字臺前打開臺燈。
    第一頁,以“林巧言”作鑰匙,就是:“程可,爸爸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時間線:
    2022年11月4日
    程可破解筆記本,知道了程實語所了解的漩渦知識以及關于自己一家的終級秘密
    預告:
    “趁這道德邊界后面還沒那么可怕,帶我看看吧。”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