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200深淵墜落
();    2022年11月5日。
    其實距離市區并不遠,這里濃密的竹林卻像裹出了一片完全不同的天地。喧囂不見了,連人影都很少,只有身穿白裙的程妙心和林巧言,是奪人眼球的存在。
    “我就說吧,來這里必須穿白裙子拍照才好看。”程妙心和手提著相機的曹逸靈走在前面,不時偷瞟一下身后的程可和林巧言。
    他們明顯有了感情的升級,雖然仍有點過于相敬如賓,但已經常常在腳步的變化中撞到肩,貼到臂。只是今天的程可,有一點憂郁,是因為他已經完成了林宇的項目,將要回歸一個普通大學生生活了嗎?
    林巧言的笑更甜了,這讓程妙心感到很開心。有自己和這樣的林巧言陪伴著,程可決不會成為龍卷日那個不顧親情的人。
    那,是不能告訴程可的秘密,是程妙心不愿相信的未來。
    “yan,我們一起拍照!”
    拉起林巧言,程妙心在云棲竹徑的一個個美麗畫面里擺著造型讓曹逸靈和程可拍照。
    “那是星岸之環嗎?”曹逸靈發現遠處露出巨大建筑物的一角。
    “還真是的,在這里都能看見。”
    “好大呀。”曹逸靈對著星岸之環的半個身影抓拍了幾張照片。
    程妙心望著星岸之環,既有些不安,又壓不住心頭的好奇。
    “我們去星岸之環拍些照片吧,程可,我們能進去嗎?”曹逸靈有些興奮。
    “現在大部分設施都還在從全國各地運過來,再加上周末沒什么人,我帶你去參觀一下吧。”程可有點出乎意料的同意了。
    程妙心也附合著:“趁這道德邊界后面還沒那么可怕,帶我看看吧。”
    上了曹逸靈的車,很快就到了星岸之環。今天的停車場很空,程可指導著曹逸靈將車停在了為他預留的停車位上。
    “你都有停車位了?”
    程可似乎并沒有買車的念頭,低調才是他最重要的標簽。
    僅剩的值班工程師都認識程可,大部分也認識林巧言。
    “yan,來找你爸爸呀?林部長成都出差去了。”
    “我知道,謝謝叔叔。我是帶同學來參觀的。”
    “你們隨便逛,今天還好新的克隆主任不在,這個luis超兇的。”
    送別熟悉的工程師,林巧言向曹逸靈和程妙心說:“j先生很早就要求高層都要喊英文名字。逸靈哥你叫什么呢?”
    “我的……”
    “他的名字叫伊蓮!”程妙心搶著回答,還唱起了這首歌,讓曹逸靈不住地苦笑。
    程可是唯一沒有被逗笑的。星岸之環內設施的安裝速度超出了他的想像,他沒有參與曹逸靈他們的拍照留念,一直在尋找著什么。
    “mio,我好像聽過,新來負責克隆部門的luis是你們同學。”
    程妙心對這個消息很驚訝:“我們的同學?那不是才大一么,就能主管克隆的事情了?數學系的同學么?”
    “不是,是中學同學。現在是我爸爸的學生。”
    程可和程妙心都停住了腳步,對望著。中學同學,有一個是和黑影聯盟有關的,葉嘉良?他難道進了生命科學學院?他沒有跟著程可念數學,到這里又是背負著他那黑影聯盟成員父親的什么任務?
    盡管沒有對話,但這一個個問題催著程可和程妙心更仔細地觀察起星岸之環來。曹逸靈每每找好角度準備拍照時,兄妹兩人已經走遠了。
    “mio,你哥哥怎么了?”
    “yan,我們也不是非常確定,但你說的luis,可能是帶著什么目的來接近林伯伯研究項目的。我哥應該是想看看這里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不一會,四人來到了一扇緊閉的鋼制大門前,門上的字是“塔區,a01門”。
    “塔……真的造出來了。”程可看了這扇門許久,嘗試著在掃描區刷了自己的通行證。
    帶著一股奇怪的氣味,門向兩邊移開了。那味道,像是為了掩蓋住其它什么氣味而使用的芳香劑,香得有些刺鼻。
    程可皺著眉,向里面看去。
    那是個深不見底的圓筒形房間,中間如同兒童旋轉滑梯一樣的不銹鋼結構已經搭建完成,各式傳感器和管線遍布在墻面上。而這個結構,正是程可才剛剛完成設計的進行大腦連接實驗的螺旋塔!他面前的門就在“滑梯”的頂端。
    “這是什么,電梯井么?”
    程妙心和林巧言也來到門口也向里張望了一下。
    “哥,你沒事吧?”程妙心走向程可想幫他擦一下汗,不料腳下一滑,直接摔進了螺旋塔的“滑梯”結構中,驚叫著一路向下滑去。
    程可正要去救,卻見曹逸靈連相機都沒放下,直接就跳進了螺旋塔,隨著程妙心一起滑了下去。
    林巧言趕緊拉住程可不讓他跳:“你有通行證,我們去下面樓層找別的門!”
    兩人等不及電梯,直接半走半跳地下樓梯,一層,兩層,三層。終于看到同一位置的鋼制大門上的名稱變成了“塔底”。
    程可迅速刷了通行證,在門未完全移開時就和林巧言一起沖了井去。
    滑梯底部有一個兩米多高巨大的透明水箱,里面裝了大半箱半透明的乳白色液體,泛著濃重的血腥味。曹逸靈從身后抱住了程妙心,但四周沒有可以抓住的東西,兩人只能痛苦地撲騰著。
    林巧言馬上四處尋找可能控制水箱的開關,程可則直接從地上散落的工具中抄起一把大號u型鎖向水箱玻璃猛砸。
    一下,兩下,玻璃上逐漸出現了裂紋,林巧言也拿來了工具和程可一起砸。終于裂紋密集地震動起來,程可護著林巧言向外跑。
    一聲巨響,玻璃碎片混著那半透明的液體在地面上噴散開來。曹逸靈抱著程妙心也摔到了地上。
    林巧言從液體中掙扎著爬起來摸著手機要叫救護車。
    曹逸靈一手扶著程妙心一手撐地劇烈地咳著。
    程可不顧自己身上多處被劃傷沖到程妙心面前,搖著她,要她的回應:“程妙心!程妙心!程妙心!妙妙!!妙妙!!!”
    這里的一切不知道是怎樣結束的,周圍都安靜下來,來到了夜晚安靜的醫院病房。
    程妙心在曹逸靈隔壁病房的床上安詳地睡著,帶著平緩的呼吸。林巧言勾著程可,和他一起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程可脖子上的傷口做了包扎,但兩人的臟衣服都沒有換。
    “程可,程妙心沒事吧?”霍弘文跑著沖進了病房,白若華提著兩袋衣服也緊緊跟著。
    程可起身禮貌地和霍老師白老師打了招呼。或許是兩人在星岸集團和星岸大學身份的緣故,他顯得很低落。
    林巧言接過了衣服:“霍老師,我來幫他換衣服吧。”
    霍弘文和白若華有些驚訝,但還是默默地退了出去。
    林巧言打開袋子,取出一件男式襯衫,站到了程可面前。兩人對望了一陣都沒有做換衣服的動作。
    “程可,我們和mio一起離開這里吧。”
    時間線:
    2022年11月5日
    程妙心星岸之環遇險
    預告:
    “林老師,你究竟知道多少?”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