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260杳無音訊


  2023年5月30日。
  太陽才剛剛露了個頭,一輛廉價的破舊小車飛馳在高速公路上。
  坐在副駕駛座的程妙心正對著遮陽板里的鏡子給自己的頭部做包扎。除了前額的傷口,鼻子,嘴角也都有淤青或血跡。與可能的破相相比,程妙心此時更擔心的還是程可的安危。
  “小妹妹,你真厲害,這樣子都不去醫院。”還穿著睡衣的司機小哥贊嘆著。
  “大吳哥,我也是沒辦法。我哥肯定出事了,我得馬上去找他。”
  “行行,你放心,馬上給你開到杭州去。”
  程妙心摸出屏幕裂了一大片的手機,又給程可和林宇的號碼都打了一遍,依然無法接通。
  “小妹妹你別著急,就快到了。”
  程妙心點點頭,電話無法打通,她只能繼續處理自己的傷口。
  “你那車得一百多萬吧,價格貴就是皮厚實,關鍵時候能保命。”
  “大概是吧。”
  “當時可嚇死我了,都幾年沒聯系的老同學曹逸靈大半夜的,兩點啊,給我電話,說他未婚妻撞車了,嚇得我趕緊爬起來。”
  “他真這么說的?”
  “對啊。”
  “那他死定了。”程妙心想做咬牙切齒的動作,卻被傷口的疼痛弄得根本咬不下去。
  出了杭州的高速收費站,大吳哥把車靠了邊。曹逸靈已經停車等候在那里。
  程妙心推開車門,扭著身體想下車。曹逸靈急忙跑過來幫忙扶著。
  “曹逸靈!啊!”正要開口罵人的程妙心,被因為下車動作又碰到了額頭傷口,尖叫起來。
  曹逸靈干脆用公主抱抱起程妙心,匆忙謝過大吳后,走回自己的車去。
  直到把程妙心在自己的副駕駛座放置安穩后,曹逸靈才有機會詳細詢問這一夜的事情。
  “妙妙,昨晚到底怎么了?”
  “我哥昨天在南昌接了林伯伯兒子毅行哥的電話,說什么林伯伯有危險,就先坐高鐵來杭州救林伯伯了。”
  “然后呢,你怎么就受傷了?”
  “我晚上開車來找我哥,結果在路上突然就犯了頭痛,眼睛什么也看不見,然后就撞車了。”
  曹逸靈檢查著程妙心頭上的傷口,拿膠帶又幫紗布加固了一下:“我估計你哥不會再讓你開車了。”
  這時程妙心的手機響起,隔著裂紋能看到是林巧言來電。
  “喂,Yan。你還沒起飛么?”
  “是的,飛機誤點,要北京時間下午才能到。你也聯系不上我爸爸和程可嗎?”
  “恩,急死我了。”
  “我剛才打給馮部長,他說有人看到我爸爸和程可是今天凌晨各自離開星岸之光的。”
  “是真的嗎?”
  “Mio。”林巧言的聲音凝重起來,“我不相信馮部長的話,他們兩個一定是出事了。”
  程妙心急得都快哭了:“Yan,怎么辦,馮部長分明是把我哥和林伯伯藏起來了。”
  “你快去找白若華,讓她悄悄去求霍弘文幫忙,這樣不會驚動馮部長。”
  “逸靈哥。”程妙心抓了抓曹逸靈的臉,示意要關上車門,“快點,帶我去星岸大學!”
  突然的到來讓白若華極為激動,而看到程妙心臉上的傷更讓她心疼。
  白若華帶著程妙心和曹逸靈先去了醫務室,讓校醫給她重新做專業的傷口處理,并在包扎時聯系了霍弘文。
  “弘文。你不要驚動別人,不要讓人知道你在與程妙心通話。”
  白若華將手機遞給程妙心。
  “霍老師,”程妙心一開口就哽咽了,“我哥今天凌晨去見過林伯伯,現在兩個人都不見了,馮部長把他們藏起來了,你快幫我救救我哥吧。”
  “恩。”霍弘文應該是回避著身邊的其他人,匆匆掛了電話。
  此時霍弘文和馮沛一起正在J先生的房間里,一隊醫護人員跑了進來,為捂著胸口難受中的J先生做著急救。
  在J先生被扶上輪椅推出房間后,霍弘文向馮沛問道:“這么大的事情,要不要通知一下林部長。”
  顯然馮沛才是心里最明白的人:“霍弘文,林部長可不管科研以外的事務,他應該正忙著呢。”
  說完便留下一個充滿揶揄意味的笑聲,揚長而去了。
  霍弘文在馮沛走遠后撥通了電話:“小高,立刻把你的人都集中起來,仔細看一下星岸之光從今天零點開始的所有監控,找到林部長和程可的去向。”
  沒過多久,霍弘文也趕到了星岸大學的醫務室。
  “天吶,程妙心你怎么變這個樣子了?”
  重新包扎后的程妙心坐在曹逸靈和白若華中間,沒有了木乃伊似的紗布圈,額頭上貼著一塊方形紗布,臉上多處也被涂了藥。但是程妙心并沒有心情調侃自己的樣子。
  “霍老師,我哥和林伯伯找到了嗎?”
  “別著急,我叫人在查監控了。”
  不一會,霍弘文收到訊息,程妙心趕緊跳起來湊近了一起看。
  首先收到的,是程可進入星岸之光的視頻,可以清楚看到他是大大方方進入的,還向值班保安揚了揚通行證。
  接著又有一段視頻傳來,是林宇帶著幾個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員一起前往車庫離開,沒有看見程可。
  “怎么沒見到我哥離開?”
  霍弘文撥通電話打開了免提:“喂,小高,沒看到程可離開嗎?”
  “沒有,霍老師,沒有拍到程可離開。”
  “那15樓的監控呢?”
  “15樓都是機密工程,我們沒有查看的權限。”
  “小高哥。”程妙心想到馮沛可能對程可做的行為,緊張地說道,“幫我再查一下拍到馮部長的鏡頭吧。”
  “好的,馬上。”
  一陣憂心忡忡的等待后,又傳來了一段視頻。是馮沛和他的那幾個黑西裝手下,在貨車工作區。因為角度關系,看不清搬的是什么東西,感覺像是幾個大號的木箱,被放進了三輛不同的廂式貨車。
  鏡頭前,馮沛和幾個手下交待了什么,那手下們便上了三輛廂式貨車把車開走了。最后的畫面是馮沛對著監控鏡頭略帶詭異的笑容。
  “哥,這次該我救你了。”程妙心深呼吸了幾下思考著尋找程可的方法。
  “我去找一下馮沛這幾個手下的資料吧。”霍弘文建議著。
  “等一下,霍老師,找到他們也已經太遲了。”
  “那怎么辦?”
  “我們能不能做到這幾件事?首先是想辦法追蹤這三個車牌號,其次是找人讀馮部長在視頻里說話的唇語,再就是要繼續在星岸之光里搜索,各個出口的監控要繼續盯著。”
  曹逸靈不禁驚嘆于程妙心的冷靜:“你都快成第二個程可了。”
  “弘文你把視頻轉發給我,星岸大學能讀唇語的教授很多。”白老師自告奮勇地說道。。
  “我讓小高繼續盯著星岸之光,三個車牌的追蹤也交給我。程妙心你和這位………”
  “我叫曹逸靈。”
  “好,曹逸靈,把車加滿油,等我有了貨車的消息就去追。貨車如果上了高速是有限速的,不難追。”
  程妙心拉著曹逸靈站起了身:“好,我們這就去,那搜索星岸之光的事也還是要麻煩霍老師了。”
  正在大家要走出醫務室分頭行動時,程妙心的手機響了,是一個杭州本地的固定電話號碼。
  “喂,是程妙心嗎?”
  “是我,你是?”
  “這里是湖濱派出所,有人來報案,說他是星岸集團的物流部員工。今天凌晨他看到你哥哥程可昏倒在星岸之光大廈的貨運電梯里,就把程可先在運貨箱子里放了一下,想找人一起搬上車送醫院去。”
  “那后來呢?”
  “后來他回來發現箱子不見了,那里原來堆的十幾個箱子也都不見了。”
  “箱子都去哪了?”
  “他說他問了主管,其它箱子都是要送往煙臺、武漢和泉州分公司的茶葉。現在司機的電話都打不通,你快點過來吧,我們要馬上安排警力去營救。”
  掛了電話的程妙心并沒有臉色好轉。
  “怎么了程妙心?”
  “馮部長,他把自己撇得干干凈凈了。”
  ——————————
  時間線:
  2023年5月30日
  程可失蹤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