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270受制于人
();    2023年5日30日。
    兩個由霍弘文安排的員工小哥輪換著開車,用一輛馬力比曹逸靈自的車大得多的汽車帶著他向煙臺方向疾速行駛著。
    這時霍弘文發來了包含程妙心和白若華的多人通話。
    “曹逸靈,你們到哪了。”
    “淮安。”副駕駛的小哥輕聲提醒道。
    “到淮安了。”
    “注意一下,蔣庵服務區往北十幾公里地方高速交警把那輛車攔下來了,你們別開過頭。”
    “十分鐘。”副駕駛小哥又提醒了一下。
    “好的,十分鐘,馬上就到。但是為什么不直接讓交警去攔,還要我們自已趕過來啊?”
    “曹逸靈你蠢死了!!”多人聊天中程妙心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把一車三人都嚇了一跳,“萬一他們下高速或者轉向呢?要你在后面追趕是作快速反應的!!”
    “哦哦……”
    “還有!萬一車上有個假的我哥怎么辦,還要靠你認人!笨蛋!!蠢死了!!”
    前排兩個小哥已經快要笑翻了。
    掛斷了通話,很快就到了交警攔下廂式貨車的地方,曹逸靈所坐的車也打著雙閃停了下來。
    看到貨車尾門開著,警察也已經在向兩個黑西裝男人問話,曹逸靈跳下車,直奔貨車廂而去。
    車廂里有個男人剛睡醒的樣子在揉著眼睛。
    “我的天,程妙心還真說對了。”
    正在這時,背后傳來警察與上級聯系的聲音:“隊長,車攔下了,貨廂里真的有個男人,很有可能是程可。”
    “不對!他不是程可!”曹逸靈一邊糾正著警察,一邊再次發起了那個多人通話。
    “程妙心你真猜對了,車上有個假程可。”
    “我就知道!”
    “程妙心你到哪了?”霍弘文的聲音問道。
    此時程妙心也坐在兩名霍弘文安排的員工小哥所駕駛的車上,帶著臉上的包扎心急地趕路。
    “銅陵,過了銅陵了。”
    “池州那邊還沒攔截到去武漢的那輛車,你們經過上水橋樞紐時候要看仔細了。”
    “好的,霍老師。”
    “還有,程妙心。馮部長的唇語解讀出來了。他說的是,這批禮品很重要,必須馬不停蹄地送到。”
    “他是要司機疲勞駕駛?拿我哥的命開玩笑嗎。”
    “你們也注意換著開車別疲勞駕駛。”曹逸靈大聲提醒著程妙心所在車輛的司機。
    沒多久程妙心所坐的車經過了上水橋樞紐。副駕駛座的小哥眼尖地發現了遠處的一起車禍,一輛廂式貨車撞在了緊急停車帶的護欄上。
    “是星岸的貨車!”
    小哥這句話嚇得程妙心直拍打自己嘴巴:“我這臭嘴,說什么來什么。”
    剛剛在出了車禍的廂式貨車后停穩,程妙心就沖下來直奔過去開尾廂門。
    車廂里的木箱翻得亂七八糟,數不清的茶葉罐散落一地,有一個在撞車中弄得和程妙心臉上傷勢差不多的男人正努力地從木箱堆里往外爬。看到有人開了車門,他伸出手向程妙心求助。
    程妙心沒有搭理他,一邊走回自己坐的車一邊與大家聯系:“找到去武漢的車了,又一個假的我哥。白老師你那邊到哪里了?”
    白若華所坐的車正在通過浙江和福建的省際收費站,她一邊掃視著周圍能看見的車輛一邊回答:“我們剛進入福建了,沒看到星岸的貨車。”
    霍弘文提醒道:“若華,高速交警那邊說還沒有那輛車進入福建的記錄,也沒有下高速。你們就在高速出口守著等我消息。”
    曹逸靈:“那輛車跑哪去了?”
    “一定是在浙江繞圈,他總要加油的,大家都回收到浙江的邊界收費站去。”
    在緊張的搜尋中,太陽漸漸西斜了。
    林巧言從蕭山機場走了出來,公式化笑容小哥和他的車已經等在了停車場。
    “luka,有我爸爸的消息嗎?”
    “我也有好多天沒見到林部長了,他和那幾個高級工程師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通。”
    林巧言無奈只能先坐上了車,并打電話給程妙心。程妙心立刻把她拉進了多人通話中。
    “什么?馮部長用一輛廂式貨車拉著程可在浙江高速上轉圈?”程妙心沒想到馮沛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折騰程可。
    程妙心心急地說:“yan,我們不知道我哥有沒有受傷,一定要盡快把車攔下。”
    林巧言這時接到個電話,竟然是程可的號碼。
    “請問是林巧言嗎?”那是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你是誰?怎么會有程可的手機?”
    “我是貨車司機。今天本來要送茶葉到星岸泉州分公司去的,但是家里有點急事,約了我到杭州灣大橋南岸休息區送東西。”
    “你現在在南岸休息區?”
    “是的。剛才我搬東西,發現有個人在我貨廂的箱子里。我看了他的手機,有存你的號碼,我記得這是林部長女兒的名字就打給你了。”
    “你在原地等我!”林巧言掛掉了電話,“快,我們去杭州灣大橋南岸休息區!”
    luka猛踩著油門開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在天未全黑時到達了南岸休息區。在休息區中轉了一圈,終于在角落里找到了那輛星岸的廂式貨車。
    車尾廂門已被打開,兩個黑西裝男人在車頭前抽著煙。林巧言警惕地看了看他們,在luka的陪同下跑向了尾廂門處。
    “程可!”
    昏睡著躺在其中的,正是頭上仍帶著血跡的程可。林巧言托起程可檢查了一下,呼吸正常,但是無法喚醒。
    “yan,我們快送程可去醫院吧。”
    林巧言和luka沒有向車前的兩人求助,直接自己動手把程可抬到了他們開來的車上,向醫院趕去。
    望著靠在自己身上仍在昏睡中的程可,林巧言心里百感交集。她一邊輕觸著程可的臉頰,一邊打電話給了程妙心:“mio,我找到你哥了,現在在去醫院的路上。”
    “謝天謝地,終于找到了。”程妙心這才放下吊了一天的心來。
    “但是我有不好的感覺。”
    “yan,你也覺得馮部長是在故意消耗我們的時間嗎?”
    “是的,”林巧言不安地看著車窗外,“今天一定有什么事情發生了。”
    “啊!啊!!”電話里程妙心痛苦地尖叫起來。
    “mio?你怎么了!”
    程妙心用很掙扎的聲音回答著:“yan,我又頭痛……看不見了!”
    時間線:
    2023年5月30日
    林巧言找到程可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