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290再別西子


  2023年6月1日。
  白若華一早就趕到醫院,帶來了不少新衣服以替換掉兄妹倆原來沾了血的那兩套,并幫著程可和程妙心一起收拾起東西準備出院。
  程妙心搭著程可的背向白老師展示兩人頭上仍貼著紗布的傷口:“白老師你看,我和我哥一前一后腦袋上的傷,以后算不算兄妹疤?”
  白若華用彎著的食指叩了叩程妙心沒有受傷的另一邊額頭:“撞傻了吧,你難道希望自己留一個疤,希望你哥少一塊頭發呀?”
  感覺到自己剛才傻勁的程妙心嘟起嘴繼續收拾東西。
  白若華又問道:“程妙心你真的不再檢查一下嗎?”
  “已經確認了頭痛眼盲不是青光眼造成的呢。”
  “那腦震蕩不再檢查一下嗎?”
  “白老師,我第一次的頭痛癥是在撞車之前發生的,肯定不是腦震蕩。至于其它可能的病因……”
  其它可能的,顯然都是更嚴重的情況。
  程可努力隱藏起心里的擔憂看著程妙心,并向白若華補充道:“主要是我們想離杭州和星岸遠一點,等回到長沙再仔細檢查吧。”
  白若華點著頭表示理解。
  “霍老師那邊有Yan的消息嗎?”程妙心問道。
  “弘文說她昨天從宿舍中搬出去了,她哥哥林毅行也還沒有回國。我們猜測Yan有可能是回她爸爸在蘇州的房子了。”
  “那……哥,讓逸靈哥開車帶我們先去蘇州找你的救命恩人?”
  “……好。”
  “別急別急。”白若華看著手機訊息喊住了兄妹倆,“你們霍老師說一起吃個午飯,他有東西要給程可。”
  龍井蝦仁,西湖醋魚,東坡肉,魚羹,霍弘文點的菜讓程妙心和曹逸靈光是看著就已經止不住口水。
  “吃吧吃吧。”白若華招呼著他倆開動了起來。
  在兩人大快朵頤的時候,霍弘文取出一些文件遞給程可:“這是林部長之前就安排好的的,你在螺旋塔、維度原理和時間理論上的知識產權和專利權益文件。”
  “可我并沒有想過要擁有這些。”
  “但它們現在確實屬于你。”
  程可看著些這些文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程妙心看出了哥哥的糾結,用手輕輕搭在程可肩上,對霍弘文說:“這些文件會讓我哥想起林伯伯的。”
  “我明白。從我的角度,我給兩個建議吧。一是繼續持有,在以后馮部長對林部長的大腦有什么想法的時候你可以作為一股制衡的力量。另一個處理方法就是讓J先生買斷,本來你倆也不希望再用星岸集團的錢,干脆折現作為程可以后創業的基礎。”
  程可搖了搖頭:“我想我還是先拿著吧,等找到Yan我就交給她,這些應該屬于她爸爸。”
  霍弘文和白若華相視而笑,仿佛已經在期待這對孩子的重聚了。
  “現在螺旋塔的事情是誰在負責?”
  “由新的科研主任Luis負責維護,他列了很多項雄心勃勃的實驗計劃,已經交給中科院和公安部的工作組審議了。”
  程妙心很不滿意這個狀況:“葉嘉良已經準備要折磨林伯伯的大腦了嗎?”
  “我已經通知林毅行盡快趕回了,等他接任新的生命科學研究部部長,就能壓住Luis。那時候林部長的大腦就安全了。”
  程妙心望著窗外的西湖喃喃道:“希望毅行哥快點趕回來。”
  吃完午飯,程可程妙心和曹逸靈告別了兩位老師,也告別了杭州,向霍弘文提供的林宇家蘇州地址趕去。
  同樣有著天堂美稱的蘇州距離杭州并不遠,林宇的住宅在蘇州新區,交通也很方便。沒多久曹逸靈就成功將車停到了目的地的樓下。
  “那個是不是林伯伯的司機?”程妙心遠遠地看到了Luka正從林宇的家向外搬著一些東西,忙下車跑了過去。
  “小哥哥!”
  “程妙心,你怎么來啦?”熟絡后的小哥哥似乎已經越來越放下公式化笑臉,和兄妹倆成為真正朋友了,“你們是來找Yan的?”
  “對啊,她昨天突然就走了,到現在電話也打不通。她在家里嗎?”
  這時候程可和曹逸靈也走過來了。
  “你們不知道,昨天在星岸之環,Yan和中科院分院的陸院長交談完后,心情特別特別低落,我看著都心疼。”
  “那后來呢?”
  “后來她要我帶她去買了輛車,我們一前一后開到這里來的。她回家收拾了自己的東西,還坐在部長的房間哭了好久。”
  眾人都聽得沉默了一陣后,程可繼續問道:“那Yan現在在哪里?”
  “她自己睡了一晚,今天已經開車走了,她說她要去找個遠離杭州的地方一個人靜養。”
  “和我們一樣。”程妙心聽到這里拉起程可的手輕聲說著,“杭州太讓人心累了。”
  “這些,”Luka向著手捧的箱子努努嘴,“都是她昨晚理出來的部長心愛之物,Yan讓我送到毅行的辦公室去,說是讓它們可以離部長近一點。”
  程妙心一直在環顧著這個安靜又充滿綠意的小區:“這里是Yan長大的地方吧。”
  “是的。”Luka也忍不住有些感慨,“我就是從這里接她去高考,接她去星岸大學的。”
  “走吧走吧,我們今天就開到長沙去。”曹逸靈招呼著兄妹倆,以打破現場的憂傷氣氛。
  “逸靈哥你也去?”
  “對啊,我和你們一起去。”
  “要和我們一起擠安置房嗎?還有你不回上海曹阿姨怎么辦?”
  曹逸靈摸著后腦笑了:“就是我媽說她實在太想你們了,她也要搬去長沙給你們做飯。”
  這是個讓程妙心激動起來的消息。
  “我媽說,都是靠著程叔叔蔡阿姨長年的幫助,才有了我們家這安穩的二十年。她已經把我家上海的房子賣掉了。”
  “賣掉了?”
  “不賣掉怎么買長沙的湖景房讓你好好養病呢。”
  “曹阿姨真好……”
  程妙心念著對曹阿姨的感謝,而程可和曹逸靈的目光明顯是在哀嘆她會錯了意。
  ——————————
  時間線:
  2023年6月1日
  程可程妙心離開杭州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