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牛奶與巧克力 >350不可改變


  2026年1月31日。程可24歲,程妙心22歲。
  還是冬天的長沙,還是同一個安置小區,但是和三年前的冷清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書店、花店和設計工作室不再單獨掛牌,安置小區最后兩棟所組成的角落已經整體改名叫“牛奶與巧克力加鹽創意園”。書店成了提供餐飲還可以隨意閱讀的書吧,花店的花花草草更是放滿了園子的一整圈以及兩棟樓的每一個窗口。
  天色才剛剛暗下,程妙心早早地就在門口放上了“老板娘生日,今日休息”的牌子。兄妹倆、林巧言、曹逸靈、曹阿姨以及書店和花店的七八個店員一起聚在花店的二樓,聚坐在大桌子旁吃飯。
  “大閘蟹來啦!”曹阿姨帶著曹逸靈端出了兩臉盆的大閘蟹來。
  “來來來,小姑娘們都嘗嘗,從昆山快遞過來的,連醋都是一起快遞來的。”曹阿姨把一只只五花大綁的螃蟹放到大家面前。
  曹逸靈也幫著吆喝:“不會拆螃蟹的看程可和程妙心示范啊,這兩個人是大閘蟹殺手。”
  在歡笑聲中,大家一起折騰著被千里迢迢送來受刑的螃蟹們。程可和程妙心分坐在林巧言的兩邊,搶著為她剝蟹。
  “我是蘇州人,我會自己剝的啦。這里這么多長沙妹陀都不會剝,快教她們去。”
  “今天Yan你是壽星,當然只能給你剝啦。”店員小妹們都一起說著。
  正吃得熱鬧時,樓下傳來了呼喊的聲音:“Yan,你在不在?”
  “好像是我哥的聲音。”林巧言忙放下筷子和兄妹倆跑向陽臺窗口。只見林毅行在樓下站在一輛商務車前,他的身后,霍弘文正在攙扶腿腳已經不太好的J先生下車。
  這真是意外的來客。
  看到J先生的狀況,林巧言安排大家在書店里坐下,她領著程可、程妙心、林毅行以及霍老師圍坐成一圈,曹逸靈給大家都弄了一杯咖啡后也坐到了程妙心身邊。
  J先生讓霍弘文捧來一個很大的盒子:“Yan,這算是生日禮物加上補送你和程可的新婚禮物吧。”
  “謝謝J先生。”
  “不客氣,”J先生環顧著書店的環境:“我閉南樓看道書,幽簾清寂在仙居。這里可真是一個好地方,我都想在這里住幾年了。”
  “J先生,您開玩笑了。”
  “Yan,你知不知道,當年我送你爸爸的第一個禮物,就是一間裝了滿滿一墻書的辦公室。”
  說起林宇,讓林巧言不禁擔心起爸爸在螺旋塔上的現狀來,她看了看林毅行,林毅行的臉色也不是很好。
  看著林巧言糾結的樣子,程可替她問道:“J先生,您今天怎么會過來?”
  J先生盯著林巧言看了一會:“Yan,應該有一個多月了吧?”
  程可和程妙心面面相覷,完全沒想到J先生直接問出這個來。程可拉住林巧言的手:“Yan,你有了……一個多月了?”
  “我上個星期才知道的,還沒想好怎么告訴你……”
  程可溫柔地撫著林巧言的手向她點點頭表示理解。這時J先生向著大家說:“讓我和程可還有Yan說說話吧。”
  霍弘文起身領著林毅行先走了出去。程妙心眼眶似乎紅了,幾次回頭看向程可和林巧言,最終還是被曹逸靈撫著背走出了書店。
  “'J先生,你怎么知道Yan懷孕的?”
  “從那一天的日期反推的。程可,先恭喜你們。然后我們談談那一天,也就是Peter說的龍卷日的事情吧。”
  “J先生你都知道了?”
  J先生點點頭:“是的,Peter把他知道的都告訴我了。我想了想,覺得還是我來找你們比較好。”
  “J先生。”程可拉著林巧言的手,“我們不會回去的。”
  “程可,我很高興看見你們有獨立的思想,但是請聽我把話講完。”
  林巧言也向程可示意耐心聽J先生說。
  “我知道了你爸爸收到的紙條內容,上面寫的東西并不多,但是和現在的發展都是完全一致的。
  “Peter還試驗了一些其它的事情。比如說在螺旋塔收到雜質的位置,放了泄露足球比分、彩票號碼的卡片,有不少成功地送出去了。”
  程可:“產生影響了嗎?”
  “沒有,沒有任何影響。歷史完全沒有收影響。那些卡片,可能都在各地的江河湖海中被人們遺忘和錯過了。”
  “您是想告訴我,歷史不可改變,不要反抗命運?”
  J先生的手指在桌面上彈了一陣:“程可,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我不會逼你。我留一句Peter喜歡說的話給你:如果結局早已經確定,那就將它修飾成對自己最有利的樣子。”
  送J先生上了車后,霍弘文握著程可的手和他道別,林巧言更是激動地抱住了林毅行。
  “傻瓜,都快當媽媽了還要哭臉嗎?”林毅行輕撫著林巧言的頭發,“你的三年之約過掉兩年半了,怎么樣,程可對你好嗎?”
  “當然好,你那么嚇人,他不敢對我不好。”
  那可能是林毅行第一次爽朗地笑出聲來:“那我應該一直嚇人下去。你照顧好自己,爸那邊我會照看好的。”
  送別了來訪的三人后,程可和林巧言到了深夜都仍舊不能入睡。
  “程可,J先生沒說完的部分是什么?”躺在床上的林巧言把頭靠到程可肩膀位置問道。
  “你是說馮部長的那句話嗎?”
  “恩。”
  “如果,未來真的不能改變,那不論我們怎么反抗,最后總會發現是徒勞。”
  “徒勞?”
  “就好像有人注定要成為科學家,他卻故意頹廢。但有一天,他胡說瞎寫的一句話成為了科學上的大發現,他還是成了科學家。”
  “怎么像在說你自己參加頭腦風暴呢。”
  程可也笑了,確實就像在說自己。林巧言繼續問道:“那…………如果是我們這種逃避呢,說說看最嚇人的可能性?”
  “因為這項研究太重要了,早就引起了各部委高度重視。他們一直在監視我們所有人,等到8月份看我們還不回去,就派特種部隊把我們抓回去強行開啟漩渦。”
  黑暗中,林巧言的眼睛睜得大大地望著天花板,思索了一陣。然后,她輕輕拉過程可的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
  ——————————
  時間線:
  2026年1月31日
  林巧言生日J先生來訪
  程可程妙心得知林巧言懷孕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