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皇朝脈動 >第194章鋼鐵直男兵法推演

第194章鋼鐵直男兵法推演

好書推薦:劍孝江湖 、大俠有夢 、聊齋仙境 、熱血帝路 、生仙紀 、三界血書 、第九次西游 、靑城 、

    王兌一聽這話一捂臉,才想起來自己大哥可一直有種類似于大男子主義的心理。
    果然,越不情這下可不樂意了,皺眉道:“女人怎么了?我自幼身經大小數百戰,從來沒靠改頭換面來躲避敵人的!”看來她之前就知道古風的底細,所以才反駁得如此犀利。
    果然,古風聽完臉上一沉,這話對他確實有點毒了,可見越不情終究是繼承了女性吵架時牙尖嘴利點人死穴的光榮傳統。要不是因為她是女的、自己又不是初出茅廬時的莽漢,古風大概早就動手了。
    最后他沉聲道:“別讓我在戰場上遇見你!”這算是放句狠話撒撒氣。
    “哦?遇見又能怎么著?”越不情不甘示弱地說,“吳國的水師雖然沒在我手里占多大便宜,但比楚軍只強不弱。屈棠的長輩對吳軍也是敗多勝少?!边@意思很不明顯,但值得推敲。
    就是說我的敵人比你的敵人要強大得多,而且你贏了一個小輩沒什么價值,由此推算出:我比你強太多了。更何況古風那是紙上談兵,從未真刀真槍地干過。
    古風一甩手,哼了一聲:“無謂之爭,嘴上的功夫!”說著一副好男不跟女斗的架勢就要走開,越不情卻鄙夷道:“不服試試,你不是只會兵法推演嗎?”
    古風有些氣急敗壞,沖王兌一伸手道:“王兌――”
    這兩人為何一照面就接火,王兌是現在才反應過來,而喝醉了的趙師一是一點忙也幫不上了。
    古風這一喊嚇王兌一跳:“干什么,你不是要和女孩子動手吧?”
    古風瞪王兌一眼道:“給我紙筆?!?br>    王兌魂飛天外:“你們不會是要立生死狀吧?”
    古風不耐煩地從賬臺桌上拿起一張大白紙和兩支筆走到越不情跟前。遞給她一支,隨即在紙上畫了起來,不一會那紙上就出現了山河小徑還有平原。
    “古兄好畫工!”醉醺醺的趙師一華而不實地贊道。
    王兌鄙夷道:“好什么呀?!彼凑龥]看太明白。
    古風又在紙中畫了一個圈,跟越不情說:“你我各五千步兵,搶這一點?!?br>    越不情接過筆道:“好!”然后百無聊賴地把玩著手里的筆。
    趙師一和王兌忙湊過去看,見兩人各從一頭排兵布陣,不一會紙上就畫滿了代表士兵的點點。
    古風在一個河邊畫個圈,一邊說:“我以此為供給點。向目的地發起急行軍……”
    越不情毫不客氣地在他必經之路的山上畫圈圈:“我離這比你近,兵分四路伏擊你,看你過是不過?”
    古風輕蔑地一笑:“區區五千人居然還要分成四路,你會不會帶兵?”但是隨著越不情的解說,他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看得出他在伐謀上已經吃了大虧。
    越不情把古風的兵都圈起來。然后引了一條箭頭通過山間,說:“等出了這座山,你最多還剩下五百人,就算把目的地讓給你,你能守得住嗎?”
    古風目瞪口呆,最后只得說:“就算我只剩五百人也還有勝算……”說著拿筆在紙上胡亂劃拉著,“只要我帶頭沖幾個來回,絕對能把你地人趕散?!?br>    這下誰都看得出古風開始胡攪蠻纏了,這不是耍賴嗎?越不情把筆一扔,表示不屑和古風玩了。
    古風惱羞成怒道:“打仗又不是紙上談兵,真在戰場上,難道懼你這區區五千步卒?”他說這話明顯把自己當成姚文光了,以為自己像他一樣被包圍了還能殺個七進七出。
    “哼,你上過戰場?”越不情轉身看著古風,蔑視道。
    這兩人頓時大眼瞪小眼,你看我不順眼,我看你也別扭,王兌就不明白,自己大哥本來不是最看不慣那些嬌滴滴的女子嗎?按理說他不會討厭越不情的。
    本應該很有共同語言的一對怎么一見面就成了這個樣子。歸根結底還是自己大哥不會說話,看來他這種大男子主義還是兮涼姐那種活潑又小鳥依人型的女子比較適合。然而一向自立自強的越不情絕對看不慣古風對女子有那樣的看法。
    也許是惱羞成怒,古風一甩手說了聲告辭便要走,走到門口那忍不住回頭說:“那我要不走山路呢?”
    越不情悠然道:“那你就肯定比我晚到目的地,五千對五千,我在城上你在城下,什么后果你知道了吧?”
    古風哼了一聲,儼然地消失了。趙師一和王兌饒有興致地看著古風,王兌今天才發現大哥也有小孩子氣的一面,可能是以前論兵法還沒人打敗過他的緣故吧。打跑古風,越不情又抬腿往凳子上一坐。沖兩人無奈地一笑。
    “大哥,先別急著走?!焙茸砭频耐鮾斗磻撕芏?,現在才想起來拉回古風,趕緊追了出去。
    古風一臉不情愿地坐回座位,看來這次輸給一個女人的打擊讓他很不爽,更何況是在他最引以為傲的地方。
    “大哥,你和越姑娘出去轉轉吧,我有點事和趙公子說說?!蓖鮾峨S后又從趙師一那拿了些銀子給古風,“見啥好東西也給越姑娘買點哈?!?br>    古風被王兌推出飯館,而越不情也很遲疑地看了眼王兌,接著快步跟上古風而去。
    “你什么意思???”趙師一有點大舌頭地問。
    “唉,也不知道兮涼姐在哪,總得為我大哥終身大事考慮考慮吧?!?br>    “這……你覺得古兄能過了越不疑那一關?”
    王兌忽然笑道:“說什么呢,八字還沒一撇呢!”
    “還有一件事……你把銀子都給他了?!壁w師一又喝了口酒問,“我們拿什么結賬?”
    “我……接著喝,等著吧?!蓖鮾堵勓韵袼虻那炎右话戕抢X袋道。
    才過去不到半個時辰,坐在窗邊暢飲的二人就聽見了古風的聲音,再近些傳來吵架聲。
    古風的聲音:“……那我右翼的兩千騎兵就看著你打我?”
    越不情的聲音:“你的兩千騎兵早被我利用俯沖之勢摸掉了!”
    古風不服的聲音:“來你給我說說就憑你不到三千重步兵怎么吃掉我的騎兵?”
    越不情邊用肩膀斜倚在門,邊在手掌上比劃:“我不是跟你說了么。在沒總攻以前我先偷襲你的騎兵營,你的騎兵總不能在馬上睡覺吧?”
    ……
    看來這倆人一路上什么也沒干,換了副地圖又交上火了,王兌就納悶了,一個從來沒上過戰場,一個一介女流,沒事怎么就好打仗呢,還沒打夠!
    兩人吵吵嚷嚷地走進來,古風明顯在兵法上又吃虧了,于是他故技重施。姚文光式的無敵英雄再現江湖,以一敵萬突出重圍……
    越不情用教訓的口氣說:“你老是這樣,打仗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事,要講究……”
    王兌接口道:“團隊合作?!?br>    越不情一拍手:“對,就是團隊合作,你老強調……”
    這次是趙師一接口:“個人英雄主義?!?br>    越不情點頭道:“嗯,看來你們兩個在無極學院西方理論那一套學得不錯嘛。個人英雄主義是不行滴!”
    古風擺手道:“那你老強調陰謀詭計就對嗎?十個人絕對能打敗一個人嗎?我要是有支軍隊,部下哪個不是以一擋百的精銳,我那兩千騎兵就算光著屁股照樣反吃你三千步兵?!?br>    越不情氣哼哼地跟趙師一王兌說:“看看這人不講理吧?說好只論兵法。再說我的人又不是紙糊的,憑什么你的軍隊一個人就能當我兩個人用?”
    王兌立刻頭大如斗,只能吩咐兩人先吃東西,古風剛剛一直和趙師一討論正事,并沒怎么吃,越不情更不用說了。
    原本越不情是碰見了熟人,想蹭頓飯的,誰知讓王兌打發出去,更可惡的是這古風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一路上什么也沒買,到現在她還餓著呢。
    這簡直是個直男!鋼鐵的那種!
    且說兩個本來素不相識的人,突然被王兌強行安排出去逛街,對古風這種人來說,簡直沒什么話說。
    越不情自然知道王兌的心思,既然沒有反對,說明古風一定程度上還是有戲的。而這時候越不情也難得表現出尋常女孩子的樣子??上н@次古風正沉浸在兵法推演的失敗中不能自拔,所以二人一路無話。
    也許是想通了用兵關節、吸取了失敗教訓,在街上古風好不容易開口和越不情交談,竟然說得還是兵法推演之事!然后就有了王兌之所見……
    吃完飯,四個人各坐一方,開始醒酒,古風了口茶,隨手翻出邯鄲城地圖拿筆在上面劃拉著,這是他剛剛和越不情出去的唯一成果。
    他可能是在看還有哪沒去過,難得來一次大城市,正想帶著明仁明義他們轉轉呢。不過看他那架勢,不像是個向導,倒真有幾分決勝千里的大將軍的意思。
    百無聊賴的越不情見古風在看地圖,湊上前去道:“怎么,還想打一場?”
    古風眼睛一亮:“打一場就打一場?!笨吹贸鏊彩情e的慌,屢敗屢戰。
    古風遞給越不情一根筆,在地圖上畫著道:“這回咱們搶占我們所在的這座酒樓?!?br>    王兌聽了差點一頭栽倒在桌子底下,幸虧沒人聽見,不然還以為是地痞流氓吃飯不給錢砸場子呢。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