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國良匠 >第110章并不難猜

  孫寒承微微笑著說道:“在非洲有一種全身都長滿刺的動物名叫鐵豬獾,如果有人或者動物要進攻他,他就會團成一個球,將自己身上的刺豎起來進攻敵人,這種刺中間是空的,有孔,但卻很是堅硬,并且這刺上面有一種物質能治療牙齦炎,用來做牙簽非常不錯?!?br>孫寒承的話說完之后就看向了魯成軒,魯成軒很是驚訝怎么都想不到孫寒承竟然連這一根牙簽的材質都說的出來。
但是卻沒有多說什么,拿起酒杯來將杯中的酒喝干,依舊是面不改色。
南江大學的那些老師也是沒有想到,孫寒承竟然能連著猜對了兩根牙簽,要知道就算是他們都猜不出來的。
魯成軒卻絲毫不以為意,因為只有他知道這些牙簽的材質是多么的稀有,普通人根本一根都分辨不出來,孫寒承雖然能辨別出兩根,他也并沒有太多的驚訝。
既然能在南江師大當老師,要是沒有一些真本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又馬上抽出了第三根牙簽,放在桌子上,輕輕轉動一下那桌子上面的轉盤,牙簽就遞到了孫寒承的身前。
這根牙簽渾身上下紅里面帶著金色,還帶著一些黑色,整個牙簽就像是一個藝術品一般,讓人看了都有一個想法,就是誰能舍得用這樣的牙簽來剔牙簡直就是浪費。
南江大學的眾人全都笑著看向了孫寒承,他們都知道這幾根牙簽的材質是越來越難辨認的,這一根東西一看就是木質的,而且是木頭的芯材.
很多的紅木家具僅僅是依靠木頭上面的花紋就能看出是何種木頭材質,但是木頭的芯材就不一樣了,上面的花紋很少并且顏色也都差不了很多,再加上做成了針一樣錢細的牙簽,想要猜出來簡直是太難了。
葛教授等人自然明白這樣的一個道理,所以眼神中都是驚喜錯愕,都在為孫寒承感覺到擔憂,雖然輸了就只是喝一杯酒而已,但現在這種情況就不是一杯酒那么簡單了。
這分明就是南江大學在向著南江師大叫板呢,而且這魯成軒真的是非常陰險,按照他剛才拿牙簽的順序給別人一種越來越難的感覺。
這一共有八根,要是孫寒承第三根就猜錯的話足以說明孫寒承的本領不過如此。
但是誰能知道這一根是不是其中最難猜的一根呢,在別人印象之中這一根只能算是第三難的一根罷了,這就是魯成軒陰險的地方。
孫寒承也是微微一愣,這東西確實不太好猜,而且這木頭顯然是經常被人把玩的,牙簽上面竟然有了一些包漿的存在,更是增加了這根牙簽的鑒定難度。
孫寒承拿著哪根牙簽看了一下,看的非常仔細,甚至已經將那東西放到了自己的眼前。
“怎么樣,是不是看不出來了?”
南江大學的朱章微微笑著,他可以算是魯成軒的半個師傅,自己這樣一位徒弟拿出的東西讓南江師大的孫寒承吃癟他自然是非常高興。
孫寒承朝著這位有名的大專家,略顯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這東西確實不辨認,這么點的東西也沒有什么太大的特征,與之相似的樹木不下二十種?!?br>聽到他的話不少人都笑了起來,朱章微微笑著說道:“這東西當然不好猜,也不占你便宜,要不然這樣吧,我也添點彩頭,你要是猜對了我也干一大杯?!?br>朱章的話一說完那些那將大學的人紛紛下注:“我也加,你要是準確的說出來我也喝一杯?!?br>甚至連南江大學的校長魏晉看到其他的老師都這么說了,原本不想參與這件事的他也只好將身前的酒杯倒滿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孫寒承裝出一股子為難的樣子說道:“諸位前輩老師這么做那真是太讓我為難了,你們都加了,難道讓我猜錯了喝兩杯嗎?”
孫寒承這話一說完,頓時讓眾人面面相覷,南江師大的人甚至都非常的驚訝,不知道為什么孫寒承會給自己加上一杯,原本就是他不說話也沒有人會怪罪他。
南江大學的人卻心中高興,都覺得是他們的激將法起了作用了,要是這次孫寒承猜錯了就直接喝兩杯,這就和魯成軒是一樣的了。
但此時孫寒承看向了魯成軒,隨便并沒有說話,但是魯成軒自然明白孫寒承是什么意思,不甘示弱微笑著說道:“好,要是這次你猜對了我也陪著喝兩杯?!?br>這下輪到南江大學的老師開始驚訝了,這個魯成軒什么都好就是有點太要強了一些,絕不居于人后,就算是對自己這牙簽再自信這時候都不應該再加的。
孫寒承聽完只是微笑并沒有多說什么,再次看過那根牙簽,拿起來在一個茶杯上輕輕的敲了一下,那牙簽撞擊瓷杯竟然發出了金屬敲擊的聲音顯然這小小的牙簽非常的堅硬。
他將那個牙簽遞給了身旁早已躍躍欲試的李愛國,李愛國接到之后卻也沒有看就急忙轉交給了身旁的王部長。
王部長和趙局長幾人看過之后也是紛紛驚訝這點頭,顯然也是覺得這樣一根針一樣的小木頭想要猜出是出自于何種樹木當真是比較困難。
這時候孫寒承裝作非常為難的樣子說道:“這東西的材質非常的堅硬并且還有了包漿,雖然是樹木但肯定也是一件非常名貴的樹木,但是是什么樹呢?”
聽到孫寒承的話南江大學的的人就有些不耐煩了,說道:“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知道就說,不知道就喝酒哪這么多廢話啊?!?br>孫寒承微笑著說道:“別著急啊,你得容我好好分析一下才行啊?!?br>他裝模作樣的在原地踱步,仿佛在認真思考,自言自語的分析說道:“這東西啊,應該年代并不久遠,應該是最近這十幾二十年的東西,有點像是紅木,我猜應該是青檀紫檀一類?!?br>孫寒承說到這里看向了魯成軒,其實不僅僅是孫寒承,很多人都看向了魯成軒,想要從他的臉上的表情。分析孫寒承猜測的怎么樣。
但是魯成軒的臉上并沒有什么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波瀾,但是在南江大學朱章臉上卻露出一絲笑容,笑容里面帶著譏諷的神色。
孫寒承僅僅是停頓了一下,然后接著說道:“不對,應該不是青檀紫檀也不是紅木,這木材的堅硬程度要比紅木還要強上很多,聽剛才的敲擊聲好像是鐵的一般?!?br>他忽然有些驚訝的出聲道:“我知道了,在咱們東北黑龍江等北面的苦寒之地有一種非常堅硬的樹木,這種樹木叫做鐵鏵樹,硬度能達到鋼鐵的兩倍,我猜這牙簽就是鐵鏵樹制作的吧?!?br>孫寒承的話說完很多人都是面面相覷,都在琢磨世界上還有比鐵還硬的樹嗎,他們怎么沒有聽過。
但就在他們質疑孫寒承說的這樹是不是存在的時候,就看到南江大學的幾個人臉色全都變了,他們相互對視眼神中滿滿的都是驚訝。
孫寒承一股毫不在意的問道:“我猜的對嗎?”
魯成軒仿佛明白了,什么臉上露出一股子怒氣說道:“你應該之前就猜出來了對吧,故意讓我們都加了一杯酒?!?br>魯成軒在質問孫寒承,但是卻被舉杯而起的魏晉給攔住了說道:“說這么多干什么,既然孫老師都猜出來了那就喝酒好了?!?br>魏晉顯然是知道這時候說什么都晚了,還會被人說成是毫無氣度,所以說完之后魏晉首先端起眼前的酒一飲而盡,校長都說話了,其他南江大學的老師自然也不能說什么,都將眼前的酒一飲而盡。
可憐了魯成軒,他之前已經喝了兩杯,這一次又要連喝兩杯。這一杯白酒小二兩,喝下去四杯那就是七兩到八兩,
慢慢的品飲幾個小時或許還能喝的下去,一般人哪能承受得住這種喝法,這也是為什么剛才魯成軒氣惱的原因。
但是魏晉都說話了,酒也已經喝了就算是再難受也要硬逼著自己喝下去。
兩杯酒喝完之后魯成軒的臉上通紅,顯然已經是不勝酒力了,但卻依舊強撐著。
孫寒承言語關心的說道:“沒事吧,我看喝的差不多了就這樣吧?!?br>“不行,還沒有猜完呢?!濒敵绍幗柚苿抛约旱木笃夥吹故巧蟻砹?。
事情弄成這個樣子再喝下去這魯成軒肯定不行了,卻并沒有人制止,王部長等人去依舊饒有興趣的看著酒桌上的兩伙人仿佛并沒有看出桌上的情況。
南江師大這邊的張李愛國看到孫寒承穩壓了魯成軒一頭,非常喜歡見到這種情況,自然懶得去制止。
而南江大學的人還對魯成軒抱有希望,剛才已經吃了大虧了,在王部長趙局長等人面前丟了面子,自然還希望將這個面子找回來。
這就是一種賭徒心理,輸了之后就想著能翻本贏回來,所以這時候誰都不想主動退縮。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對這一小盒牙簽非常的自信,當初魯成軒剛剛得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就曾經在他們面前展示一下,就算是他們借助一些工具都不能將這些東西全都認出來。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