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開局有個簽到系統 >第009章無知而可悲的螻蟻
    盡管趙剛死有余辜,但他畢竟也是可憐之人。
    對趙家人而言,更多的是感慨和嘆息。
    趙天威閉上眼睛,心中難免有那么一絲悲傷,會發生今天這樣的悲劇,他自知難辭其咎。
    他深深呼吸一口氣,睜開眼,憤然看向霍昆,“霍昆,十年前讓你僥幸逃過一劫,今天你休想活著離開!”
    趙天威很清楚,今天不是霍昆死,就是他趙家亡。
    “趙老賊,如今你中了老夫的毒,能發揮出一半實力就不錯了。今天,就是你全家人一起上,也不是老夫的對手!”
    霍昆有恃無恐道。
    李閑早就看出,這個霍昆初入半宗。
    而趙天威則是半宗巔峰,距離武宗只隔一層窗戶紙,但因中毒的緣故,其身體機能受損,當前實力怕是不到全盛時期的一半。
    雙方實力相差無幾,勝負就看招式上的差距了。
    趙天威自然清楚這一點,他和霍昆是幾十年的宿敵,對方有多大本事他一清二楚。
    “就算只有一半實力,殺你也綽綽有余了!受死吧!”
    言畢,趙天威后腳一蹬,跟著身形便是暴躥而出,氣勢磅礴的沖向霍昆。
    這是生死之戰,他自然不會保留實力,第一招他便打算使出全力,施展最強殺招,若是對方不躲避,選擇正面迎擊的話,那這一回合便能分出勝負。
    面對趙天威那氣勢洶洶的攻勢,霍昆卻是不屑一笑,他沒有選擇避其鋒芒,竟是迎鋒而上。
    大廳里趙家眾人都繃緊了心弦,屏住呼吸,緊張到極點,趙家生死存亡,就看這一回合了。
    在距離對方僅剩兩米時,趙天威一身力量凝聚于拳,揮動右臂,掀起一股凌厲的勁風,轟然砸向霍昆。
    而霍昆卻是極其隨意的揮出一拳,輕描淡寫,毫無力道可言。
    這簡直是拿雞蛋碰石頭,他這右臂不想要了嗎?
    看到霍昆這般自殺式行為,眾人都是一陣錯愕。
    “這老狐貍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趙天威莫名的生起一絲危機感。
    可眼下,拳已出,覆水難收,只能背水一戰了!
    兩人的拳頭急遽逼近,眼看只距寸許。
    卻在這時!
    霍昆拳頭上驟然爆發出一股短促、剛脆、迅猛、狂暴的瞬發力勁,氣勢瞬間飆升至極限,儼然蓋過了趙天威。
    趙天威臉色大變,暗叫不妙,但已無力回天。
    “嘭!”
    劇烈的碰撞聲震耳欲聾。
    趙天威只覺右臂一麻,凝聚于右拳的磅礴力量還沒來得及發揮出來,便被對方那瞬息的壓倒性力量死死壓制住。
    情急之下,他急忙收招抽身,可還是慢了一步。
    霍昆早有所料般,搶先一步踏出,順勢一掌,印在趙天威胸口。
    趙天威蹬蹬跌退兩步,“噗”的噴出一口鮮血。
    “爸!”
    “爺爺!”
    趙家眾人紛紛驚呼著圍沖上去。
    這一刻,他們心里都是拔涼拔涼的,只剩下恐懼和絕望。
    連老爺子都敗了,而且還是一招秒敗,趙家還有誰能擋得住此人。
    “大家一起上,跟他拼了!”
    趙槊大吼一聲,當先沖向霍昆,其余人也都反應過來,跟著一擁而上。
    可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不夠霍昆熱身的。
    “嘭嘭嘭嘭……”
    一轉眼功夫,所有人都已癱在地上掙扎不起。
    趙家眾人的心都跌到了谷底。
    “完了!完了!趙家徹底完了!”
    他們一個個面如死灰,像是一群待宰割的羔羊,聚成一團,用那種乞饒的眼神看著霍昆,瑟瑟發抖,驚恐萬狀,幾近窒息。
    而李閑卻是悠閑的坐在供桌上,一邊看戲,一邊沒心沒肺的吃著香蕉,反正這些供品都是供給他的,他也正餓得慌。
    霍昆以為他只是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早就把他當成空氣,拋到了九霄云外。
    霍昆的目光落在奄奄一息的趙天威身上。
    “趙老賊,你肯定沒想到自己會栽在老夫手里吧?十年前的賬,老夫今天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老夫要讓你看著自己的子孫后代,一個一個的慘死在眼前?!?br/>    霍昆獰笑道。
    趙天威氣得渾身發抖,因為憤怒,他整張臉都扭曲了,奈何已無力掙扎。
    “先從誰開始呢?”
    霍昆一臉玩味道,目光在趙家眾人身上一一掃過,看著他們那絕望、無助、乞憐的眼神,他甚是興奮、暢快、自得。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趙伊人身上,咂嘴驚嘆,“嘖嘖嘖!沒想到你這老賊長得人模狗樣,竟會有這么漂亮的孫女,若是放在二十年前,或許老夫還會留著把玩,但如今留著也無用了,不如就從她開始吧?!?br/>    語落,霍昆便是身形一晃,如虎撲食般,沖向趙伊人。
    “伊人!”
    趙槊悲涼痛呼!
    趙伊人面無血色,亦無懼色,已然做好赴死的準備。
    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
    一塊香蕉皮突兀的飛了過來,恰好掉在霍昆即將踏落的前腳之下。
    緊跟著。
    “呲溜”一聲。
    霍昆前腳一滑,重心失衡,登時摔了個屁墩。
    這畫面雖然有些滑稽,但趙家眾人大難當頭,也是笑不出來。
    顯然,這香蕉皮是李閑扔的,雖然他不喜歡管閑事,但趙家那十萬塊錢還沒給他,要是就這么被滅了,他找誰要錢去。
    況且這個霍昆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人,肯定不會留他活口,不如趁機賣趙家個人情,說不定還能大撈一筆。
    霍昆自是惱羞成怒,一骨碌從地上蹦起,朝李閑怒瞪而去,狠厲道:“小兔崽子,膽敢拿香蕉皮暗算老夫,老夫就先送你上路!”
    話音一落,霍昆便是殺氣騰騰的撲向李閑。
    而李閑就像沒看見般,甚至又拿起一根香蕉剝了起來。
    “哼!死到臨頭了還不自知,無知而可悲的螻蟻!”
    霍昆臉上蕩起譏諷的笑。
    盡管李閑表現的很鎮定,但眾人都深知,他是必死無疑的。
    不止是他,這里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趙伊人并不這么認為,她見識過李閑那神乎其技的身法,她相信李閑是有希望脫身的。
    但她并不指望李閑能救她趙家,畢竟連她爺爺都不是這霍昆的對手,她可不覺得李閑能比她爺爺還強,畢竟年齡擺在這。
    再說,之前面對魏傅時,李閑選擇了避退,可見,他的實力定然不如魏傅,而這霍昆的實力怕是已在魏傅之上。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