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是萬界鏈接點 >第8章桀桀桀


  “同仁客?!?br>  臨日月看著自己頭上古樸的牌匾……和之前遇到有著金邊的客棧完全不同,在這個世界的話,說是【古樸的】,直接理解成【破破爛爛的】倒是也沒有多大的差別。
  不僅是牌匾破,就連客棧本身其實也挺破舊的,像是很久都沒有維修過的樣子,但是從外往門里面看,倒是還算干凈……有武俠的那種味道了。
  雖然“同仁”這個名字,在臨日月的印象里總覺得是什么醫院的名字,但是他不會傻傻的說出來,而是就這么簡單的念了一遍名字。
  “嗯?!?br>  蘇檸檬點著頭,她走在前面,邁進了這有些冷清的客棧門,說著:“取自【一視同仁】的典故,換而言之……無論你是誰,只要不是朝廷的人,都可以在這里呆著,無論你是哪里的俠客、被官府通緝的人,甚至是我這樣的……”
  蘇檸檬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臨日月毫無疑問是明白了……就算是像她這樣的妖怪也一視同仁,這么看來的話,或許是很厲害的地方也說不定。
  臨日月這么想著,打量著周圍和一般古裝劇里的客棧差不多的環境……一堆桌子和椅子、將大房間分割成一塊塊地方的屏風、交談著什么的穿著古裝的男男女女、端菜上酒的小二、慵懶的翻著賬本的女人……
  很顯然,這些人是可以聽得到蘇檸檬的話的,但是大部分人都沒有理會她,最多是有些人好奇的看了蘇檸檬一眼,然后又低下頭去做自己的事情,并沒有探究“說出這種話的蘇檸檬是誰?”的意思。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法外之地吧……
  “二位,您們要來點什么?要肉的話今天有煨牛腱子肉、清燉甲魚、炮羔羊、醋烹鵝、烤雞、羊湯、燒鵪鶉、燉狗肉,要酒的話,有……”
  肩膀上搭著白毛巾的小二這么問著,他雖然是說著“二位”,但是主要還是看著臨日月……或許這個世界男尊女悲的意識很嚴重?
  氣抖冷,站起來!
  小二噼里啪啦念了一長串,但是臨日月可沒有一點回話的意思,他看了看坐在他旁邊的依舊保持雙眼無神的小乞丐,在思考著為什么沒有人對臟兮兮的小乞丐表示出厭惡。
  以及……
  自己是不是該解除控制了?不然他該怎么吃飯,話說真的不能先開個房間給他好好的洗一洗?或者……這是什么特別的規矩嗎?
  “先來兩斤牛肉,開兩間上房,肉一會兒送上來?!?br>  啊,出現了!兩斤熟牛肉!
  臨日月看著蘇檸檬站起身,從懷中摸出兩個銀元寶,放在桌子上……思考著為什么這個年底的人總是喜歡吃熟牛肉。
  然后又默不作聲的思考起了“炊餅”、“熟牛肉”、“女兒紅”之間的聯系,甚至還開始思索大俠是不是必須要喜歡吃這些東西。
  其實他還挺想吃甲魚的……
  “好嘞兩間上房!客官隨我來……”
  小二這么說著,拿著銀元寶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然后瞄了一眼臨日月牽著的小乞丐,看了一眼始終保持沉默不語的臨日月,還是什么都沒有說,開始認真負責的在前面帶起路來。
  ……
  隨著四人的離開,客棧內的氣氛漸漸的變得更加嘈雜了起來……很顯然的是,客棧本來就是這樣,而不是先前臨日月所看到的安靜。
  要問為什么的話……
  因為臨日月和蘇檸檬兩人,給所有人的壓迫力太大了,他們怎么看都不像是善茬……畢竟,這個世界是真實的世界。
  并不會出現畫風完全不一樣的家伙混在人群里,人們分辨不出來的情況……
  就像是賊眉鼠眼的一群人里,唯獨有一個長得正氣凜然、身高八尺,擺著國字臉的大叔……那任誰也會懷疑一下他是不是間諜。
  就像是正經而時尚的意大利街頭,突然有個裝著奇裝異服的路人朝你靠近……那按照常理來說,也該懷疑下他是不是替身使者。
  同理的……
  好好的一個客棧,大家都在大聲喝酒吃肉、談笑風生,穿著布衣、帶著斗笠,瀟灑的緊,混進來蘇檸檬和臨日月兩個畫風不同的。
  一個黑袍黑發,一聲不吭,顏值高的嘛就不談了,看起來人又傲的一比……手里還牽著個明顯被下了什么咒,失神落魄、臟兮兮的小乞丐。
  一個白裙翩翩、白發如雪,顏值高的嘛就不談了,看起來人又魅的一比……還說著什么【甚至是我這樣的……】
  怎么說呢?
  要是誰覺得他們兩個不顯眼,那怕是和鎮子口的老阿伯眼神有的一拼了,順便一提……鎮子口的老阿伯的瞎子。
  眾人瞄兩眼也好,細細看了也好,不管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只能從他們臉上看出四個字來——【魔門子弟】
  但這種世道,魔門也不算少了,大家也只是在驚奇為什么他們膽子這么大,把【我們有問題】都寫在了臉上,驚訝的勁頭也很快的過去了。
  眾人也隨之回復了隨意的氣氛。
  就是……
  有兩個人不怎么淡定了,一男一女,都挺年輕的,男的長的一般還算是耐看,女的長的一般還算是好看,穿著都很正常。
  “師兄,他們是誰?”
  “你問師兄,師兄也不知道啊……”
  “師兄,告訴師妹我……為何同樣是魔門子弟,他們看上去那么出彩?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兩個人?”
  “這……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畢竟天下魔門,雖說是我們無心神教一家獨大,但也并非是說除了我們之外,別的地方就出不了青年才俊了,況且也不一定是我們魔門的,一些隱世門派的功法練岔了,也可能會導致一夜白頭?!?br>  “師兄是認真的?”
  “好吧……這樣,到時候師兄我找個時機拜會一下就好,如此放肆而霸道、不做一點遮掩的人,肯定也有他們的可取之處,結個善緣也好?!?br>  “師兄就不怕他們知道了我們的身份后,要除魔衛道?”
  “桀桀桀,師妹此言差矣,論長相,還不知哪邊更像魔門呢,到時候你不說、我不說,他們又怎么會知道我們是魔門呢?”
  “桀桀桀,師兄說的也是……”
  ……
  年輕的魔門子弟不知道的是,他們忘乎所以的交談,被周圍的人都聽在耳朵里……紛紛向他們投去了怪異的眼神。
  還好這里沒有什么太正義的俠士……
  話說……
  你們這種笑法,是個人都知道你們是魔門了吧……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