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末日不死者召喚師 >第55章鳥人一


  收拾完所有的有價值之物后,白沐幾人開始往那群幸存者而去。
  從極惡尸的信息中白沐知道那邊還有著幾百幸存者,加上自己這里的幾百枚繭也差不多快破千了。
  在從這近千人中挑出自己想要的人估計不會過百。
  數量也太多了,白沐一個個殺來判斷也太慢了,所以想讓極惡尸來快速確認。
  很快三人來到統領府門外,里面的幸存者看向三人。
  黑全身完好無損沒有絲毫受到傷害的痕跡,白沐的衣袖子沒了,中間胸口處的衣服還破了個大洞,葉彥直接是全身穿的破破爛爛的。
  眾幸存者看著這三個出現的猛人,瞬間覺得自己有救了,有人可以對抗那黑袍人了。
  白沐一進統領府沒有管這些幸存者,而是帶著黑便鉆到了暗門下面,葉彥沒去,他在上面開始干起老本行來了。
  穿過通道白沐看見了極惡尸于是叫了一聲,極惡尸有所感應對著身前墻里的人道:“大王來了,算你們命好!”
  于是極惡尸一拳就將身前墻里的兩人打成了血霧。
  白沐沒有在意極惡尸的所做所為,他從身體內拿出一堆繭子道:“小惡你來看看這些,將合格的與不合格的分開?!?br>  極惡尸看著地上的一堆繭應了一聲。
  從地上撿起一枚,那枚繭感受到自身被人拿起后瘋狂扭動。
  這時極惡尸說了一聲“這個不行”于是手指一用力將繭子捏爆了,爆出一灘血,濺在極惡尸的手上。
  “咦!”雖然白沐想過捏爆這些繭,但是想到里面是人于是就打消了這個想法。
  現在看著極惡尸一連捏爆了數枚繭子白沐還是決定不在繼續看下去了,他決定還是直接等結果算了。
  “小惡,你在這里慢慢弄吧,我先去外邊了?!?br>  正要走極惡尸叫道:“大王稍等一下?!?br>  白沐問道:“有事嗎?”
  極惡尸從懷中拿出一瓶半個手掌大小的玻璃罐子道:“大王,這是魔主大人吩咐我交給大王的,他讓大王將這個交給一個腿上有著特殊印記的女性鳥人?!?br>  白沐接過這罐子,有些不明所以,腿上有印記,這是讓我去當變態嗎?見女獸人就要看腿嗎?
  不過白沐也沒有在多問,帶著黑離開了,一會后白沐帶著黑從暗門出來時,外面的幸存者已經分為兩派各站一邊了。
  左邊大多數都是人類幸存者,其中也有獸人,不過這些獸人即使到如今也還是被當做奴隸對待。
  右邊的卻是獸人居多,其中的人類也同樣地位不低,只是這些人類大多面目和善,其中有的人類與獸人緊緊相依在一起。
  葉彥此時在一位漂亮女性獸人的面前,他帶著有些羞澀的面容對著身前的那獸人道:“姑娘,可以讓我看看你的腿嗎?”
  女獸人一聽見葉彥的話,又看向他的表情一下子變得警惕起來了,女獸人看著葉彥也是面帶不善。
  這個突然將他們分為兩派的人類本來女獸人還覺得他與尋常人不同,認為他是個好人,沒想到也是一個色犢子。
  葉彥見女獸人那樣看著自己,知道這女獸人肯定是誤會了,于是他慌慌張張的解釋道:“姑娘你誤會了,我就是看看,不干其他的!”
  女獸人一聽這話更加確認了葉彥是個色狼,不知道有多少色狼說過這種騙小姑娘的話了。
  白沐在后邊也看到了葉彥與那女獸人,那女獸人白沐也一下子認出來了,這就是之前救的那鳥人。
  白沐沒想到這鳥人居然也活下來了,又見到葉彥與她纏在一起,出于好奇,白沐想上前看看。
  這時那女獸人看著葉彥的滿懷期待的目光,隨后又想到了什么。
  女獸人問道:“你跟和你一起來的那白衣公子是什么關系?”
  葉彥聽后有些疑惑,他不知道這女獸人突然問這個做什么,不過他還是驕傲的回道:“那人是我家大王!我是他的第一專屬隨從!”
  女獸人明白了,這色犢子原來是那位公子的手下,隨后又見葉彥的目光,她下定決心了。
  就當是報答那位公子把,反正自己的身子也早已經不干凈了,就讓這個色犢子看一看吧。
  于是女獸人拉起了自己的褲腳,葉彥見突然變臉的女獸人,先是有些疑惑,不過當他看見腿時,立刻蹲了下去,細細查看。
  后面的白沐看見突然和變態一般的蹲下看腿的葉彥,驚了一下,隨后一個加速沖向前,提著葉彥的后衣領便退到了遠處。
  白沐張望了一下見沒人注意到自己這邊于是對著葉彥道:“小葉子你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調戲人家小姑娘呢!而且她以前還受過非人的虐待!”
  被突然提到這邊的葉彥回過神來,又聽到白沐的話趕緊解鎖道:“大王我沒有,我這是有原因的!”
  不等白沐說什么葉彥又道:“這個獸人我自第一眼看見時就覺得眼熟,所以我看她的腿是想要確認心中的想法!”
  “哦?什么想法?”白沐道。
  “這個獸人很像我前世的一個強大獸人,那獸人的腿上有著一個藍色的鷹型印記?!?br>  “經過我剛剛的細細品..檢查,這位也有那印記?!?br>  白沐聽到這來了興趣發問道:“強者?有多強?”
  葉彥道:“這位獸人在我前世人們稱呼她位白衣殺手,專門獵殺欺負女子的男性,不管是人類還是獸人或者外星種族,其中她最喜歡殺的還是人類,所以她也叫人類殺手,有著五級的實力?!?br>  “大部分的男性自然是怨恨她,恨不得殺了她,不過我是例外,我就覺得她很好,于是我背著媳婦偷偷收藏了她很多影像以及其他資料,所以對她很是熟悉?!?br>  白沐聽完葉彥的一大段話,又看了下那鳥人,那鳥人見白沐看向自己,害羞的低下頭去。
  白沐看著這副模樣的鳥人怎么也想不通,她是怎么變強的,忽然他想到了肖陽給的那玻璃罐子,好像兩者有些關聯。
  白沐深思片刻后向著葉彥問道:“你知道她是怎么崛起的嗎?現在她這樣也不像以后是強者的模樣???連異能都沒有?!?br>  這問題難住葉彥了,葉彥左思右想,瘋狂回想他以前的記憶,突然他開竅了。
  “大王,我以前到時聽到過一個說法,這位白衣殺手自稱她在早年時并不強,也是一個奴隸?!?br>  “她被一個人類虐待到瀕臨死亡,最后扔到了垃圾場內,她用她強烈的求生欲望,從垃圾場內一路爬了出來,不過剛爬出垃圾場時就再也支撐不住死了?!?br>  “但是就在她死的那一刻天地異像起,那片地區也被無盡的黑暗包圍,而她死的地方卻被一道金光照射?!?br>  “據她所說被照射的那瞬間她復活了,她全身的傷都自己愈合了,而那金光里有著一位白衣男子,那男子有著一頭金色齊腰的長發,看不清面容,男子對她一笑?!?br>  “自那以后她就覺醒了黑暗異能,她也跟著穿一身白衣,開始獵殺罪惡男性?!?br>  白沐完完整整的聽完之后,百分百確定了,那金發男子就是肖陽。
  不過白沐有些奇怪,肖陽這次怎么沒有親自賜予鳥人異能,而是讓我來,難道是因為我嗎?
  白沐想了良久他猜想這個庇護所本來不會被攻擊,那鳥人也不會被自己救,最后白沐還聯想到了本來自己也不會是主角。
  肯定是因為自己穿越而來,把葉彥這個真主角的位置給搶了過來...
  以前他沒怎么想過,現在他要回去問問肖陽,按照一般的設定葉彥作為一個重生者將來一定是要打敗大boos的,而肖陽就是最大的boos..
  不知道肖陽知不知道葉彥是個重生者這件事,這兩人都是自己親近的人,不管是誰離開他,他都無法接受。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