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1歡迎來到夢境這里什么都有
    明東市自然野生昆蟲館。
    林夕跟在一群同學后方,耳朵里塞著一只耳機,雙手插兜,一邊聽歌、一邊仔細聽著老師介紹各種昆蟲。
    學習,他所好也;聽歌,亦他所好也。
    今天生物老師趁著下午最后一節課的功夫,特意組織他們明東一中高二2班的同學,來此觀察昆蟲。
    途徑一個櫥窗,里面有一只人臉大的捕鳥蛛,很多同學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趕緊移開目光,多看一眼都感覺頭皮發麻,但也有幾位同學喊道:
    “這捕鳥蛛帥??!”
    林夕同樣感覺渾身起雞皮疙瘩,他對兩種動物最為恐懼,一是軟趴趴的無脊椎動物、二是長著很多腳的動物。
    最大接受限度是六只腳,但蜘蛛有八只,已經超出承受范圍了
    多看一眼都覺得san值狂掉。
    蜘蛛并不屬于昆蟲,不過這昆蟲館里又不是只有昆蟲,節肢動物也有不少,還有其他蜥蜴蠑螈之類的。
    他的死黨蔣川一把勾到他肩上,指著那只捕鳥蛛笑嘻嘻道:
    “西瓜,快去給它咬一口,咬完你就能變成蜘蛛俠了?!?br>    朋友之間都喜歡給對方取一些外號,蔣川一直都是叫他西瓜,他則管蔣川叫川菜。
    林夕無語地瞥了蔣川一眼,被什么咬就變什么俠,那怎么不去讓鯊魚咬一口變鯊魚俠,不比蜘蛛威風多了?
    “你怎么不去咬它一下讓它變成人俠呢,再說咬蜘蛛俠的也不是這玩意啊?!?br>    “拉倒吧,我咬它只能讓它爆漿,還變人俠呢?!?br>    蔣川故意惡心人地說了一句,引得周圍同學一陣嫌惡。
    順著長廊,一路來到了蝴蝶谷。
    雖說叫谷,但其實就是在長廊邊的墻壁上掛一些綠葉裝飾罷了,而且根本沒有活的蝴蝶,都是把蝴蝶制成標本掛在墻上展示,標本下方還有其幼蟲的圖片。
    林夕百無聊賴地聽著老師介紹各種蝴蝶的分布等等,轉眼看到一根綠葉裝飾上好像趴著一條大青蟲,那條大青蟲腦袋上有兩個形似眼睛的黑斑。
    看模樣是蝴蝶的幼蟲,這頓時讓林夕心中奇怪。
    這些綠葉裝飾都是假的,怎么還會有蝴蝶幼蟲趴在上面?
    難不成是整了條青蟲裝飾掛上去的?
    他伸手去將葉片撥開,想要看看那只青蟲是真是假,剛撥開葉片,青蟲忽然高高昂起了頭,口器一下子咬到了他手指上。
    林夕一驚,想要將手抽回。
    軟趴趴、很多腳,眼前這只青蟲可是兩樣都占了。
    但他只覺手根本不聽使喚,腦子也開始昏昏沉沉了起來,想叫喊都發不出聲,迷糊之間仿佛看到那只青蟲像融化的冰淇淋一般,融進了他手里。
    然后他就徹底陷入了昏迷。
    ……
    “歡迎來到夢境,這里什么都有?!?br>    混沌之中,林夕聽見腦海中傳來一道聲音,心中不禁感慨真是廢話。
    夢里當然什么都有,但能用得了嗎?
    他伸手拍了一下昏沉的腦袋,忽然感覺到觸感不對,睜開眼睛一看,頓時懵了。
    眼前哪里是他的手,就是一根黑漆漆的長桿,末端還有一截彎爪。
    他又趕緊扭頭看向自己身體的其他部位。
    蝴蝶的翅膀……
    蝴蝶的觸角……
    蝴蝶的腹部……
    蝴蝶的足……
    自己完全變成了一只藍黑相間的蝴蝶。
    我靠!
    這是被蝴蝶幼蟲咬到,變成蝴蝶俠了?
    可人家蜘蛛俠也沒有變成蜘蛛??!
    哦,對了,這是夢境。
    想到剛才那道在意識里響起的聲音,林夕松了一口氣,他現在意識清醒,應該是個清醒夢吧。
    但這又是啥情況?莊周夢蝶?
    不對,我又不是莊周,現在該叫林夕夢蝶。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也沒想過蝴蝶啊,只是被蝴蝶幼蟲咬了一下,就夢到自己變成蝴蝶了?
    靜下心來,林夕打量起眼前的景象。
    晴空萬里的藍天、一望無際的草地花叢。
    各種顏色的花都有,百紫千紅,美不勝收。
    這般美景,也只有在夢中才看得到。
    那些花看起來就如同樹木一般高大,這是因為他變成了一只蝴蝶,視角改變所導致的。
    此刻他就站在一朵向日葵上面,這向日葵就像是一張大床一樣。
    他嘗試著扇動起了翅膀,自如的飛了起來,他也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就一直向前飛去,想看看這夢境世界有多大。
    可無論飛多遠,眼前的景象都是一望無際的草地花叢。
    “請宿主進入自己的夢境,收集夢境粉塵?!?br>    飛了一會兒,林夕腦海中再次響起聲音。
    這道聲音不知是男是女、也沒有聲調,就如同是人在自言自語時腦海中的聲音一樣。
    林夕心中疑惑,他現在不就在自己夢境里嗎,還要進夢中夢?
    夢中的夢中,夢中人的夢中,夢不到被吹散往事如風?
    正疑惑間,一陣微風忽然吹過,將地上五顏六色的花瓣紛紛揚起,漂浮到空中,匯集成一張人臉的模樣。
    林夕一愣,那張臉分明就是他自己的。
    “請宿主進入自己的夢境,收集夢境粉塵?!?br>    腦海中的聲音再度響起。
    怎么進?難道是飛過去?
    林夕一邊想著,一邊好奇地扇動翅膀,朝空中那張花瓣組成的臉飛了過去。
    除此之外也沒別的選擇。
    飛到近前,花瓣組成的臉迅速凹下,將他包裹于其中,緊接著花瓣又四散而開、消失不見。
    周圍的景象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天空一片昏暗。
    眼前的世界就如同是在一座破敗的城市之中。
    但各種建筑、包括所踩的地面,都是由麻將、撲克、骰子等東西組成的。
    城市中的河流、噴泉,流淌的都是酒,林夕能感覺到刺鼻的酒味。
    林夕發現自己已經變回了人形,只是他的右手散發著幽幽藍光,仿佛琉璃似的晶瑩剔透。
    一只散發著藍光的蝴蝶,正圍繞在他身邊盤旋。
    “請宿主收集夢境粉塵,幻蝶會指引你前進的方向?!?br>    那只發光的藍色蝴蝶忽然向前飛去,顯然就是所謂的幻蝶。
    林夕心中一凜,這夢中的夢中,怎么一夢就是他厭惡且恐懼的東西?
    之前雖說他恐懼軟趴趴的和長著很多腳的動物,但那僅是指“動物”這一類。
    賭博和酒,他同樣充滿厭惡和恐懼。
    他爹就是一個賭鬼兼酒鬼,從小因為這兩樣東西,母親常年遭受家暴,最后忍受不了,與他父親離婚,棄他而去,而他后來又成了他爹撒氣的對象。
    這種家庭環境,很多身處溫暖搖籃里的人都無法想象,但他就是在這種環境之中長大的。
    賭和酒,是他從小到大的陰影。
    林夕抬步向幻蝶追去,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夢會怎么做。
    恐懼就恐懼吧。
    消除恐懼的最好方法就是面對恐懼,加油,奧利給!
    前方,忽然出現五個由骰子拼接組成的人,手中分別握著刀槍劍戟棍等兵器。
    那些兵器也都是由大小不一的骰子所組成。
    “請宿主解決骰子戰士?!?br>    前方的幻蝶忽然飛回林夕身前,變幻為一面圓盾握在他手中。
    林夕心頭一愣,咋跟玩游戲刷副本似的?
    可是你特么變個盾牌讓我怎么打???!
    用盾牌拍它們?
    前方一個骰子戰士已經沖上前來,握著長戟掃向林夕。
    林夕趕緊豎起盾牌擋住,長戟撞到盾上,把他撞得蹬蹬蹬后退了幾步,但那把長戟隨之也崩散成一個個的小骰子散落在地。
    這么菜?
    這樣的話用盾牌拍或許真能解決啊。
    趁著武器碎掉的那個骰子戰士發愣,林夕雙手舉著盾牌就朝它腦袋上拍了過去。
    啪!
    骰子戰士的腦袋是一個籃球大小的骰子,被盾牌一拍就滾落在地,那個骰子戰士的身體也隨之崩散。
    這讓林夕微微錯愕,就這種強度,站著給它們打它們都得把自己打散架了。
    雖然這么想,但林夕也不會真的站著挨打。
    畢竟痛感還是有的。
    都說在夢里感覺不到疼痛,那完全是扯淡,只是夢里的疼痛不會被帶到現實里而已。
    比如說夢見被狗咬,意識上也會感覺到自己被咬痛了,但夢醒后就忘了夢里的痛是什么樣,所以讓人覺得夢里不會痛。
    剛才林夕分明就感覺手被震得痛了一下。
    他用相同的辦法,用盾把剩下四個骰子戰士的武器打散,又一個接一個的把它們腦袋拍掉,很輕松就解決了。
    “請宿主收集眼前的骰子,全部擲出點數?!?br>    提示音又一次響起。
    啥?
    要我擲骰子?
    不玩了。
    林夕舉目四顧,想找個地方自殺讓夢醒來,即便是在夢里,他也不想碰這些賭具。
    “新手試煉暫未結束,宿主需要到達存檔點才可退出夢境,若宿主本體遭遇危險、或是在夢境中待滿八個小時,可以強制退出?!?br>    提示音似乎感應到林夕的想法,便說道。
    可拉倒吧。
    還存檔點,做個夢真當打電子游戲呢?
    我就不做這夢了你能咋?
    林夕全然不放在心上,找到路旁一片充滿酒水的池塘就跳了下去。
    酒池肉林形容奢靡,他這夢也算是有一半奢靡了吧,可惜他非常不喜歡酒,否則的話應該會很情愿待在這的。
    再次醒來,卻發現眼前還是那座由酒水和賭具建造的城市,而林夕站在一開始進入夢境時的地方,腦子里再次響起提示音:
    “請宿主前去收集所有骰子,全部擲出點數?!?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