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2紙片人


  林夕懵逼了,再次順著路走到之前打敗骰子戰士的地方、再次跳入了路旁酒池。
  醒來,仍然是在夢境之中。
  “請宿主前去收集所有骰子,全部擲出點數?!碧崾疽粼俣软懫?。
  他往復試了好幾遍,都無法脫離夢境,每次醒來,都會重復響起那一句提示音。
  這夢好像不太正常啊,莫非不按提示音說的做就真的醒不來?
  無奈之下,林夕只得強忍著心里的抗拒感,去撿起散落在地的骰子,一把一把將其揮灑出,擲出了點數。
  因擲出點數的不同,骰子變成了不同的顏色,從一點到六點,分別對應著彩虹的前六種顏色:紅、橙、黃、綠、青、藍。
  “骰子因顏色不同,強度也不同,紅色強度最高、藍色強度最低,請宿主使用骰子拼接武器,點數相同的一面可以進行對接?!?br>  看面前的骰子,都是青色的最多,紅色的最少,林夕只能照著提示音去撿起骰子,思量著拼把什么武器。
  骰子的大小各有差異,有正常大小、拳頭大小、籃球大小的。
  有一顆籃球大的骰子是橙色,也算是強度偏高的,林夕索性就用其他骰子組成錘柄,接上那顆橙色大骰子拼成了一把錘。
  他想到先前骰子戰士的武器一撞就散,組好后用盾拍了一下那把錘,萬幸的是強度還行,沒有一拍就散。
  看來之前的骰子戰士就如同新手怪一樣,是來送經驗的。
  “請宿主前往下一地點,消滅撲克忍者?!?br>  手中盾牌變回幻蝶,向前方的路口飛去。
  林夕隨之也跟了上去。
  手中握著骰子組成的錘,他本就對這些東西充滿陰影,心中著實不適,就跟握著一條蛇一樣。
  來到一處廣場上,幻蝶再次變為盾牌,兩邊路口忽然碼起一些麻將,封住了路線。
  緊接著9張撲克從天而降,落地后就長出紙片一樣的手腳,將林夕圍在其中,體型與林夕差不多高大。
  不過厚度就是一張張紙片。
  這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紙片人了吧。
  想起網上聊天的時候經??吹接腥苏f某某紙片人是自己的老婆,林夕心中不禁一陣惡寒。
  他算是半個死宅,在群里聊天的也跟風發過【我永遠喜歡xxx.jpg】之類的表情包。
  但現在看到這些真正意義上的紙片人,總是情不自禁把記憶里的紙片人妹子換成眼前這些長著手腳腦袋的撲克牌。
  著實讓人渾身冒雞皮疙瘩。
  不過說起來,動漫里的紙片人妹子確實可愛啊。
  好不容易做個清醒夢,結果就夢到這些讓他生厭的賭具,夢那些紙片人妹子它不好康嗎?
  正當他心神飄忽間,周圍那9個撲克忍者團團圍著他繞起了圈,并揮手向他飛出了一張張撲克牌。
  他趕緊豎起手中盾牌擋住。
  “當當當……”
  撲克打到盾牌上,撞出一道道聲響。
  可惜,身前的撲克牌能擋住,身后的卻擋不住,林夕只覺腰子一涼,幾張撲克就唰唰唰的飛到他腰上,劃出一道道血痕。
  痛!
  真的痛!
  與此同時,林夕眼前仿佛浮現出一個血瓶,上面顯示著的百分比數字隨著劃到他身上的撲克牌不斷降低:
  95%
  90%
  ……
  這特么還真跟打電子游戲一樣了???
  林夕看著血量轉眼就降到85%,趕緊舉著盾拎著骰子錘沖向一個撲克忍者。
  雖然不知道血量降到零會怎么樣,他也不在乎,但撲克牌劃到身上是真的痛啊。
  周圍那些撲克忍者也隨著他的速度移動,想將他保持在圓圈正中。
  但這塊場地大小畢竟是有限的,撲克忍者的速度也沒他快,陣型很快就被打亂了。
  沖到一張牌面為方片5的撲克忍者前方,林夕握著骰子錘就朝那張撲克臉上甩了過去。
  方片5挨上一下當即消散,一張牌面相同的正常撲克頓時飄飄蕩蕩落到地上。
  這頓時又出乎林夕的意料。
  還是這么弱啊,他還是以為什么大怪呢,原來也是送菜的新手怪。
  而且撲克忍者也像是游戲里那些沒智能的初級怪一樣,遇到攻擊根本不會躲閃,打起來倒是很簡單。
  不過畢竟有好幾只,齊齊飛著撲克牌很難躲,林夕又挨上了幾下,血量降到70%,這才把9只撲克忍者都解決掉。
  但接著,天上又落下了9張撲克牌。
  不過與之前的有所不同,現在的9張花色均為梅花,而剛才那一波花色均為方片。
  點數則都一樣,都是從2到10。
  林夕二話不說拎著錘子率先敲死一個,省得待會兒亂飛的撲克牌太多很難躲。
  不過沒有如他所想,梅花忍者并沒有飛射撲克牌,而是合起撲克卷成的手,不斷結著手印。
  隨著一個個手印,場中憑空出現一張張的梅花牌,伴隨著旋風形成一個個小龍卷,卷向林夕。
  林夕被嚇了一跳,這波梅花牌的招數看起來比剛才那波方片牌要猛多了啊。
  不過還好,撲克旋風的速度很慢,就像烏龜爬一樣,他完全能自如躲閃,而且只要解決掉一個,相應的撲克旋風就會消失。
  繞到一個個梅花忍者周圍,如砍瓜切菜似的輕松解決。
  第三波,從2到10,9張紅桃牌落下。
  林夕又是二話不說先敲死一個,反正有什么招可以慢慢看,先打死一個少點麻煩也是好事。
  這也算是他平日里打那些RPG游戲養成的習慣,趁怪剛刷無法動手時能砍多少砍多少。
  但剛打碎一個紅桃9,忽然一道白光照在紅桃9消失的地方,紅桃9又重新組建了回來。
  林夕疑惑,又是一錘甩過去。
  仍然是打碎、白光出現、紅桃9重新組建。
  林夕回頭看了看其他的紅桃忍者,正將雙手合在身前,雖然都沒有嘴不會發聲,但看架勢就仿佛和尚念咒一樣。
  而周圍,并沒有出現什么攻擊之類的手段。
  林夕皺著眉想了想,莫非這些紅桃牌的手段是恢復?
  第一波方片的攻擊手段是發撲克飛鏢,可以視作刺客;第二波梅花是召喚撲克旋風,可以視作法師;這一波紅桃的手段是恢復,可以視作牧師。
  RPG游戲里的四大傳統職業:戰士、刺客、法師、牧師。
  若這么推算的話,黑桃應該是戰士?
  當然不是指骰子戰士那種能把自己打散架的戰士,而是指游戲里那種防高血厚攻也強的戰士。
  不管黑桃是不是戰士,問題是眼前這一波紅桃要怎么解決?
  一旦其中一張遭受到傷害,其他8張肯定是聯合把奶量擊中在遭受傷害的那一張上,打得還沒奶得快呢,這怎么過?
  要不,把他們排成排,一錘子全敲死咯?
  林夕試著碰了紅桃9一下,紅桃9并沒有反抗,看來這些撲克忍者確實是用來進行教程的木樁,只會盲目進行對應職業的功能。
  這就好辦多了,他把9張紅桃撲克都拉到一處排成排,然后一錘子掄了下去。
  撲克忍者身體本來就薄,9張排成排也并不厚,一錘下去,誰也來不及給誰奶,全部碎成了渣渣,相應牌面的撲克飄落在地。
  緊接著,9張黑桃降臨,如林夕所想的一樣,黑桃代表著戰士。
  他怎么看出來的?
  因為那9張黑桃手里都握著由黑桃圖案變形而成的劍。
  他依舊是二話不說,趁著撲克忍者落下時就掄錘子砸死一個,其他撲克忍者準備好后,就舉著手中的劍團團向他圍了過來。
  不得不說,這黑桃比前三個花色的強太多了,需要打兩錘才死,幸好攻擊比一開始的方片要弱一些,基本上一劍砍2%的血。
  挨了五下,血量降到60%,總算是把黑桃牌都解決了。
  這時提示音響起:
  “請宿主收集散落在地的撲克,做好準備,接下來將面對正式的敵人?!?br>  話音一落,林夕身上的傷就忽然全好了,于此同時,那道提示音還在倒計時:
  “59、58、57、56……”
  林夕愣在場中,先要他撿骰子、現在又要讓他撿撲克,這夢境是啥意思?
  難不成他是常年受他那賭鬼老爹的影響,所以才會做這么一個夢,這個夢就是想讓他也變成賭狗?
  什么亂七八糟的!
  老子今天還就不撿了,你那正式敵人出來把老子砍死算逑!
  我林夕就算是在夢里被砍死、也絕不會再碰什么骰子撲克之類的東西!
  林夕直接把手里的骰子錘一扔,就地坐下。
  有句話說不幸的人用一生來治愈童年,幸運的人用童年來治愈一生。
  他就是那個不幸的人。
  而他童年所有的不幸都來自于這些賭具,碰到就跟吃了粑粑一樣。
  做個夢而已,之前吃一次也就算了,還要再吃一次,在自己的夢里還給自己找惡心,那不是腦子抽了嗎?
  當倒計時歸零,四張各種花色的J齊齊出現。
  仍然如林夕所想,方片為刺客、梅花為法師、紅桃為牧師、黑桃為戰士。
  四張J已經不是之前那些沒智能的低級怪可比,一出場就從不同方位攻向林夕,刺客J一旁放鏢、法師J召喚撲克旋風、戰士J握劍直沖而來。
  就算是沒攻擊能力的牧師J,也給戰士J套上了一個類似祝福的光暈。
  而且J的攻擊能力也很強,基本上挨一下血量就掉十分之一。
  林夕心說自己本就想找死,倒不如試試撲克旋風的威力,看能不能死快點,直接站起身沖向了撲克旋風。
  無數張梅花J卷在旋風之中,如同無數刀鋒,劃在身上真的和被真刀砍到一樣疼,所幸沒疼太久,僅僅只是一下,林夕的血量就歸零,意識瞬間陷入昏迷。
  再次醒來,依然是出現在一開始進入夢境時的地方。
  提示音響起:
  “由于宿主在存檔點之前死亡,所以需要重新開始,但時間不會另計,現在距離退出夢境的時間點還差7小時33分?!?br>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