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3魔術師與小丑


  眼前的情況,林夕早就意料過,他直接就地躺下,說什么也不想去撿骰子和撲克了。
  可惜,人最難以忍受的是無聊,林夕也一樣,更何況還是在夢中,根本無法睡著。
  僅僅只待了一個小時左右,他就徹底忍受不住了。
  沒錯,他真香了。
  說是真香也不貼切,準確的說是在兩種困境中選擇了能快速解決的那一種。
  他照著一開始的行動,跟著幻蝶去解決掉骰子戰士,重新擲出點數組成武器,然后去打撲克忍者。
  這一次用骰子擲出的點數與上次不同,有兩個大骰子都擲出一點變為紅色,林夕索性就組了兩把錘,待會兒打撲克忍者也能簡單點。
  幻蝶變的盾能戴在手腕上,正好一只手拿一把。
  紅色骰子制成的錘威力的確大了不少,打黑桃牌都能一錘一個。
  倒計時一分鐘,他強忍著抗拒感撿起了其他撲克牌。
  隨后,四張J出現,林夕早就挨過一次打,現在應對起來自然不是問題,先把紅桃牧和梅花法打碎,剩下的黑桃戰和方片賊靠著躲避和盾牌格擋,輕松解決。
  緊接著,四張Q出現。
  Q的強度比J又高上不少,哪怕是最脆的紅桃跟梅花,都需要打兩錘。
  所幸對戰過J以后經驗也積攢了一些,勉強還能應付,花了40血的代價,最終拿下。
  但到應對四張老K時,他徹底手忙腳亂了。
  老K的強度足足比Q高出一倍,紅桃與梅花都需要打四錘,這完全拖了進攻的節奏,應對起來兇險無比,單單打紅桃和梅花林夕就感覺耗盡全力了,根本無力應對接下來的方片和黑桃。
  看來要被砍死重來了……
  關鍵時刻,提示音響起:
  “請宿主使用強化撲克,不同花色對于不同屬性,點數對應十分比提升?!?br>  林夕一愣,強化撲克是指他剛剛撿的那些?怎么用?
  提示音給出提示:
  “回想一張撲克牌的花色與點數,心中默念使用?!?br>  林夕照著提示,當即使用了黑桃10,瞬間感覺力量增強,一錘砸下便把沖上前來的黑桃K砸退好幾米。
  對應十分比提升,那么黑桃10就是把力量翻了一倍。
  林夕趕緊乘勝追擊,雙手握著骰子錘如同旋風一樣接連打出,幾錘把黑桃K砸死。
  還有一直在四周繞圈放鏢的方片K,這個方片K速度很快,林夕根本無法追上,如果撲克花色各有對應屬性的話,那方片應該就是對應敏捷。
  他又使用了方片10,的確瞬間感覺自己身輕如燕。
  可惜的是之前黑桃10帶來的力量感消失不見,看來這些撲克的強化效果不能疊加。
  但這不重要,反正就剩一個方片K,不足為慮。
  林夕追上去,靠著手中紅色品質的錘又是幾錘把方片K砸死。
  場中,散落著四種花色的J、Q、K。
  提示音響起:
  “接下來將面對關卡boss,請宿主拾取場中散落的撲克?!?br>  林夕嘆了一口氣,去撿起了場中散落的JQK牌,反正他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個想把他變成賭狗的鬼夢境。
  不過他隨即又有些擔憂,跟K對戰時他就已經殘血了,只剩下5%,這樣去面對boss的話,恐怕是挺不過去,又得被砍死重來一次。
  重來一次倒不是他放不下心中的抗拒,主要是被打到的痛感都像真的一樣啊。
  剛才打敗2到10的四種花色牌后那道提示音幫他恢復了傷勢,但現在看半天沒反應,應該是不會有了。
  紅桃牌應該可以加血的吧?
  他試著在心里問了一句:
  “紅桃牌可以增加血量嗎?”
  “可以?!碧崾疽艋卮?。
  林夕索性就使用了紅桃10,把血瓶加滿。
  前方堵著路口的麻將消失,提示音響起:
  “接下來將面對關卡boss,現在為宿主治療傷勢?!?br>  林夕懵逼了。
  你特么剛才不說,非要等老子把紅桃10用了才說,耍老子好玩嗎?!
  靠靠靠靠靠?。?!
  他在心中大罵了那提示音好幾句,但提示音就如同沒有感情的機器人,根本不理會,弄得他有氣無處撒,最終只能壓下怒火,跟著盾牌變回的幻蝶繼續前行。
  來到了一個形似游樂場的地方。
  當然,里面的游樂設施也是由賭具組成的。
  周圍再次壘起麻將把場子團團圍住,一口一人高的箱子從天而降,落在地上砸出巨響,緊接著,從箱子中出來一個黑禮帽黑斗篷的人,箱子隨之消失。
  那個人一副魔術師的打扮,手中捏著四張不同花色的A。
  魔術師不再是紙片人,而是一個身形挺拔的正常人形。
  這就是關卡boss?
  不管是什么,先下手為強!
  林夕拎著骰子錘,沖上前高高躍起當頭砸了下去。
  魔術師突然把手中的黑桃A扔出,緊接著林夕頭頂憑空出現一口箱子,往下一落把林夕罩在其中。
  緊接著,一把劍出現在箱子旁邊,“噗”一聲就刺進了箱子里。
  林夕真的感受到了一陣如身體被刺穿的劇痛,眼前的血瓶瞬間降到了10%。
  他立刻使用了紅桃9回血,揮錘砸開箱子,就見第二把劍正要向他刺下,趕緊險之又險的躲開。
  魔術師再次揮出了手中的方片A,上百把飛刀出現在其身前,凌空飄浮,眼看就要向林夕射來。
  關鍵時刻,提示音傳來:
  “請宿主使用爆裂骰子?!?br>  話音剛落,林夕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右手上涌現出一股異樣的感覺,藍光大盛,一揮手就把手中的骰子錘扔了出去。
  骰子散落成個體飛散在身前,緊接著轟轟轟爆炸,形成了一片火焰彈幕。
  提示音解釋著:
  “消耗精神力注入骰子錘中,將其扔出即可使其分散爆炸,各個骰子的爆炸范圍視骰子品質而定,紅色范圍最大、藍色范圍最??;威力則視宿主的精神力而定,宿主精神力越強威力越強、宿主精神力越弱威力越弱?!?br>  爆炸過后,魔術師身前的飛刀全部被炸碎,而魔術師也受到爆炸的沖擊力,向后飛了出去,那柄散落爆炸的骰子錘又重新在林夕手中組建。
  林夕一喜,正欲沖上前痛打落水狗,但眼前畫面忽然倒流,回到了一開始魔術師召喚出飛刀的時候。
  林夕無語了,剛才那就是示范給他看的?
  不過他也無所謂,照著剛才的感覺消耗精神力注入骰子錘,扔出爆炸,同樣把魔術師炸飛,使用了黑桃9后沖上前一錘砸下。
  魔術師手中的梅花A忽然化作一縷煙氣消失,林夕一錘砸下,卻是砸中了一道虛影。
  回頭一看,只見身后還站著無數個魔術師的虛影,手里都一樣握著紅桃A,根本分不出誰真誰假。
  數百個魔術師保持著一樣的舉動,手中紅桃A化作一縷火焰消失,黑桃A、方片A、梅花A又出現了他們手中。
  魔術師再次使用了梅花A,又分化出更多的幻影,密密麻麻站滿了面前這個寬闊的游樂場。
  然后魔術師又使用了黑桃A和方片A。
  無數口箱子出現在上空,鋪天蓋地;無數把飛刀出現在每個魔術師身前,指向林夕。
  密密麻麻的就如同暴雨天的雨點一般
  看這情況,根本無處可躲。
  林夕還想投擲爆裂骰子,但提示音響起:
  “同一件道具,在一個夢境中只能使用一次?!?br>  他一愣,隨即反映過來是說道具不是說技能,但他的骰子錘有兩個啊。
  可惜使用精神力只有泛藍光的右手才行,他當即把左手上的骰子錘轉到右手上,然后朝頭頂扔出。
  沒朝身前扔,是因為面前的飛刀太多,根本無法擋住,但頭頂只有一個箱子,可以百分之百擋住。
  至于面前的飛刀,魔術師真身應該只有一個,其他幻影發出的飛刀應該也是幻影,只能憑運氣躲了。
  就在這時,提示音響起:
  “請宿主使用J或Q或K的人物牌,相應人物牌的屬性可以疊加,J增加屬性的十分比為10、Q為20、K為40?!?br>  林夕一愣,立刻使用了最厲害的K,增加十分比的40,也就是增加四倍,而且四種不同花色的還能疊加,就是說全面的屬性都增加四倍。
  四張K都使用后,林夕頓時就感覺自己像超人一樣,立刻掃視起面前多如螞蟻般的魔術師。
  梅花加的是精神力,他也不知道這精神力除了放技能還有什么用,但掃視之下,好像感覺了一個魔術師與其他魔術師不同,真實感更為強烈。
  他下意識覺得那個魔術師是真身,就在密如驟雨的飛刀射來時,他趕緊躲開了真身射來的飛刀。
  果然,猜對了!
  幻影的飛刀穿過他的身軀,也確實不具備傷害!
  避開傷害之后,他不在乎其他幻影,拎著錘就朝魔術師的真身跑了過去。
  魔術師手中的四張A已經完全用光,沒有了其他手段,只能任由挨打,幾錘下去就化為四張A消失。
  提示音響起:
  “最終boss來臨?!?br>  林夕無語了,還有個最終boss,到底有完沒完???!
  最終boss打完之后是不是還要來個最終boss的爸爸?然后再來最終boss的爸爸的爸爸?
  雖已身心疲憊,但林夕還是趕緊把四張A撿起,最終boss應該更強,有四張A能更安全一些。
  一個身穿彩衣的小丑從天空中落下,手里還握著一張黑白的小丑牌,把黑白小丑牌往旁邊一甩,就變出了一個黑白色的小丑分身。
  然后,兩個小丑背靠著背,口中吐出火焰,站在原地轉起圈來。
  火焰也因此形成了一個圈,密不透風。
  林夕站在旁邊發了半晌呆,小丑一直也沒別的舉動,就只是站在原地吐火轉圈。
  他嘗試著使用了黑桃A和方片A,但飛刀和箱子碰到火焰都一下子碎掉。
  雖然目前來看小丑對他不具備什么危險,但他也無法攻擊到到小丑啊,這怎么過?
  許久之后,提示音響起:
  “請宿主使用幻夢之手?!?br>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