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4做夢俠
    幻夢之手?
    林夕看了一眼自己散發著藍光的右手,是指這個?
    正當他疑惑時,身體又不受自己控制,右手直接把手上的骰子錘扔掉,然后抬起,將掌心對向兩個小丑。
    一圈圈無形波紋從右上臂上擴散出來,兩個小丑隨即停止了吐火,昏睡在地。
    畫面又一次倒流,回到扔骰子錘之前。
    得,又是示范給自己看的。
    林夕也算是習慣了,照著先前示范的一樣,使用了一次幻夢之手。
    示范時有些什么感覺他自己都一清二楚,自己施展起來也并不困難。
    兩個小丑昏倒,他趕緊拎起兩把骰子錘沖上去就是一頓瘋狂輸出。
    兩個小丑,解決。
    化為大小鬼牌飄落在地。
    林夕懶得再去撿鬼牌,心中有些疑惑。
    最終boss就這么簡單?明顯沒有剛才的魔術師猛啊。
    提示音響起:
    “初始關卡結束,綜合宿主的通關時間和在關卡內的表現,宿主此次共獲得10點夢境粉塵,請宿主前往存檔點進行存檔?!?br>    林夕的手上的盾牌變回幻蝶,然后憑空出現了十點星光,匯聚到幻蝶體內,然后幻蝶就向前飛去。
    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骰子錘、還有揣在褲兜里的撲克、以及掉落在地的兩張鬼牌,也紛紛化作流光匯集到幻蝶身上。
    看來是真的結束了。
    林夕松了一口氣,當即跟上幻蝶。
    來到一座同樣由麻將骰子建造起的蝴蝶雕像旁,林夕心中就冒出了是否進行存檔的提示,他自然選擇了是,然后在心中喊道:
    “退出游戲……啊不是,退出夢境!”
    思緒如同電腦斷電一樣,突然陷入了黑暗。
    ……
    再次醒來,林夕就見自己躺在一間病房之中。
    他皺著眉思索起之前的夢境,那夢實在太不正常了,現在自己醒來,怎么還是感覺剛才的事像是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一樣?
    在夢境里被怪砍殺造成的痛楚,此刻也沒忘卻。
    蔣川從病房外推門走了進來,手上還抱著幾個一次性餐盒。
    “西瓜你醒了??!哎呀嚇死哥們了!”
    看到林夕醒來,蔣川頓時驚喜,急急忙忙跑了過來,卻不料腳下一滑摔倒在地,手上抱著的餐盒當即飛出,朝林夕砸來。
    林夕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張方片10,化作點點星光消失,他頓時就感覺如有神助一般,騰地伸出手穩穩接住了那幾個餐盒。
    蔣川抬頭見餐盒都被林夕接住了,頓時驚呼一聲:
    “臥槽,你怎么接住的?!”
    這時,林夕腦海中響起之前在夢境中的那道提示音:
    “宿主使用了強化撲克,消耗一點夢境粉塵,可以維持一個小時的效果?!?br>    林夕懵逼了,愣愣的在心里問了一句:這是怎么回事?
    “夢境中的物品無法具現到現實,但夢境道具的強化效果可以通過消耗夢境粉塵在現實中使用?!?br>    提示音回道。
    林夕心中的驚疑絲毫沒有消散,這完全是答非所問啊,他想知道的是那夢境到底怎么回事。
    難不成他是有了什么不得了的能力,靠做夢變強?
    做夢俠?
    蔣川見他發愣,伸手在他眼前揮了一下:
    “你也被你剛才那一手嚇到了?”
    林夕抬頭問道:“你QQ密碼是多少?”
    他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還在夢里,只能問一件自己不知道的事來確認了。
    “你問這干什么?”蔣川疑惑道。
    “待會兒在跟你講,你先說?!?br>    兩人都是鐵哥們,QQ密碼這種東西并沒有什么需要隱瞞的,蔣川便回答道:
    “o0Oo0Oo0Oo0O,也就是小寫的o、數字0、大寫的O,循環輸入四遍?!?br>    “你這什么破密碼?!绷窒σ贿呁虏?,一邊拿出手機輸入蔣川的賬號和密碼。
    登上去之后,確實是蔣川的QQ號,林夕松了口氣,但還是放心不下,又點進蔣川的空間里,翻看起蔣川那些遠古時期的動態。
    我,怕ろ……
    ろ……
    若安好便是晴天……
    悲逆流成河……
    ……
    的確是以前看蔣川發過的動態,林夕自己都記不起來了,現在看到才想起。
    這些東西做不得假。
    確實不像是夢境,林夕算是徹底放下了心。
    方片10帶來的強化效果現在他仍能仔細感受到,這么看來,他真的是擁有某種神奇能力了。
    雖然難以置信,但事實就發生在眼前。
    剎那間,林夕心思百轉千回。
    首先是驚喜,這么神奇的事竟然讓他撞上了;接著又是擔憂,碰到這種怪事,不知道是好是壞;
    最后是迷茫,
    自己有了這些超能力又能干啥?
    什么維護世界和平的偉大理想暫且不談,畢竟他得把自己的人生先安排清楚了。
    強化撲克應該是與夢境中一樣,能提高自己的力量敏捷體力精神,精神有什么用尚不清楚,其他屬性除了能跟人干架、加快搬磚速度以外好像沒別的用處啊。
    難不成去打格斗擂臺賺獎金?
    使用強化撲克需要消耗夢境粉塵,不知道還能不能進之前那像游戲一樣的夢境獲???
    他嘗試著在心中問了一句:
    “如何進入夢境?”
    “睡著即可?!碧崾疽艋貜鸵宦?。
    雖然這是句廢話,但林夕還是松了口氣,看來這些確實都是真的,那場像打游戲一樣的夢境,他也還能再次進入其中。
    他不禁感慨真是世事難料。
    那場充斥著賭具的夢境,他心中原本萬般抵觸,現在看到好處,反而希望能再進去了。
    真香定律果真無人可以逃脫啊。
    蔣川看到林夕正翻著他那些令人羞恥的遠古動態,伸手想奪手機,林夕下意識躲過,反應過來后才把手機扔給蔣川,蔣川趕緊一條條把那些動態刪了:
    “你登我QQ號就為了看這?難到你要借詞抒情,懷念一下曾經的非主流歲月?”
    林夕懶得說其他的,問道:
    “我昏迷多久了?”
    “一個多小時了?!笔Y川好奇道:“你怎么會昏迷的?”
    昏迷時間和在夢境里待的時間能夠對上。
    林夕想起之前融進他手里那只青蟲,也不知道該不該說,試著問了一句:
    “這里是醫院吧,醫生沒檢查出我有什么問題?”
    “醫生說你是精神應激導致心律失常,反正是某種猝死的原因,幸好你只是猝昏不是猝死,哥們一開始都快嚇死了,你是被什么嚇出精神應激了,快說出來讓哥們開心一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br>    看來醫院里的醫生也檢查不出那條青蟲,林夕最終還是決定不說了。
    更何況,說自己被一只青蟲嚇到暈厥,這種事好意思么?
    他昏迷絕對不是因為被青蟲嚇出什么精神應激,一定是青蟲融到他體內的過程有問題。
    畢竟他也是一大老爺們,怎么可能如此膽???
    “來,西瓜,吃西瓜?!?br>    蔣川打開一個裝著西瓜塊的餐盒就遞到了林夕面前。
    林夕拿出一塊,一邊吃一邊問了下他昏迷之后的情況。
    他昏迷后生物老師和其他學生把他送來了醫院,后來看他情況穩定下來,生物老師就帶著其他學生先回學校了,蔣川則留下照看他,至于他來醫院的看診費,是老師和幾位同學湊上幫他交的。
    蔣川解釋完,看著林夕吃西瓜的模樣,忽然笑嘻嘻道:
    “咱們都是讀書人,不如來玩點文藝的對個對聯吧,我出上聯,西瓜吃西瓜?!?br>    林夕無語地瞥了蔣川一眼,就你天天逃課打游戲,也好意思自稱讀書人?
    “川菜食川菜?”
    蔣川搖了搖手指:
    “你這個下聯不行,你看啊,川菜和西瓜一個火辣一個清爽,呈相對關系,對吃這個字不應該用意思相近的食,該用相對的字才對,最好的下聯應該是,川菜吐川菜?!?br>    說完,蔣川又端了一盒回鍋肉湊到林夕面前:
    “來來來,我剛吐了一碗川菜,你要不要吃?”
    我尼瑪!
    “滾滾滾滾滾,你自己吐的自己吃去,自產自銷的也就只有你了?!?br>    林夕從病床上坐起,一腳把蔣川蹬開,這小子就是惡趣味,天天喜歡說些惡心話惡心別人。
    他也被蔣川引得有些肚子餓,不過剛才蔣川那話著實讓他倒胃口,他也沒興趣跟蔣川爭吃的。
    等出了院,他才在醫院旁的小面館里以蔣川惡心他為理由,敲了蔣川一碗面。
    吃完面,林夕便道:
    “你先回學校去吧,我去挨踢摸取點錢,待會兒就回去?!?br>    蔣川一臉懵逼:
    “你有什么困難需要錢可以直說啊,我可以去幫你借錢,老師學校和社會也會幫助你,你犯不著去又挨踢又挨摸的吧?”
    “我是說ATM?!?br>    雖然林夕窮,但再窮不能窮志氣,老師和其他同學幫他湊了看診費,他還是得還回去的。
    取錢的地方離學校也不算太遠,林夕取了錢后,想省下坐車的錢,就準備繞近路回學校,走入一條小巷,沒走多遠,忽然跳出來幾個滿臉囂張的小混混攔住他。
    其中一個小黃毛指著林夕對一個公雞頭道:
    “哥,我剛才看到這小子取了好幾百呢?!?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