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17我要急支糖漿


  歷史老師在講臺上講著三國,坐在前排的柳依依總是時不時轉過頭,目光不解地看向林夕。
  心中疑惑她怎么會夢到林夕,夢里的內容還是一個勇士救公主的故事?
  而且林夕是那個勇士、她是那個公主!
  更奇怪的是,夢里騎著天馬手持神劍的林夕,又為什么是一身小丑裝,這些元素根本就融不到一處???
  夢境果然都是光怪陸離的。
  林夕坐在中排一個普普通通的位置,心神飄忽地發著呆,思索著夢境網絡所說的那個多人競技夢境“極樂之境”。
  光聽這名字實在很難想象是個什么樣的夢。
  啥叫極樂?
  以他有限的見識,大概就只能想到有花不完的錢、數不盡的妹子。
  可若是在那種夢境,又能來什么樣的多人競技?
  這個名字實在是太讓他好奇了,總讓他聯想到什么極樂寶鑒之類不可描述的東西,當然他并沒看過那種東西,全是聽別人講的。
  老師注意到林夕開小差,就板起臉看向他喊道:
  “林夕,你是不是連東漢末年的三國是哪三個都不知道了?”
  林夕一愣:
  “東漢末年分三國……烽火?連天?不休?”
  蔣川原本在后排偷偷打瞌睡,被老師的喊聲驚醒,就聽林夕念叨那么一句,迷迷糊糊間接口唱了起來:
  “兒女情長被亂世左右哦哦,誰來煮酒!”
  “哈哈哈……”
  堂間頓時一片哄堂大笑。
  老師敲了兩下黑板:“這是課堂不是KTV!”
  林夕這時才反應過來,趕緊答道:“魏蜀吳!”
  “不要開小差!”老師警告式的瞪了林夕一眼,又轉頭看向明顯就是剛睡醒的蔣川:
  “上課睡覺的那個,下課到老師辦公室來一趟?!?br>  蔣川幽怨地看向林夕,大哥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特么引我唱歌干什么?本來沒我的事,結果還撞槍口上了,真正的躺著也中槍啊。
  林夕也不敢再發呆了。
  他忽然想起梅花牌強化的精神力好像跟腦力有關,這應該可以對學習產生幫助吧,當即就使用了一張梅花K,想試試效果。
  這一用,他頓時就感覺頭腦無比清晰,老師每講到一個知識點,他立馬就能從記憶中回想到曾經聽聞過的相關知識,哪怕是早已淡忘的記憶都能想起。
  而且似乎還能過目不忘、過耳成誦,他掃眼看了一段書上的課文內容,就清晰的印在了腦海里,要他一字不落的背誦出來都不成問題。
  林夕瞬間大喜過望。
  這梅花牌的效果,在現實中才是用處最大的。
  畢竟現實里大多數人又不需要好勇斗狠,什么力量體力敏捷之類的用處太少,腦力用處就很多了。
  別的不說,有這梅花牌的功效,以后考個好大學絕對不成問題。
  而且他還想去學武,腦力活躍的話,肯定能學得更快啊。
  下了課,梅花K的效果已經過去,林夕又使用了持續時間更長的梅花10,翻開書本溫習了起來。
  這持續時間可是很寶貴的,絕不能浪費。
  梅花10的效果只有梅花K的四分之一,弱了很多,不過勝在持續時間長,他只要專心一點,效果也足夠令人驚嘆了。
  蔣川去挨完訓返回教室,就哀怨地走到林夕身旁抱怨了一句:
  “你也太坑了吧,上課就上課念什么歌詞???”
  “你自己接口唱的關我什么事?!绷窒δ坎晦D睛的回了一句,繼續抱著手里的書啃。
  平日里他讀書雖然也用功,但不至于到這種書呆子的地步,蔣川見狀便好奇道:
  “你這是情場失意準備發憤圖強了?”
  話音一落,周圍就響起幾道嗤笑聲。
  林夕撓頭皮屑冒充雪花表白,這事都快成班里的段子了,腦回路得多清奇才能想到這種招?
  “蔣川,別那么說,咱夕哥哪有情場失意,分明就是憑實力單的身!”
  經常跟蔣川和林夕一起打lol的徐明志調侃了一句,又引得眾人哈哈大笑。
  柳依依看著林夕,回想著她做的夢。
  猶記得……夢里還說林夕是一個文武雙全的大帥哥?
  夢是潛意識的投射,她夢里出現那句話,不就相當于她自己說的嘛?
  難不成是她自己覺得林夕帥?
  可林夕也沒多帥呀,頂多就算是清秀耐看的那一類,但衣著發型都有些土,而且還那么多頭皮屑,實在是太邋遢了。
  見這么多人拿著林夕打趣,柳依依也有些于心不忍,便站起身走了過去。
  蔣川趕緊拍了林夕兩下,小聲道:
  “人過來了,你跟人好好說話把昨天的事化解了啊?!?br>  林夕抬頭看了一眼,又趕緊低下頭看書,梅花10時間有限,他可沒空干別的,化解個錘子啊。
  當然,他這番表現,落在別人眼里就成了緊張羞澀。
  走到林夕面前,柳依依便有些傲嬌地問道:
  “你頭洗干凈了嗎?”
  聽柳依依這話好像是在關心林夕生活的樣子,周圍的男生都愣了。
  林夕用那么讓人倒胃口的方式表白,非但沒有引起柳依依反感,反而還讓柳依依關心起他了?
  這不科學??!
  難不成是現在的女生腦回路也很清奇,所以林夕的招有奇效?
  這樣的話……要不學他那招去試一試?
  “洗干凈了,昨天的事對不起?!?br>  林夕心里也聽不好意思的,抬頭道了一句歉,隨后又趕緊低頭看書。
  柳依依聽到林夕的道歉,面色微微緩和,又問道:
  “你為什么要追我?”。
  林夕一愣,這話怎么聽著那么熟悉?抬頭回道:
  “我要急支糖漿?”
  “噗……”周圍頓時又響起幾聲嗤笑。
  柳依依一聽這話,輕哼一聲怒然轉身離開,蔣川恨鐵不成鋼的瞥了林夕一眼,就也搖搖頭返回自己座位上繼續去打瞌睡了。
  人家都說那種話了,擺明了就是還有機會,結果你就說這么一句話耍人家?
  這莫非就是網上常說的鋼鐵直男?
  上午課上完后,林夕和蔣川一道向食堂走去。
  蔣川一邊走一邊指責起林夕之前的所作所為,然后又給他傳授起泡妞經驗。
  什么對女生用心疼,約會要等、講笑話不能悶別太冷。
  林夕心說這不是周杰倫的歌詞么,當我沒聽過?你的泡妞經驗就是這么來的?他也懶得拆穿蔣川,就“嗯嗯哦啊是是是好好好”的應付著。
  蔣川看他這副敷衍模樣,當即罵了一聲靠,然后說道:
  “我記得你還欠我一頓飯吧?咱們去學校外的川菜館吃?!?br>  林夕一聽,就抬起左手比出一個C的手勢對向太陽,說道:
  “你看到我的手了嗎?”
  “看到了啊,怎么了?”蔣川不解。
  “我的意思是說,握日!”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