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29哥哥剪頭啦


  林夕打定主意,隨即念頭一動,兩把骰子錘就出現在他手中,他便握著錘沖到墻邊,朝自己那間房的墻壁砸了下去。
  眼下也沒別的辦法逃脫這個循環,只能用暴力拆墻的方法試試了。
  “咚”一聲巨響,墻壁頓時就被砸出了一個籃球大小的洞。
  透過那個孔洞,能看到里面擺放著一張床,床褥上都有各色各樣的蝴蝶圖案,在床邊還放著一臺蝴蝶形狀的落地燈。
  看到里面的景象不再是和拉開浴室門時一樣,林夕終于算是看到了希望。
  有蝴蝶模樣的元素,那就代表著的確是存檔退出的地方!
  看來強化力量屬性,在這靈異夢境中還是有用的啊,否則的話他想砸通墻壁純粹是天方夜譚。
  林夕再次快速輪動骰子錘砸下,三錘過去,總算砸出了一個足夠讓人鉆過的洞口,與此同時,剪刀聲再次在他耳畔響起。
  他趕緊收起骰子錘,一招耗子鉆洞鉆了進去。
  洞口旁邊正好擺著一個衣柜,林夕也不知道這玩意能不能擋住外面那個“果兒”,但還是順手把衣柜拉倒,擋住了那個被砸出了的洞。
  頓時間,被拉倒的柜子叮咣叮咣的劇烈振動了起來,仿佛真有人在搖晃一樣。
  林夕也沒空理會,趕緊轉身一躍躍到了那張蝴蝶被褥的床上,身體彈動了兩下,忍不住直接喊出了聲:
  “存檔退出!”
  “正在存檔,請宿主稍等,10、9……”
  林夕傻眼了,怎么現在存檔還要倒計時?
  就在倒計時開始時,他立馬感覺到身體完全不能動彈,連眨一下眼皮都辦不到。
  墻邊擋住洞口的衣柜突然停止了響動,緊接著只聽到“嘎吱”一聲,好像是門被推開了,并伴隨著剪刀的剪動聲傳來。
  “咔嚓、咔嚓……”
  越靠越近。
  林夕寒毛直豎。
  原來現在要倒計時,就是為了坑他的??!偏偏現在他還一動也不能動,完全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憑什么他開屋門就是不斷循環的場景,那個看不見的果兒開門就能進來???
  真是靠北??!
  隨著剪刀每響起一聲,他的精神值也在5點5點的下降。
  之前精神值沒像這樣降過,是因為他之前不怕這種剪刀聲,但現在完全無法活動,真的讓他產生了恐懼感。
  現在這種情況,連閉眼的做不了,完全就只能看運氣了。
  希望倒計時在剪刀剪上自己脖子之前結束。
  “6、5、4……”
  剪刀聲已經來到了耳邊。
  一張扭曲恐怖的面容突然出現在林夕眼前:
  “哥哥,剪頭啦!”
  “1!”
  倒計時終于結束,林夕視線一暗,緊接著驚坐起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環境回到了他現實的房間中。
  他身上不再有小丑衣,發藍光的右手也恢復了正常。
  房間中一片黑暗,只有從窗外透進來的幽幽月光,還是令林夕感覺一陣陣后怕,趕緊躺下來裹緊了小被子。
  現在正值夏季,裹緊被子睡著實熱得難受,但只有這樣他才有點安全感。
  那夢著實是太嚇人了,他現在都還忘不掉剪刀咔嚓聲、以及最后那張出現在眼前的那張扭曲面容。
  平時他驚悚故事都不怎么看,結果一來就來出這么真實的恐怖體驗,連緩沖的余地都沒有。
  這何止嚇人,簡直是嚇死人了。
  后怕之余,他心間也升起了重重疑惑。
  夢境中設定他只有果兒一個妹妹,但看起來果兒又應該是個雙胞胎,那么那個看不見的“果兒”又是哪來的?
  姑且就叫她果二吧。
  蔣川說那個青萍戶區的傳說,別人都以為紅衣女人懷了對雙胞胎,但最后紅衣女人只生下了一個。
  他夢境構筑應該是參照這個來的,所以有個看得見的果兒,還有個看不見的果二。
  可是現實中被人誤會懷上雙胞胎很正常,夢里安排那么一對雙子,又要怎么自圓其說?
  難不成夢里的設定是果兒和果二出生時果二死了,所以果二變成了怨靈?
  而且夢境的名字叫索命雙子,果兒作為雙子之一,就是說果兒也會帶來危險?
  靠,這破夢境網絡,讓自己扮演角色,卻絲毫不提所夢中角色的過往歷史,問什么都只會說無可奉告,全讓他自己瞎猜。
  這何止坑人,簡直是坑死人了!
  雖然人物過往歷史未必與任務有關,但最起碼能讓他心中安定一些,不至于大驚小怪的被嚇丟那么多精神值啊。
  他正想著,提示音就響起:
  “宿主在正常睡眠時間內有30分鐘未眠,按照一個小時計算,扣除十點夢境粉塵為宿主緩解精神疲勞,請宿主趕快進入睡眠?!?br>  我尼瑪!
  林夕徹底傻眼了。
  剛剛他醒還沒到正常睡眠時間內的半小時,夢境網絡一聲不吭,搞得他連時間都忘了,非要等他到時限過半個小時再跳出來扣他10點?
  果然是坑貨!
  林夕也沒心情想那么多有的沒的了,索性就使用幻夢之手讓自己陷入了睡眠。
  做那么個夢被嚇了一大跳,他想正常入睡絕對睡不著,只能用幻夢之手了。
  現在他要正常入睡,還得先進入選擇夢境的那片花地,然后才能向夢境網絡提出正常入睡。
  第二天上課,林夕仍是心神不寧的思索著夢境里那些疑點。
  直到又被老師訓斥一句,他才收回注意力,繼續使用梅花Q專注聽課。
  雖然夢境粉塵不多,但也還有30點,夠他支撐一陣了。
  下了課,林夕就去坐到了蔣川旁邊,向蔣川仔細問了一下青萍戶區的那個傳說,想看看能不能從原版故事里找到點什么破解夢境的靈感。
  蔣川卻一臉茫然地回道:
  “我知道的昨晚就全說出來了啊,那些我還是在網上搜了好久才搜出來的?!?br>  林夕無語,只得自己拿出手機搜索,但翻遍大大小小的搜索條目,總結出來的信息確實與蔣川說得那些差不離,沒有更多的信息,充其量就是一些網友添油加醋加些別的故事。
  靠,這些都市傳說果然是虎頭蛇尾的。
  就跟太監了的小說一樣,后續故事全靠人腦補。
  教室門口忽然傳來一道男生呼喚柳依依:
  “依依!”
  前排正跟同桌聊著天的柳依依回頭,面色喜悅地朝那個男生揮了揮手:
  “浩文哥!”
  林夕也轉頭看去,就見一個皮膚稍顯黝黑的高狀男生站在門口。
  那個男生他并不認識,便好奇向蔣川問道:
  “那是誰?”
  蔣川看了一眼,轉頭鄙視了林夕一眼:
  “他是高三5班的石浩文,你看看你,讓你努力你不努力,現在高年級的老男人都來搶了,要是柳依依被這個石浩文拐走,你簡直就是22班之恥!”
  “啥?屎好聞?”
  林夕一臉迷惑,并不是他聽錯了,而是蔣川說石浩文時就照著這個讀音念的。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