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30霸道總裁差1半


  “對沒錯,石浩文,外號屎好聞?!笔Y川露出一如往常的惡趣味笑容嬉笑一聲,隨即又朝林夕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噓,小聲點,別讓他聽到,那小子家里條件不錯,還跟很多校外混子挺熟的,咱惹不起?!?br>  林夕對于那些個校外混子向來沒好感,在小學和初中的時候,他就是深受混子霸凌中的一員,聽罷也懶得對那個石浩文多關注。
  但他隨即又意識到不妙。
  看公雞頭那伙人的模樣也像是窩混混,這個石浩文跟校外混混認識,那會不會跟公雞頭那伙人有瓜葛?
  公雞頭沒被警察抓到,只怕還會找他麻煩。
  雖然他不怕,但公雞頭也見過柳依依啊。
  雖說當時公雞頭的關注點根本沒放在柳依依身上,但柳依依的長相算是挺有記憶點的,眼角旁有顆淚痣,再被看到很容易就會被認出來。
  萬一柳依依因為這個屎好聞的緣故跟公雞頭碰到一起,那公雞頭很可能會對柳依依不利。
  這種事雖然只是林夕瞎猜,但難保有個萬一。
  再說了跟混混扯上關系的基本也不是什么好人,最好還是讓柳依依離那種人遠點。
  林夕知道柳依依肯定挺不待見他的,但作為同班同學,他還是有義務要向柳依依提醒一下。
  至于柳依依會不會聽他的話,那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想罷,林夕就站起身,朝柳依依走了過去。
  看他這番姿態,仿佛是要去奪愛一般,蔣川當即高呼一聲,然后給他助起威來:
  “西瓜牛批,西瓜加油!”
  鄰桌幾個男生看到這一幕,被蔣川一帶也同樣吹下口哨鼓掌起哄:
  “哇!西瓜牛批,西瓜加油!”
  雖然林夕追柳依依在所有人看來就是笑話一場,但現在都有其他班的人上門來拐班花了。
  出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則,他們自然是寧愿給林夕助威。
  柳依依應聲看向走上來的林夕,鼻子皺了一下,又輕哼一聲扭過頭,跟剛走到她桌前的石浩文和顏悅色聊了起來。
  走到柳依依身旁,林夕就拍了下柳依依的肩,朝她招了招手:
  “來來來你過來下,我有事跟你說?!?br>  “不去,說好了再理你我就是狗!”柳依依哼道。
  林夕心說你現在不也算是理了嗎?算上昨晚都兩回了,發這種破誓跟放屁一樣,當什么真?
  他懶得說廢話,拉住柳依依的手腕就把她拉往教室后方。
  石浩文在一旁看得直皺眉,但見那么多人給林夕吶喊助威,他并不敢輕舉妄動,不過他也不在乎,反正看柳依依對林夕一副愛答不理的模樣,能有什么事。
  班上頓時一片沸騰驚呼,有不少女生都加入了起哄的行列。
  “林夕夠霸道的呀,加油!你離霸道總裁就只差一半了!”
  “哈哈哈,升高三咱就選西瓜當班長,我們先幫他當個霸道班長!”
  林夕一個趔趄險些栽倒在地。
  霸道總裁??
  霸道班長???
  什么亂七八糟的。
  把柳依依拉到教室后方,林夕就直言道:
  “那個叫什么石浩文的,聽說他跟校外那些小混混有瓜葛,不像好人,你最好還是離他遠點?!?br>  “關你什么事?”柳依依傲嬌道。
  林夕攤了攤手:
  “確實不關我事,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昨晚公安局打過電話給我,我舉報的那兩個人沒被抓到,而我是因為那個公雞頭帶小混混敲詐我才跟他結怨的,混混和混混可能有瓜葛,你懂的吧?”
  話說到這,柳依依也能明白他想說什么了,林夕就不再多言,轉身返回了座位,繼續靠著梅花Q的效果看書。
  什么霸道總裁他是挺想當的。
  霸不霸道不重要,重要的是總裁啊,想當總裁還得多學習。
  柳依依有些發愣,知道林夕這是在關心她的安危,但轉頭看到林夕那一副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模樣,她又怒氣沖沖地躲了一下腳。
  其他學生并沒聽到林夕對柳依依說了什么,但看林夕說完一句話就冷酷地離開,再次起哄起來:
  “哇!夕哥夠酷,社會我夕哥,霸道話不多!”
  柳依依回到座位后還是和石浩文有說有笑,不過看來他的話還是起了點效果,柳依依對石浩文好像冷淡了一些,看樣子只是出于禮貌不得不應對吧。
  林夕索性也就不管了。
  石浩文意識到柳依依對他態度變得有些冷淡,心中好奇林夕到底是說了些什么,但直接問柳依依肯定是問不出來的。
  在學校里也不好找林夕麻煩,石浩文只能目露怒氣地瞪了林夕一眼,等這小子離開學校再要他好看。
  “依依,晚上放學咱們一起出去吃頓飯吧,我介紹一個我爸的朋友給你認識,他是開音樂酒吧的,你不是最喜歡唱歌彈吉他嘛,過幾天就放假了,等暑假可以到他那里當個駐唱歌手?!?br>  柳依依一聽頓時來了興致,張口就想答應,但想到林夕剛跟她說的話,擔心真遇到什么混混,又有些猶豫想婉拒:
  “可是我還沒滿18歲啊,不能去那些地方吧……”
  石浩文一揮手滿不在乎道:
  “這種規定就是做個表面工作而已,網吧還禁止18歲以下進入呢,咱學校里不也天天有人往網吧跑?”
  聽到這話,柳依依又不自覺地看向林夕。
  班上有哪些人經常跑去網吧玩她都有所耳聞,知道林夕就是其中一員。
  當然,她并不知道林夕到網吧打游戲主要是為了賺外快。
  見她目光又看向林夕,石浩文心中一陣不爽,便好奇道:
  “那哥們不會是你男朋友吧?你老看他干嘛?”
  柳依依眉頭一黑,趕緊搖手否認:
  “不是,他就是個討厭鬼,只是你剛剛說網吧我想起他也經常去?!?br>  “那不就得了,這些事都挺正常的,我跟你說,現在去磨練一下,興許以后你能成大歌星呢,以前電視上播那超級女聲你看過吧,上邊好多歌星年輕時都當過酒吧駐唱歌手?!?br>  柳依依意動,但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問道:
  “那些地方會不會……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石浩文一擺手:
  “那是正經地方,有保安呢,我爹的朋友你還不放心嘛?!?br>  都聽他這么保證了,柳依依猶豫片刻便點頭答應:
  “嗯,那好吧,晚上我跟你去看看?!?br>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