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36火鍋


  石灰粉入眼的感覺,比辣椒沙子入眼的感覺要難受無數倍,因為石灰遇到水分會放熱,如果不及時清理的話,能把眼睛燒瞎。
  江九齡也難以忍受眼中的灼痛,一拳打倒林夕后就撲到了林夕身上,曲起尖利的指爪朝林夕抓了下去,似要一爪把林夕洞穿才能解心頭之恨:
  “小混蛋,老子撕了你!”
  林夕迅速橫手格擋,“撕啦”一聲,他的袖口被抓破,利爪在他手臂上留下了道道血痕。
  他的身體素質和道具強化效果都不如江九齡強,更何況江九齡絕對是正經練過搏擊術的人,而他純粹是耍王八拳,基本上就是被完虐的局面。
  現在的江九齡完全符合骨瘦如柴這個描述,但發揮出來的力量卻超乎尋常的大。
  實在很不可思議。
  林夕被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只得曲起腿撞向江九齡襠部,就是不知道江九齡現在是否能忍住這種疼痛。
  撞第一下,江九齡身體微微一抖,攻勢也弱了一些。
  林夕心中一喜,看來這招還是能造成傷害的,他趕緊加大力度,再次用膝蓋撞了過去。
  這一回江九齡徹底忍不住了,啊一聲痛嚎了出來,力量也完全散去。
  林夕趕緊把他往后一推翻身站起,握著甩棍朝他的腦袋抽了下去。
  “咚”一聲,如同是敲擊在寺廟里的銅鐘上,林夕甚至感覺到他的手臂都被震麻了。
  他大驚失色。
  這特么的是銅皮鐵骨?
  難不成江九齡練過傳說中的金鐘罩鐵布衫?
  很顯然,這一招沒有對江九齡造成傷害,江九齡抬手一握就捏住了林夕的甩棍,另一只手再次屈指成爪抓向林夕腹部。
  江九齡的速度同樣比林夕快得多。
  林夕根本來不及躲避,腹上頓時一涼,被抓出數道傷痕,血流如注。
  他只能源源不斷的使用著紅桃牌。
  夢境粉塵如流水一般唰唰下降。
  紅桃牌并不能在現實中治療他的傷勢,但能彌補他受傷之后下降的體能。
  若是體能跟不上的話,恐怕他挨隨便上江九齡一擊就無力再戰了。
  柳依依早已經解開了自己的束縛,一直在場邊躲閃著,想找機會去段坤身上拿回自己的手機報警。
  可是林夕和江九齡一下子打到這、一下子又打到那的,完全攔住了她。
  她一個弱女子也沒辦法去幫林夕的忙啊,要是被稍微波及一下很可能就是骨斷筋折的下場。
  剛才林夕把段坤打骨折不都是幾招的事嗎?
  此刻看到林夕腹上被劃出可怖傷痕,已經完全處于劣勢,再這樣下去非輸不可,柳依依實在是站不住了,情急之下只能抓起之前和她綁在一起的椅子,狠狠朝江九齡砸了下去。
  “砰!”
  椅子被反彈摔了出去,柳依依也被反彈力道帶得一個轉身跌坐在地。
  江九齡正欲穿向林夕腹部的一爪停滯住,站起身轉向柳依依:
  “臭丫頭,既然你不逃跑非要找死,那我就先送你上路吧,正好先讓這個小混蛋體會一下絕望?!?br>  林夕得到喘息機會,握甩棍朝江九齡襠部抽了過去。
  江九齡的防御能力那么強,看來似乎只有攻擊這個男人普遍的弱點才能對他造成傷害啊。
  可惜,江九齡這種傷害其實也只是在受擊的那一瞬間難以忍受。
  挨上一招致命打雞,他同樣只是痛嚎了一聲,然后轉身一記側踢就把林夕踹飛。
  林夕貼地飛出長長的一段距離,撞到了后方的銅質火鍋、以及手腳被折斷完全無法動彈的段坤。
  銅質火鍋叮鈴哐啷一陣響動,段坤也因為折斷的手腳受到牽動,再次痛嚎了一聲:
  “嗷!”
  就在這時,林夕注意到江九齡短暫一愣,隨即才轉身面向柳依依。
  他恍然大悟。
  對??!
  現在江九齡視覺受損,是依靠聽聲打斗,只要再干擾了他的聽覺,那他不就徹底抓瞎了嗎?
  “快跑開!”
  林夕朝柳依依大喊一聲,然后就抓起銅質火鍋“咚咚咚”的拍了起來,一邊拍一邊起身朝江九齡跑了過去。
  畢竟隔得太遠影響效果有限啊。
  火鍋雖然還有些溫熱,但已經冷卻了許久,現在的溫度還在人可以忍受的范圍之內。
  江九齡聽到那咚咚咚的吵鬧聲,心中一陣煩躁,暫時不管柳依依了,回身等著林夕沖上來,好把那個銅鍋踢遠一點。
  但林夕早就想好了計劃,沖近一些后,就把銅鍋貼地扔向了柳依依,言簡意賅的道:
  “怎么吵怎么弄!”
  “嗯哦……”
  柳依依明白林夕的意思,接住火鍋就拼命的啪啪啪拍到了鍋身上。
  “幼稚把戲!”
  江九齡自然也能明白林夕的意圖,咬牙罵了一聲,抬腿掃向沖上來的林夕,想要先把林夕踢遠一點再去處理柳依依。
  但是,江九齡這一腳踢空了。
  林夕低著身躲開江九齡踢來的腿,甩棍故技重施的抽向了江九齡兩腿中間。
  “嗷!”
  襠部已經接連遭受四次重創,江九齡此刻有些難以忍耐了,捂著襠一下子蹦了起來。
  林夕轉過身,再次一棍朝江九齡腦袋上敲下。
  既然使用了捂襠神功,那就打你腦袋!
  就算你那顆腦袋真是銅鐵,打擊次數夠多也是會變形的!
  江九齡根本不在乎腦袋上遭受到的攻擊,但每次受到攻擊都會讓他心中怒氣上漲一層,十分想抓住林夕這只煩人的蒼蠅。
  敲擊火鍋的聲音倒不至于完全掩蓋住他的聽覺,林夕在周圍移動的腳步聲他還是能分辨出一些的。
  但問題是,細微一些的聲音他就徹底分辨不出來了。
  比如林夕是彎腰低身還是側身閃避?
  是曲腿準備彈跳還是想要抽冷腳踢人?
  全都分辨不出來。
  這就導致了江九齡只能確定林夕的位置,卻無法預判林夕的動作,這和站著挨打基本也沒區別了。
  而且江九齡每次想出手抓住林夕,都需要將擋著褲襠的手松開,林夕又會趁機使陰招。
  江九齡越打越怒,可又對林夕無可奈何,最終又只得把目標鎖定在了柳依依身上。
  “扔過來!”
  林夕看出江九齡的意圖,趕緊朝柳依依大喊一聲。
  “嗯!”
  柳依依應聲又把火鍋扔向林夕。
  林夕接住火鍋,一把就朝江九齡腦袋上拍下。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