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37夢中再見


  “咣彎彎彎彎彎”
  銅鍋拍在江九齡的腦袋上,回蕩起一陣陣嗡鳴,更是震得江九齡腦中一片迷糊。
  林夕趕緊又繼續啪啪啪拍著銅鍋遠離。
  江九齡此刻完全依靠聽覺,也只能隨著聲源向林夕追逐而去。
  林夕轉眼看到自己要被追上,又趕緊把銅鍋扔向柳依依。
  但這一次,江九齡全然沒有在意,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林夕的腳步聲上,吃了這么多次虧,他心知必須得沉下心來先解決一個了,否則他被銅鍋引得兩邊跑遲早要被玩死。
  柳依依接住銅鍋繼續瘋狂拍擊,林夕還是照著一開始的策略,借著聲音的掩護,專門使陰招朝江九齡的要害部位打。
  可惜,這一次江九齡沉下心,對聲音的敏感度更加提高了。
  他站在原地側耳聽了一下,忽然捕捉到林夕攻擊時的一絲細微響動,伸手一撈,就把林夕從一個刁鉆角度戳向他襠部的甩棍捏在了手中。
  緊接著捏住甩棍迅速一掀手,就把林夕也連帶甩向了空中,狠狠砸下。
  “嘣!”
  塵土四濺。
  林夕被摔得七葷八素,感覺肺都要被摔炸了。
  看來江九齡已經逐漸習慣了這種嘈雜,所以對聲音的感知更加清晰了一些。
  得再吵鬧一點啊。
  江九齡收手抽動甩棍想要把林夕拉近,林夕也沒辦法了,只得松開甩棍,朝柳依依大喊道:
  “唱點歌??!”
  “唱什么???”
  柳依依一邊擊打著銅鍋一邊問道。
  她的手因為不斷拍著鍋被拍得又紅又腫,但現在都要命的時候了,她也不敢松懈,只能玩命的拍著。
  “隨便!”
  林夕回復一句,隨手抽過段坤之前坐的椅子就朝江九齡拍了下去。
  柳依依微微思索便唱了起來: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龍……”
  江九齡絲毫都沒有受到干擾,握著甩棍也朝著林夕砸下。
  林夕心中無語,你唱那歌是要靠一身正氣鎮壓他嗎?!
  “唱點勁大的?。。?!”
  林夕再次喊了一聲,趕緊抽手后退,畢竟他和江九齡硬碰硬根本討不到好處。
  柳依依重新唱了起來
  “那就是青藏高……”
  唱至高音處,再次掩蓋住了林夕的聲音信息,江九齡頓時有些慌亂,林夕瞅準機會,論起椅子就朝江九齡下體砸去,椅子啪一聲就被砸碎了。
  打江九齡別的地方根本都打不動,他自然是要招招都瞄著要害的部位進攻。
  畢竟這都要命的事了,手段再下作也得用啊。
  江九齡下體已經遭受過了至少不下二十次攻擊,成什么樣都難以想象了,此刻再挨一擊,他更是疼得面目扭曲,手上力道一松,甩棍就掉了下來。
  林夕迅速接過甩棍,放手又抽了出去。
  打了這么久,他能觀察到江九齡現在的勢態不再像一開始那么猛了。
  看來江九齡得到的強化效果雖然強,但消耗的體能更多,而且并不像他那樣有類似紅桃牌一樣恢復體能的道具。
  只要再撐一會兒,耗光江九齡的體力,那就能贏了。
  只不過林夕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現在他的夢境粉塵也只剩下最后三點,萬一江九齡還沒被他耗趴下,他自己的夢境粉塵先用光,那就徹底完蛋了。
  除了用紅桃K增加體內之外,黑桃K和方片K持續十五分鐘的時間一旦到達,他也需要重新消耗夢境粉塵續時,所以才浪費得如此之快。
  柳依依唱完一句高音,又接著唱道:
  “死了都要愛……”
  趁著江九齡完全抓瞎的機會,林夕不斷猛攻,江九齡的神色最終也有些急切了起來,同時,他的身體開始慢慢“長胖”,力量和速度也隨之不斷減弱。
  林夕心中疑惑,難不成是江九齡的夢境粉塵沒了,所以不能支撐他使用道具的強化效果了?
  江九齡越來越急,最后抬手撓起了腦袋,瘋狂甩著頭,大片頭皮屑隨之彌漫開來。
  林夕一驚,這是在揮灑夢境粉塵?
  提示音這時忽然響起:
  “已有竊夢者對宿主獎勵夢境通道,宿主想要清楚通道,需要使用多于對方十倍數量的夢境粉塵,對方使用了200點,宿主需要消耗2000點,請宿主選擇是否清除?”
  林夕都聽傻了,向他建立夢境通道消耗200點,他想清除更是要用2000點,這么土豪的嗎?
  看來江九齡不是夢境粉塵沒了,應該是他的道具效果有什么限制。
  那么強,也確實該有點限制才對。
  雖然夢境粉塵不足,但林夕還是選了一下是,想看看會有什么反應。
  而夢境網絡只提示說:
  “宿主夢境粉塵不足,無法清除?!?br>  “夢中再見?!?br>  江九齡咬牙念叨一句,灑完夢境粉塵,立刻跑向段坤,想要帶著段坤逃跑,現在的他已是強弩之末,再斗下去確實是勝算渺茫,只有盡快跑路了。
  雖然江九齡已經顯露弱勢,不過現在暫時還是要比林夕強一些的,林夕根本就攔不住。
  林夕索性也撓起頭皮屑向江九齡揮灑出夢境粉塵。
  提示音響起:
  “建立對方的夢境通道需要消耗500點夢境粉塵,宿主夢境粉塵不足?!?br>  靠,果然不夠!
  現在林夕只有三點夢境粉塵,也能猜到大概率建造不了,剛才純粹是想試試而已。
  建立他和江九齡的夢境通道都要三位數的夢境粉塵,相比于一般人只需要個位數,這種差距著實巨大。
  看來竊夢者和一般人的精神強度是有天壤之別的。
  江九齡扛起了段坤,就順著段坤指示的方向準備撤離。
  林夕也不遠眼睜睜看著他們跑掉,又看向一旁的煤氣罐。
  那個煤氣罐是之前江九齡和段坤用來點火爐煮火鍋的,剛才打斗的時候雙方都怕碰那個煤氣罐會同歸于盡,所以雙方都不謀而合的沒去動。
  現在江九齡和段坤要跑,要不就拎起煤氣罐,等他們跑遠點后扔過去把他們炸死?
  他們本來就想要自己的命,就算炸死了他們,那也算作是正當防衛!
  林夕心中一狠,跑向了那個煤氣罐。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