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73給哥哥講個睡前故事


  “買彩票又不是賭?!绷趾榭粗哌h的林夕,還想辯解道。
  林夕不理,名義上不是賭博,但本質上有什么區別?
  他爹本就是有賭博前科的人,牽扯到這種事上難免有本性難移的嫌疑,自然會令他不爽。
  躺到床上之后,林夕沒有睡覺,百無聊賴的拿著手機上網。
  他已經決定翌日曠半天課進夢境通關,若是睡太早的話等天亮以后就沒有睡意了,現在他又沒有夢境粉塵來釋放幻夢之手。
  所以他決定熬晚一些,方便天亮之后能夠快速睡著。
  夢境網絡每隔一個小時就要響起一次提示音:
  “宿主在正常睡眠時間內有1小時未眠,扣除10點夢境粉塵;夢境粉塵不足,請宿主盡快進入睡眠,以免大腦神經受損?!?br>  “宿主有2小時未眠,需要扣除的夢境粉塵不足……”
  ……
  熬到兩三點,林夕已經眼皮打滾,正準備睡下,忽然聽到隔壁他爸的房間傳來了微弱的手機鈴聲,只響了幾聲就被他爸接起。
  他一個激靈,心中疑惑他爸接電話怎么會這么快,就悄悄貼到了墻上想聽聽聲音。
  隱隱約約只聽到他爸叫了聲石老板,然后就不斷回答著好,像是答應些什么事。
  現在林夕沒有夢境粉塵,使用不了方片牌,沒辦法聽的太詳細。
  打完電話,就聽他爸出門了。
  林夕也想跟出去看看,但還是因為使用不了方片牌,他沒辦法跟上,因為他爸一下樓就騎著那輛老式自行車走了。
  他兩條腿,肯定是沒辦法追上兩個大轱轆啊。
  打電話給他爸的人聽起來姓石?這倒是讓他產生了某種不好的聯想,之前和段坤江九齡那種罪犯扯上關系的石浩文不也姓石嗎?
  要是兩者之間有什么關系的話,那恐怕他爸做的工作不會是好事情啊。
  當然,這種想法沒有絲毫根據,純粹是林夕瞎想,憑空瞎琢磨并沒有什么意義。
  至于石浩文那家,有沒有問題自有警察去查。
  而他想調查他爸到底是在做些什么事,還是等弄到夢境粉塵再說吧。
  返回家中,林夕倒頭就睡。
  夢境網絡有一個設定,可以讓他睡到固定的時間后再夢鄉中蘇醒,所以他就設定好了睡到七點的時候自動讓他進入夢鄉。
  夢鄉,指的就是選擇夢境副本時的那片花地。
  睡到七點,林夕的意識就自動在夢鄉花地中蘇醒了過來,他立刻朝著自己的頭像飛去。
  只要再積攢七個小時的時間,他就能通關這個噩夢雙子,拿到100點夢境粉塵了。
  進入夢境,林夕仍然緊閉著雙眼。
  耳邊仍然不斷傳來果二那令他毛骨悚然的聲音:
  “呵呵呵……哥哥,你快過來呀,爸爸媽媽等著你呢……”
  夢境變回了存檔模式之后,在林夕退出以后,夢境里的時間就會停止流動,所以林夕進來以后還是接著上次退出的時間。
  現在林夕可以活動了,便微微睜開雙眼看了一下,卻見他仿佛是站在一條昏暗的木質走廊中一樣,前方站著一個紅衣女人和一個灰衣男人,還有個昏黃吊燈一搖一搖的。
  果二騎在那個灰衣男人的脖子上,正不斷向他招著手。
  女人和男人都是面色蒼白,如同死人,只有果二保持著正常人的樣子,畢竟果二無論何時都是與果兒一模一樣。
  比如林夕之前在果兒手腕上綁了繃帶,現在果二手腕上也有。
  林夕心中驚奇,眼前這場景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能感覺到自己躺在床上,引力也是向下的,可怎么會看到有前方的人影仿佛站立在自己眼前一樣?
  看到前方人影過了一會兒,他的精神值就開始下降,差不多一秒鐘下降百分之一。
  林夕嘗試著切換了一下睡姿,扭頭看向別處。
  可無論視線轉向何方,眼前的場景永遠都不會變,一男一女和果二、已經昏暗的走廊和吊燈,無論如何都是出現在他視線前方。
  他索性就閉起了眼睛,可一閉眼,果二陰沉的呼喚又會循環響起,起初還沒有什么要緊的,但聽久了會感覺呼喚聲越來越近,然后精神值同一開始下降。
  睜開眼,精神值停止下降,但面前的男女和果二,仿佛離自己更近了一些。
  看了一會兒,精神值又開始下降。
  總之就是睜著眼看一會兒精神值就會下降、閉起眼耳邊會傳來呼喚聲,聽一會兒精神值也會下降。
  嗯……
  林夕索性就不斷眨起眼睛,雖然眨久了眼睛有些刺痛感,可是在夢中,總不會對他的眼睛造成什么損害吧。
  但當他頻繁眨了一會兒眼后,耳邊又斷斷續續傳來果二的呼喚聲,每閉一次眼就能聽到一個音節、每睜一次眼又能看到面前的人向他邁近一步。
  與此同時,他的精神值也開始呈雙倍的速度下降。
  林夕無奈只得停住眨眼。
  這招到底要怎么破???
  閉眼不行、睜眼不行、快速閉眼睜眼也不行,難道就只能靠著僅剩的梅花牌硬撐了,撐一會兒試試看這場景會不會消失?
  按照他的設想,眼前突然出現這場景,可能是因為果兒給他下了毒,否則的話他想不通為什么會突然這樣。
  所以場景的持續時間,應該和他屬性的削弱效果是一樣的。
  用梅花牌的話,根本沒辦法堅持那么長時間啊。
  “果兒!”
  林夕嘗試著叫了一下,既然他是睡在原本的床上,那么應該還在家中。
  很快,果兒的聲音就傳來:
  “哥哥怎么了,你愿意現在跟我一起走嗎?”
  聽得到果兒的聲音,只是林夕根本無法看到她,但這樣或許可以讓果兒來幫忙破一下這個局面。
  雖然果兒也想要他的命,但果兒怎么看也像是被果二蠱惑當槍使的,那他也蠱惑一下果兒不就行了?
  “果兒,哥哥睡不著,過來給哥哥講個睡前故事?!?br>  林夕說完趕緊閉起了眼睛。
  “要我給哥哥說睡前故事?”果兒疑惑反問了一句。
  此時這話音傳到林夕耳中,忽然變得十分低沉,林夕再次驚奇。
  怎么好像他耳朵是被什么捂住了一樣?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