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境侵入 >78書還是要讀的
    男**魂對燒火棍上的火苗明顯產生了恐懼。
    林夕拿著燒火棍想捅過去試試能不能把它們燒死,但手微微一愣,還是將其收回了幻蝶中,抬步穿過攔路的陰魂,向走廊另一端走去。
    雖然都是假的,但以看到別人痛苦取樂,那不是心理變態么?還是別整這兩個陰魂了。
    這一次,與陰魂觸碰到了一起,他的精神值并沒有再下降。
    走過去一段路,林夕便再次取出燒火棍和猛火油瓶,將猛火油瓶就地摔碎點燃,燃起熊熊烈火把走廊的通道堵住,避免身后的兩個陰魂再跟著他。
    隨后,他便繼續前行。
    雖然猜測這地方是無數個米字形路口相連,但終歸要去探探才知道,況且現在果二已經消失了,陰魂也不會再導致他生命值下降,就算走不出這條無盡長廊,那一直在這待到時間結束也是可以的。
    走了許久,前方突然出現一抹亮光。
    林夕朝亮光中走去,視線一轉,又回到了他那間破敗昏暗的屋中,被被褥裹成一團春卷的果兒正在旁邊熟睡。
    林夕明白了。
    剛才停電,他突然受到驚嚇所以就使得意識陷入薄弱,果二就間纏上了他,把他拖入到那條無盡長廊的幻境之中,并不是夢境網絡突然毫不講理,憑空把他轉移到另一個空間進行決戰。
    本質上,是與他躺在床上時看到的景象是一樣的。
    那種幻境應該算是夢中的一個小世界,但與第一重夢境屬于平層,而上次進入的第二重夢,又是夢境的深層世界。
    沒有了果二,一切都恢復平靜,林夕警惕了許久都沒有再發生什么詭異之事。
    他看向一旁占著自己床位的果兒,站起身便把她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間,順帶把捆著她的被子也解了,然后返回自己的房間,也蓋著那條被撕下一角的被褥躺了下來。
    雖然在夢境中睡不著,不過躺著終歸是要舒服一點的。
    林夕一直好奇,既然有第二重夢境,那么在夢中應該也能自然睡著才對,不然的話進第二重夢難道只能通過幻夢之手?
    夢境網絡感應到他的疑惑,忽然解釋道:
    “想要安全進入第二重夢境,需要宿主獲得第二只夢蝶?!?br>    林夕愣住,這啥意思?
    就是說要他也去開別人腦袋奪取夢蝶?
    他不禁渾身發毛打了個寒顫,變態才干那種事吧?況且他也實在不知道獲得第二只夢蝶、進入深層夢境還有什么好處啊。
    “每多獲得一只夢蝶,宿主的大腦運轉速度便可提升一倍,并因此獲得精神力方面的增強,夢蝶并不一定非要從其他竊夢者身上奪取,也可以憑借運氣拾取,與宿主得到第一只夢蝶時的情況類似?!?br>    “增強了精神力有什么用?”林夕連忙又問。
    但夢境網絡沒有再回復,弄得他一頭霧水。
    百無聊賴地躺了一夜,的確沒有再發生任何異?,F象,看來一切果然都隨著果二的消散而消失了。
    天亮,林夕便走向那個被他砸得破爛的陽臺,遠眺向天邊初升的朝陽。
    面前的錫林鎮,因為江九齡的緣故已經變為了一片廢墟,搭配上朝陽,倒是顯得有一種破敗美感。
    得虧是在夢境里林夕才有心情欣賞這番美景。
    要是在現實里看到自己的家園變成了這幅模樣,誰能高興得起來?
    累計滿了二十四個小時的時限,夢境網絡當即開始結算:
    “索命雙子任務完成,宿主獲得100點夢境粉塵。關卡結束,綜合宿主在夢境之中的表現,宿主獲得18點夢境粉塵,下一夢境正在構建,檢測到宿主意識中已有充足元素,只需等待16個小時以后再進入夢境即可?!?br>    林夕懶得在乎下一個夢境是什么,收到夢境粉塵,他就趕緊退出了夢境。
    現在可算是能再次使用梅花牌了,這幾天落下的功課得盡快補回來。
    因為擔心在正常睡眠時間內進入夢境會扣除夢境粉塵,所以林夕是在早上七點時才進入夢境的。
    而又因為在夢境中待了將近七個小時的時間,所以等他醒來時,時間已經將近下午兩點,他早餐午飯都沒吃,獨自正餓,但這時間點他也顧不得什么了,胡亂套好衣服就抓起背包要去學校。
    剛走出自己的房間,林夕卻愣住了。
    因為客廳里確實多出了一套嶄新的沙發,他爹昨晚說今天就要買一套沙發,真不是唬爛的?
    說買就買,哪來的錢?
    林夕愈發感覺他爸不像是在干什么好事啊。
    難不成又去賭了,然后因為運氣好發了一筆橫財?
    他轉身推開了他爸的屋門,但他爸并沒有在家,門口停著自行車,看來是他爸回來過一趟但后來又出去了,他又打了兩個電話都打不通,只得無奈嘆了口氣推著自行車下樓趕往學校。
    要是他爸真又重蹈覆轍的話,林夕也不知道該怎么管。
    難道還能大義滅親,報警把他爸抓起來拘留幾天?
    拉倒吧,真做了那種事得被人戳脊梁骨罵死,從小到大,他唯一的手段也就只有跟他爸冷戰了,眼不見為凈。
    回到學校飛快沖入教室,正講課的老師忽然停住,冷冷看了林夕一眼:
    “林夕同學,好久不見啊?!?br>    林夕面色尷尬的趕緊道歉,編了個謊說家里突然有急事,所以一早沒來上課。
    “坐下吧,下課去老師辦公室一趟?!?br>    等到下課,林夕去到老師辦公室就挨了好一頓訓,還給記了個大過,畢竟他犯的事可是只今天曠課,這兩天上午經常在課堂上睡覺也被發現過不少次。
    老師對林夕的家庭條件都有所了解,訓斥完又苦口婆心的教導了一番,這才放他離去。
    現在林夕好歹有了強化撲克,雖不敢說是超能力,但起碼要比尋常人強大的太多了,卻還整天過著這種兩點一線忙成狗還要挨訓斥的生活,著實令他心里不痛快。
    但畢竟現在都要期末考了,他也懶得鬧其他幺蛾子,啥事還是等考完再說。
    雖然有了強大武力,但林夕也不敢保證靠武力一定能賺錢生活,所以書還是要讀的。
    更何況現在林夕還得多一重考量。
    那種強大武力,暴露太多的話恐怕會引起某些隱藏在暗處的竊夢者注意啊。
    挨完訓回到教室,柳依依眼神復雜地看著林夕,猶豫許久小聲對他說道:
    “喂,你就算是想故意輸給我,也別表現得那么明顯好不好?別人整天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我很尷尬的啊?!?br>    “誰要故意輸給你了?”林夕一臉懵逼。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