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樓乙 >第338章李敢結丹
    樓乙帶著極度疲憊的身心,來到了李敢所在的區域,丟下丹瓶以及一張紙后,就回到他的住所,倒頭睡了過去,李敢看著面前的幾個丹瓶,在看到那張紙上寫的東西,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復雜。

    他看向樓乙所在的竹屋,對著那里拜了三拜,淚水順著眼角落下,不過他卻沒有說話,而是抓過丹瓶回屋去了,雖然樓乙前幾天讓他調整好狀態,說有東西給他。

    可是他也沒想到,這段時間樓乙不眠不休的,就是在幫他煉丹,而且當他看到其中一個里面裝有的火黎丹后,內心的激動可想而知。

    足足睡了兩三天,樓乙才醒轉過來,他醒過來的第一時間,就是去看了霍炎,霍炎此刻不在房間內,他又去找了鐵炮,發現鐵炮也不在。

    當他來到冶煉室之后,發現所有的機巧零件全部不見了,樓乙大致能猜到他所在的位置,于是向著冶煉室的后方走起。

    當初樓乙來看這些零件之時,曾經看到過一處暗藏在熔煉爐后方的暗門,只是當初太過疲憊,也沒什么心思冒險,現在恰巧有這個機會,所以他覺得是時候進去看看了,說不定鐵炮跟霍炎,還有一直未曾現身的李闖都在那里。

    繞過熔爐后方有一條小道,此刻暗門是打開的,倒是讓他不用再麻煩了,俺們后方的道路,遠比想象的要寬敞的多,泥土的顏色偏向赤色。

    兩邊的通道大約有個三四丈寬,這里很熱,也許是靠近火脈的緣故,抬頭向上看,能看到許多空洞,每個直徑足有尺許寬,應該是用來通風換氣的。

    沿著通道往前走,邊上多了許多的空間,里面堆砌著各種各樣的廢棄材料,玲瑯滿目,閃耀著淡淡的光芒,這些應該都是下腳料,被鐵炮胡亂的丟在了這里。

    不過一旦有用的著的時候,這些東西,自然還是會派上用場的,越往前走,道路越是陡峭,漸漸的一個環形的巨大地底溶洞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還有這等好地方!”樓乙吃驚的說道。

    抬頭看向遠處上方,一片赤色禁止籠罩于此,一根根地火柱子從下方噴涌而來,被禁止收束后送入到熔爐所在的地方,周圍溫度很高,不過他所在的這條通道,卻相對的涼爽的多。

    順著火柱往下看,地方就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熔巖湖,它不斷的翻滾著,噴濺起數百米高的熔漿,樓乙心中激動莫名,因為這里實在是李敢最理想的突破地。

    想到這里他腳下加快了步伐,順著環狀通道,快速向下走去,每過多久他停下來了,因為他感受到了李闖多氣息,而且令他詫異的是,這里竟然有金靈脈的氣息。

    帶著好奇心,他尋著對方的氣息而去,經過看到了驚人的一幕,在距離地底巖漿湖不遠的地方沒出現了另外一個溶洞,只是它并不是天然形成的。

    樓乙看到各種各樣的靈器碎片,被胡亂的丟棄在這里,這里金之氣異常濃郁,簡直算作是一個煉器的墳冢,而造成這一切的,應該都是鐵炮。

    當初曾有傳言,如果這鐵大師煉制出來的靈器,出現瑕疵,即便是極品靈器,也會被他毀掉,而看到這琳瑯滿目的各種殘破靈器,可想而知這傳言的真假,

    在這一大堆的廢器中央看出現了一個圓形的臺子,其實就是一口丹爐被反著擺放在了中央,李闖渾身上下閃動著金屬光澤,樓乙注意到他的左臂跟左腿仍舊空空如也,不免心生疑惑。

    可是當他看到不遠處擺放著兩副義肢,馬上明白過來,第一副自然是鐵炮給他準備的,而第二副應該是霍炎前些日子做的。

    樓乙走上前去,將鐵炮做的義肢取回,只留下霍炎所做,他可不想李闖日后變的跟鐵炮一樣,那他可損失大了。

    走出了這里繼續往下走,這次徹底看到了熔巖湖的全貌,這里的溫度奇高無比,可是卻仍能看到兩個身影位于此處。

    鐵炮被泡在了巖漿湖中,身上的金屬殘件被高溫融化,同時鐵炮的通紅無比,看上去像是被煮熟了的蝦子,霍炎小心翼翼的將機巧配件,一點點的安裝在他的身上。

    接著熔巖的高溫,祛除金屬上殘留的毒素,樓乙煉制的寒螭丹,此刻正在發揮效用,火毒被熔巖吸引,慢慢的從金屬嵌合處流出,后被熔巖吸收掉了。

    而另一方面六藜丹此刻也在鐵炮體內發威,它們蠶食著鐵炮體內的瘀毒,將僅剩的那點毒素全部清除干凈,霍炎看上去十分的難受,可是他卻毫無顧忌。

    他的皮膚被高溫炙烤,散發著火銅色的光芒,他的神情十分專注,樓乙原本想問一下,能不能查看一下此處的火脈,而如今他已經有了答案,李敢絕對可以利用這里突破結丹期。

    樓乙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候,看著他將一個個零件與鐵炮融合在一起,一條條肉眼幾乎看不到的金屬線,將骨骼與肌肉,同這些零件縫合到一起,同時他又為這些機巧義肢做了偽裝,三個時辰之后,鐵炮的身體煥然一新。

    從外表看雖然有點怪,新的身體明顯白皙許多,不過整體上來說要比之前順眼多了,因為鐵炮的左眼是瞎的,所以他臉上還是附上了一個鐵面具,看上去同之前的沒什么分別,不過卻比之前只能唬人要實用多了。

    樓乙看到他取出一個赤紅色的能量球,將它塞進了鐵炮新身體的左胸當中,一片赤色光芒閃動,一朵火焰紋耀緩緩蔓延開來,鐵炮身軀猛的一震。

    昨晚這一切的霍炎,悄悄松了一口氣,現在就看鐵炮何時能夠蘇醒了,他回頭看向樓乙問道,“找我有事嗎?”

    “我想借用此地一下?!睒且议_門見山的說道。

    “可以!”霍炎也沒有二話。

    “謝謝......”

    “不用客氣,要說謝謝的人是我?!?br/>
    兩人都沒多說什么,霍炎仍舊守著鐵炮,樓乙轉身往回走,他要將李敢帶過來,霍炎看著他離開,眼神帶著閃爍,似乎下了什么決心一般。

    樓乙回到竹樓,感受到李敢修為已經筑基圓滿,看來三步丹的確神奇,當然薛忘情給他的那個丹藥也是居功至偉,李敢身上的火氣比之前濃郁了許多,應該是火靈脈純度提高所致。

    樓乙簡單的跟他說了一下,就帶著他去了地下火脈,李敢進入這里,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的火之氣,他十分喜歡這里的環境,迫不及待的想要下到最深處。

    樓乙帶著他來到了巖漿湖的邊緣,霍炎看了他一眼,提醒道,“這巖漿湖非同一般,我建議你先在邊緣開始嘗試,然后慢慢再嘗試深入到中心區域?!?br/>
    李敢點了點頭道,“謝謝,十分感謝!”

    霍炎搖了搖頭道,“不用謝,這些都是他的功勞……”

    霍炎看向樓乙,又看向李敢,猶豫再三,最終開口道,“鐵大師說過,在這熔巖湖的中心,似乎存在著一截火晶礦脈,如果你能夠忍受住這高溫,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樓乙跟李敢都愣了一下,火晶可是好東西,是比風靈石更高階的存在,如果李敢真的能夠成功的話,那就意味著他結丹后的武器有著落了,說起來他那兩把大斧,上一次在楊家屯的時候,就損壞了。

    李敢看上去有些躍躍欲試,樓乙提醒道,“萬事隨緣,不可強求?!?br/>
    李敢點了點頭,走到了他們的對面,在靠近熔巖湖的外圍盤膝坐下,大量的火靈氣被其吸納入體,他的身體也開始慢慢包裹上一層赤色的火芒。

    李敢開始結丹了,不過結果如何誰也猜不到,畢竟樓乙能為他做的,都已經做了,接下來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如果他結丹成功,那么元嬰就有希望,畢竟服用了火黎丹后,他的火脈純度提高三成,如今已是地脈巔峰,按照之前白燁所說,機緣夠的情況下元嬰可期……

    樓乙回到了上面,霍仍守在鐵炮身邊,樓乙找到白燁,詢問了一些修為上的困惑,白燁知無不言,兩人探討到了次日清晨。

    隨后的日子里,樓乙無所事事之時,就會煉丹,反正白撿的丹爐,不煉白不煉,他的煉丹術也在穩步提高之中,于此同時他還會抽空去看看兩兄弟。

    李闖的氣息更加強悍了,樓乙感覺他突破在即了,周圍產生了一圈金屬風暴,刮的那些殘器東倒西歪,樓乙也不太敢太靠近對方,遠遠的觀察了幾眼后,確認他無事,才從那里走回來。

    沿著環狀通道來到霍炎身邊,鐵炮似乎已經恢復了意識,所以霍炎將他從熔巖湖中弄了出來,不過這鐵大師似乎還在昏睡,氣息上比前兩日壯大了許多,應該過不了多久就能蘇醒了。

    此時的他已經離開熔巖湖的邊緣,盤膝坐在了巖漿之中,同鐵炮相似的火芒環繞其身,周圍火靈氣異常濃郁,他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可是體內的氣息,卻在與日俱增。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